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光怪陆离侦探社 > 二百九十四.复活的准备
    纯净灵魂;
    双叶草;
    尖叫锅盆;
    阿斯托斯之心;
    净化后的拟态怪之躯;
    以及众多炼金产物和同源物。
    这是陆离此次复活需要准备的关键物品,并不包括克莉丝母女、血脉家族的帮助在内。
    复活仪式所在是黑盒镇地下,由入梦之人制造的地底密室。
    怪异不喜地底,可以避免遭受外界打扰。
    复活仪式会由克莉丝主刀,克莱尔、玛格丽特为助手。
    这份准备许久的复活仪式删改过很多次,祛除许多危险隐患,但也同样抹除了复活后的收获。比如原本仪式陆离需要抛弃所有人性,换取容纳再多人性也不会像一块美味的移动人形蛋糕。这太冒险了,还没有足够理论支撑失去人性会发生什么。陆离可能遭逢噩运,也可能堕落成黑暗怪物。
    地底密室,克莱尔操控微风向水缸倾倒药剂。
    血脉家族联盟不知道这里,但他们知道复活仪式——克莉丝主动向他们透露的。
    “如果复活仪式期间没有意外发生,则表明血脉家族可以信任。”
    复活仪式也是一次信任测试。
    显然,克莉丝认为复活仪式游刃有余。
    水缸蓄满药液,随着陆离落进水缸,倒映着油灯光芒的药剂荡起涟漪,作为鬼魂的陆离久违感受到触觉——水的包裹感与浮力。
    他意外地看向克莉丝。
    “亡者之泉,地狱特产,唯心魔从父亲遗产里找到的,稍微改变下其特性就用得上了。”
    陆离矮身,完全浸泡在亡者之泉,只是幽灵没有真正的感官,他无需会呛水的呼吸,也不会听见水在耳中涌动。
    “为什么要在水缸下升起柴火?”陆离浮出水缸,问添加柴火的克莱尔。
    水缸底下的火堆持续加热着亡者之泉。
    “让亡者之泉更容易挥发和吸收。”克莉丝强迫症似地将复活仪式的物品整齐摆放在货架。
    “这个又是什么。”陆离看着继续倾倒瓶罐里的液体与粉末的克莱尔。
    看起来像是克莉丝她们在准备烹饪陆离而不是复活。
    “调味料,增添灵魂的鲜味。”
    克莱尔桀桀怪笑着,火光阴影下她的狰狞笑容就像女巫。
    “特质的美梦药剂,对灵魂也会起效。浸泡在里面你会逐渐变得微醺般迟钝。快睡着时提醒我们,等你睡着我们就会开始手术了。”
    克莉丝开口解释,并随后介绍每种物品的用处:
    纯净灵魂填补缺口,保证在复活过程中陆离不会失灵过多。双叶草是致幻草药,辅助美梦药剂让陆离不会受激醒来;
    尖叫锅盆正好相反,让陆离不会在复活仪式陷入永恒的长眠;
    拟态怪之躯是伊芙琳从同类族群那里以“允许部分拟态怪接受教育成为怪异居民”为交换换取的身体,将作为陆离的躯体,并且已经经过净化。
    阿斯托斯之心是复活仪式的最后一块地图。此前克莉丝在寻找合适的物品,比如序列药剂73号,活化药剂——能令它浸泡的事物产生意识,但不可控,而且极易召唤出深层世界的可怖存在附身,巨树学院因此将活化药剂移出炼金学考核名单。
    克莉丝原本准备用活化药剂穷举培养空白意识——她让沼泽之母列举人类之敌,然后带着活化药剂依次造访它们。成功就带着空白意识逃离,失败也带着空白意识逃离。
    沼泽之母精心挑选了一批曾得罪光明之地的怪异,可惜阿斯托斯之心这时出现,并替代活化药剂的作用。
    它唯二的隐患是:这东西是红斗篷剩下的,又是恶灵带回的。
    不过克莉丝确认阿斯托斯之心某种程度上是安全的,没有诅咒,也没有污染。
    除此以外还有同源物匕首——用以割开身体和灵魂;阳光盒——提供明亮且源源不断的光照;灵魂货币——或许用得上;香薰药剂——让陆离醒来第一时间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不过缺乏研究,可能产生不可知的效果。”
    克莉丝举起红铜和玻璃双层包裹的器皿,观察着熔岩般散发橙红色光亮和温度的阿斯托斯之心。
    “什么效果?”
    “不可知的效果。”
    陆离不习惯未知——无论作为调查员的习惯还是人类对未知的敬畏。
    “没关系,它一定是好的方面。”克莉丝将器皿放在石台边,“最差的结果也只是复活失败,你继续以幽灵身份生活。”
    这也是克莉丝没有拖延的原因——时间越久,心脏活力越低,最后只能晒干磨碎当炼金材料来用。
    陆离继续酝酿着睡意。
    “复活之后陆离还是人类吗?”
    作为助手,对比忙碌搬运仪式物品的玛格丽特,蹲在水缸边吹火,边提问的克莱尔显然不称职。
    “你是说生理还是心理?”
    “都有。”
    “生理上我不确定这幅躯体还能否诞下子嗣,不过该有的都有。”克莉丝指了指脑袋:“心理上只要陆离认为自己是人类,那他就是。”
    理论上的、被人熟知的复活是在旧的躯体重生,比如陆离曾灵魂降入地狱又重返人间,那就算复活的一种。
    但是现在,陆离要在一具陌生的新身体中复活——甚至不是人类的躯体。
    “一艘船在出航后不断更换船身,靠岸后全部零件都换过了,它还是原来那艘船。”克莱尔的视线跃过水缸,看向逐渐变得低沉安静的陆离。“但一艘船在出航后沉没,又造了新的船,还叫那个名字……它还是原来那艘船吗?”
    “这不是问题,我的孩子。”
    克莉丝蹲下来,温柔地抚摸克莱尔的脑袋,“因为我们是人,不是船。”
    “肉体只是容纳脆弱灵魂的躯壳,灵魂才是我们自己。”
    轻声讲述之时,光怪陆离的梦境漫出水缸,即将沉眠的陆离用这种方式提醒她们。
    密室水缸周围突然肆意生长起植被。
    “陆离释放了所有人性……”
    玛格丽特的冷清声线从旁响起。
    “好梦……”克莱尔望着亡者之泉里陆离宁静的脸庞,轻声低语。
    克莉丝的金色眼眸流露闪耀起淡金光芒。
    “准备手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