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明王冠 > 第八百二十三章 朱棣:你们都不讲武德了?!
    场面一度很混乱。

    纪纲虽然骄横贯了,收拾的人除了国公,什么侯爷伯爷,都有栽他手里的,可大多是在诏狱里,像这样直接在大内皇宫里被敲翻还么有过。

    看着直挺挺倒在地上,头上鲜血汩汩,张着嘴像一条干涸的鱼,翻着白眼有出气没进气的阳武侯,纪纲怔了一下。

    然后他走了。

    和他一起的李春、庄敬、王谦三人对视一眼,知道这事闹大了。

    不能任由阳武侯死在这里。

    王谦咳嗽一声,“我去通知御医过来。”

    庄敬负手向外走,“那我去通知薛府。”

    李春尴尬的问:“我呢?”

    王谦边走边说:“你在这里守着,等御医到了,公事房碰头。”

    李春:“……”

    你妹,万一等下陛下闻讯赶来,老子怎么交代,这俩人的心思摆明了,万一陛下来了,你这个镇抚使想办法承担责任。

    可李春也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安排。

    ……

    ……

    小半个时辰后,御医赶来。

    李春一看御医来了,王谦没出现,陛下也没出现,心里大喜,喊了句这边,然后转身就急忙走了,得赶紧回去和指挥使他们碰头。

    临走之前,李春看了一眼地上的薛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没断气。

    还是像一条干涸的鱼,有一口没一口的呼吸着。

    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李春前脚走,御医后脚赶到,几个人急急忙忙给薛禄诊治,最后长出了口气,还好还好,还有抢救的希望。

    忙碌的御医谁也没发现,本来翻着白眼的薛禄倏然间正常了一瞬间。

    又继续翻起了白眼。

    伤是真重。

    在御医眼中,薛禄基本上一只脚踏进了棺材盖里,就差那临门一脚,随时都可能驾鹤西游,一阵闹腾忙碌后,午门内外安静下来。

    午门内那几个金瓜武士面面相觑,尤其是被纪纲夺走金瓜的大内侍卫,脸色发青,可还没等他们惴惴多久,乾清殿那边来人了。

    是陛下的贴身内侍康宁,尖锐着嗓音说陛下要见你们几个。

    乾清殿中,朱棣听金瓜武士陈述完后,问刚刚被宣召过来的御医刘旭忠,“薛禄怎么样了?”

    刘旭忠急忙道:“回陛下的话,已经救过来了,微臣仅站在医者的角度上来说,如果不是我们赶到及时,薛侯爷已经死了,哪怕就算我们赶到及时,薛侯爷也差点驾鹤西游,伤势实在是太重。”

    朱棣颔首,“没事就好,薛禄的伤势由你们御医负责。”

    刘旭忠尴尬的道:“薛侯爷已经没多大事,只需要养伤,太医院和医疗改革司也很忙碌,微臣怕是没时间照顾薛侯爷,要不让他回去?”

    朱棣犹豫了下,“善。”

    刘旭忠告退。

    金瓜武士也纷纷告退。

    朱棣起身来回走了几圈,内侍康宁内心惴惴,他虽然才作为贴身内侍专职侍候朱棣,但之前狗儿不在的时候他就过来兼职,是以也算了解咱们这位永乐大帝。

    知道此刻陛下心里怒火滔天。

    许久,朱棣才深呼吸了一口气,对康宁道:“如果这几天薛府来人求见,直接带进来就是,如果薛府没人来,那就罢了。”

    还是不愿意动纪纲。

    朱棣也要趁机看看,纪纲在朝堂上究竟有多大的淫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还有没有人敢为薛禄说几句话。

    朱棣也要看看,吃了这么个大亏的薛禄,敢不敢硬撼纪纲。

    明日的大朝会,都可见分晓。

    朱棣深呼吸一口气后长长的吁了口气,问康宁,“你有没有感觉到,薛禄似乎是在故意激怒纪纲,想让纪纲做出不受控制的事情来?”

    康宁点头,“从金瓜武士的供词中可以看出来,不过恐怕薛侯爷弄巧成拙了,他做梦也没想到,纪指挥使会如此暴怒不择手段,你说他们这是何必呢,都是一朝臣子,和和睦睦为陛下分忧不好么,非得因为一点鸡毛蒜皮事斗个你死我活。”

    朱棣冷笑一声,“你信不信,这事黄昏也有份!”

    薛禄和纪纲不讲武德也就罢了。

    连黄昏也不将武德。

    阴谋玩得很溜啊!

    康宁愣了下,“不可能吧,黄昏如今虽已是四品大员,且身兼多处要职,可他没有在这个时候和薛侯爷你死我活的理由啊,况且他好像和纪指挥使一向不合。”

    这话很含蓄。

    其实是变相的帮黄昏说好话,毕竟康宁算起来是狗儿的心腹,而他早些年去黄府宣旨的时候,黄昏对他也极为友善。

    这就是以心交心。

    朱棣嗤笑,“你还是太年轻了,如果是狗儿,他就能看出这件事的受害者是薛禄和纪纲,获利者却是黄昏,那么说明是黄昏的一石二鸟之计。”

    康宁不敢说话了。

    朱棣沉默了一阵,忽然说了个不沾边的话题,“黄俨去年去朝鲜归来,带回来的贡女数额,狗儿先前着人在查,你可清楚?”

    康宁立即回道:“奴婢知晓,狗儿大监查了,数额是对的,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被陛下您下旨送回朝鲜的那个哑巴宫女,在半途上死于伤寒。”

    朱棣点点头,“朕知晓了。”

    重新回去坐下,想了想,“对了,皇后几日前去建初寺还愿,老和尚可曾见过皇后?”

    康宁答道:“姚少师外出讲佛去了。”

    朱棣有点无奈,“这老和尚,现在是越来越闲云野鹤了,真以为有个黄昏,朕就不需要他了,这偌大的江山,他不说两句,朕心里其实也没多少底啊。”

    朱棣信任黄昏,但他更信任姚广孝。

    想了想,“着人来拟旨,大概意思就是让朝中臣工举荐自家贤良后辈,若是宝庆公主看上的,朕可赐婚,择吉日成婚。”

    康宁立即去叫尚宝司和司礼监的人来。

    朱棣坐在位置上摇头苦笑。

    本来是想把宝庆嫁给黄昏的,但是现在看来,黄昏这小子锋芒毕露,宝庆跟着他还不知道会吃什么苦,自己这个当皇兄的不能坑妹。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纪纲骄横无度,时候到了也该诛。

    可黄昏的种种手笔也让朱棣担心,所以朱棣现在也开始提防黄昏,如果不是大明当下的经济有点依赖于黄昏的时代商行,朱棣几乎相对黄昏动刀了。

    不过有一说一,朱棣心中明镜的很。

    只要自己是盼着大明越来越好,只怕和黄昏之间注定将有的一战,也只是阉割他的权势,而不会要他的命。

    甚至会继续让他呆在某个位置上为大明谋划。

    你们不讲武德?

    可我朱棣对黄昏这样利国利民的人,必须有武德!

    简单点来说——朱棣承认,大明已经离不开黄昏这个人了,但就怕黄昏爬得越高摔得越狠,所以他现在不愿意将小宝庆嫁给黄昏。

    朱棣始终没有忘记他的身份。

    他是一个兄长,也是一个以天下先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