首页 > 历史小说 > 民国之远东巨商 > 10下官自愧不如(凌晨求推荐)
    韩怀义这招实在是太狠了。

    放在早些年的清廷或者后世,这样的事难以操作,但在这些年间还真能弄成。

    因为马当曼他们要是出手的话,清廷的那些绿营兵难道还敢杀洋人不成?

    而陈大有要是给那些洋人真的闹的揪着去金陵的话,别说顶戴,他确实连命都得交代掉!

    所以一听韩怀义这么说,陈大有闻言彻底慌了。

    他忙扑过来一把抓住韩怀义的手,哀告道:“使不得,使不得啊。”

    卡在窗户上的白七脑袋在外边,依稀听韩二在这里叫嚣喝斥,然后陈大有就像个孙子似的求饶起来,白七心想我是不是之前抽鼻烟抽的太狠,有点晕了是不是?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肥臀上多了双手,白七顿时菊花一紧,还惊的头油直冒。

    好在韩怀忠的声音响起:“白老板,不要声张,我先帮你弄出来。”

    弄吧弄吧,白七给卡的也太受罪,便闭上眼睛开始配合起韩怀忠的动作来。

    而那边的陈大有此刻已经彻底没了官威。

    因为谈官场的跟脚,他比不得韩怀义能直通香帅。

    既然没了这层皮的保护,那他其他方面有什么能和韩怀义斗的呢,尤其室内又没有外人。

    所谓十步之内。。。他难道和韩二比打架,然后夺路而逃不成。

    就算他跑得掉一时他能跑的了一世吗!

    这厮就只管扯着韩怀义的袖子连连喊:“韩大人,都是误会,都是误会,韩东家都没和我说起过。。。”

    “放开。”

    不能放,陈大有继续扯着他的袖子,脸皱的什么似的哀告道:“此事从头到尾都是我师爷操作的,我只是被他蒙蔽啊。”

    “陈大有,大家都不是傻子,没你在背后点头的话那厮能这么放肆?”

    “我,我这不是不知道您有这关系吗?”陈大有也叫彻底不要脸了,他唉声叹气的说:“要是下官晓得您和魏允恭大人这边的关系,我怎么着也不会这样做啊,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啊。”

    “哦,陈大有你是看人下药的是吧,那现在我想要石家的家当怎么办?”

    “我这就去!大人你只管放心,回头就我以石金涛在洋人面前丢人现眼有辱国体一事,将他下狱!”

    可怜石金涛此刻正和周克文在府衙内等着呢。

    他们没好意思也不方便跟着陈大有过来。

    石金涛还在做着美梦却不晓得陈大有都要抓他了。

    陈大有现在老激动了:“石金涛还挑拨下官和大人的关系,那厮现在就在知府衙门,我这就回去。。。”

    韩怀义一抖袖子刚要说话,西厢房那边忽然传来轰隆声巨响。

    然后响起两声惨叫。

    韩怀义听出其中有大哥的声音大吃一惊,赶紧跑过去看,陈大有这厮也机灵,立刻也跟了上来。

    见到韩怀忠四脚朝天后,这老货居然一把挤开韩怀义去搀住韩怀忠,心疼的什么似的连连跺脚:“哎呀,韩东家你可要紧啊,赶紧看看赶紧看看。”

    接着他瞅见目瞪口呆的白七,这就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潜入韩家行窃。”

    这特么贪官整事,冠冕堂皇的罪名都是张口就来的吗?

    白七陷在坍塌的床板和被褥里,那表情都不是目瞪口呆而是惊悚了,府台大人您是怎么编的啊。

    韩怀义喝道:“行了行了,收起你这套,白七是我弟兄,以后在扬州给照顾着点。”

    “是是是。”陈大有一听大喜,这说明韩怀义不追究了啊,他忙对白七连连拱手:“见过白东家。”

    白七被眼前的一幕真的要搞疯了,他揉揉眼睛问:“怀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后台比他硬!”韩怀义毫不给面子的道:“其他的你就别问了。刚刚没听到什么吧?”

    陈大有这货到底多没下限他已经明白了,而他丢人现眼的一幕给白七目睹后,谁晓得将来他会怎么恶心人家呢,所以韩怀义这叫做为白七排雷,同时也是警告提醒陈大有。

    白七多聪明的一个人忙表示自己刚刚嗨大了啥都不知道,韩怀义就说:“我和知府大人还有点事聊一下,你先随便玩会儿,等会咱们弟兄继续喝。”

    而这声动静也惹出了高玉明周阿达。

    他们犹豫不决,不晓得该不该进这院落时,韩怀义招呼他们一起来。

    一行人再回书房后,陈大有虽然端坐着,脸上的倨傲神态却已经没了影。

    韩怀义也没和他含糊,直接道:“陈大有。”

    “下官在。”

    “周克文必须死过来给我大哥赔罪,这是一。韩家的码头必须立刻换回来这是其二。其三。”韩怀义撇着他:“千里求官只为财,你既没坑住我家,那我也没必要对你赶尽杀绝。以后在扬州这片地,咱们互相照应,你看如何?”

    “韩大人说的是,之前都是下官听师爷的怂恿一时糊涂。得罪了啊,韩东家。”陈大有听到这里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他连忙道。

    阳光打进东窗,之前趾高气昂的抄家灭门的官僚,现在却卑躬屈膝着。

    韩怀忠见他这丑态,无语的摇摇头勉强道:“大人客气了。都过去了。”

    “那么石家那边,需要不需要下官做点什么?”陈大有又问,韩怀义冷笑起来:“陈大有,你以为我会和石金涛一样烂是不是。上赶着弄垮了石家之后谁来接漕运的班啊?要是影响了朝堂的大事怎么办!”

    陈大有一听顿时肃然起敬:“韩大人的境界就是高,下官自愧不如。”

    堂堂知府被人拿捏住之后竟如个小丑。

    高玉明和周阿达在边上拼命忍着心底的不屑,而韩怀忠见这狗官如今对弟弟这么的跪舔,心中的骄傲那是不要说了。

    这会儿白七已经窜去了前面,他扯过凳子就挤在主桌和洋人敬酒。

    马当曼他们晓得他是韩怀义的朋友,所以态度相对亲热。

    那些邻里和过来捧场的商界人士见白七这大鸡头和洋人能这么熟,都不由想到这是石金涛招待的功劳,于是纷纷窃笑。

    紧接着,没过多久扬州知府陈大有便在韩怀忠的陪同下,两人说说笑笑的从内院走出。

    就在众人都礼节性的赶紧站起时,陈大有居然跑洋人面前来了句:“叉你说哦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