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国风华 > 第七百五十四章 没二话
    试试什么?

    试试羊肉串?

    还是——斯宾塞?

    敏锐捕捉到王储眼神中的意味,郑建国脑海中飘过不靠谱的念头,探手接过了羊肉串放进嘴里。

    首先感觉是凉了,其次是感觉烤的时间过长,肉质发紧,随后才是没有撒调料,不放辣椒也得放点孜然吧?

    只不过下一刻,郑建国就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他之前叮嘱斯宾塞时说过哺乳期不能吃这些,所以这姐姐在给别人烤的时候,也是忽略了这块?

    不忽略也把握不了度。

    至于凉了和烤时间过长,也可能是来回加热次数太多?

    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么多念头,顶着以王储为代表的五六双注视,看向了斯宾塞道:“殿下,您忽略了在正常情况下,人们吃羊肉串的时候,是不用避免加入调料的。”

    “我想让你们品味下我的感受。”

    饱含着恶作剧的眼眸在郑建国身上扫过,斯宾塞探手到了王储的臂弯处看向他,郑建国就见王储面现错愕后看向自己,当即跟着露出苦笑道:“噢,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感受。”

    “今天是很有趣的一天,不是吗?”

    从郑建国脸上收回目光,王储面带微笑眼神闪烁的看向旁边斯宾塞,郑建国心中不禁一揪的跟着看向她,便见斯宾塞垂着头俏眼含笑的望来:“如果不算早上的话——”

    “哦,殿下——”

    心中一跳的飞快打断斯宾塞要说下去的话,郑建国看向了旁边的王储,不想就听斯宾塞开口道:“郑,你可以叫他查尔斯的,我们还需要你神秘力量的祝福。”

    “当然,你可以称呼我查尔斯。”

    随着斯宾塞开口,王储好似想起了什么的开口道:“威廉和哈里晚上经常睡着睡着好似受到了惊吓,无缘无故的放声大哭,医生们什么检查都做了,但是没有半点办法找出问题。”

    “殿下——”

    查尔斯声音才落,旁边的韦伯斯特突然开口叫了句,将郑建国和其他人注意力都引过来后,斯宾塞突然开口道:“韦伯斯特,不说郑作为王室的朋友,就是查尔斯亲口告诉了他威廉和哈里的名字,也不是你所能质疑的!”

    “是,殿下。”

    韦伯斯特神情不变的闭上了嘴,郑建国和查尔斯目光对视了下,便决定当做没听到斯宾塞的呵斥,开口道:“当然,这只是暂时现象而以,威廉和哈里的身体是没什么问题的,他们会健康成长为像他们父亲查尔斯这样的男人。”

    “噢,郑,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右手挽着查尔斯的斯宾塞说着左手抓住了郑建国的胳膊,接着一触即松的收回后嘴上继续说道:“他们太让我心焦了。”

    感受着斯宾塞溢于言表的母爱,郑建国脑海中却是闪过了个念头,开口道:“查尔斯,斯宾塞,你们知道我有一艘船,不知你们有没有兴趣看看它是怎么下水的?”

    “当然,我们有兴趣。”

    听到郑建国开出了条件,查尔斯当即开口应了下来,只是说完后看了眼旁边的韦伯斯特,就见韦伯斯特开口道:“如果到时没有其他安排的话,不知是否有官方人员出席?”

    “不是官方仪式,而是私人邀请。”

    随着韦伯斯特的开口,旁边一直没出声的老约翰突然接过话,郑建国便向查尔斯和斯宾塞开口道:“当然,只是私人邀请,不用王室和不列颠政府出费用,我这边会做好所有的安排,包括所有随员在内。”

    “我早就对你的白天鹅好奇了。”

    斯宾塞眉头微挑的时候,查尔斯便点了点头道:“当然,如果到时候没其他的安排,这应该是同样有趣的事儿?是泰坦尼克2号吗?”

    “是的,我想让它完成之前那艘没有完成的旅行。”

    郑建国应下后看到查尔斯点了点头,便知道不能再继续追着问了,毕竟涉及到王储的出国,这对于不列颠来说都是大事儿,好在这时旁边的老约翰开口道:“先生们女士们,中国除夕的必备餐点可以品尝了——”

    踩着老约翰的声音,大约翰带着布朗和戈登以及霍夫曼端着水饺出现,在场诸人也就转移地方到了餐台前取用。

    目光在卡米尔和乔安娜手中的筷子上扫过,斯宾塞有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叉子,不过就在她迟疑着是不是要拿起旁边筷子时,旁边突然传来了查尔斯的声音:“这个很难用,除非你做好了出糗的准备,否则不要去尝试。”

    “你试过了?”

    迟疑了下还是选择叉子,斯宾塞面现好奇问过,查尔斯不置可否的开口道:“你应该看的出来,我感觉你这个朋友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两人的关系,很有趣。”

    “我的朋友吗?郑不是王室的朋友?”

    斯宾塞试探着用叉子吃了口水饺,不想正好咬到了叉子插中的部位,下半截水饺便掉回盘子里,查尔斯看到后直接将整个水饺都放进了嘴里,点点头道:“嗯,很有趣的食物,很有趣的味道,他当然是王室的朋友,王室需要这个愿意花30亿英镑去月球的朋友,你想去看那艘船下水吗?”

    “你不想去看那艘船下水吗?”

    斯宾塞歪了下头的时候,旁边多了个声音:“姐姐,卡米尔和乔安娜想和你拍张照片,殿下,可以吗?”

    “当然。”

    斯宾塞冲着弟弟点了下头,不顾旁边查尔斯还没开口走向了卡米尔和乔安娜,留下身后的查尔斯又吃了个水饺后放下盘子,便见韦伯斯特出现在旁边:“殿下,咱们该离开了。”

    “好的,我想郑还需要处理苏维埃人的事儿。”

    查尔斯看了看表后开口嘀咕过,也就在等了斯宾塞与卡米尔姐妹俩父母们拍过照,向着过来的郑建国开口告辞:“郑,今天是个有趣的一天——”

    脑海中闪过斯宾塞说的上半天,郑建国面带微笑的和查尔斯寒暄过上了车,便见随后的斯宾塞开口道:“如果我不把他叫过来,他就会去找她了,他们早上还在一起的,威廉和哈里还没有满月——”

    “斯宾塞,你现在的注意力应该放在孩子身上——”

    眼皮一跳瞅过远处正给查尔斯开门的韦伯斯特,郑建国脑海中闪过记忆深处的传闻,接着开口道:“有些人因为爱而变的软弱,但是每一个母亲都会为了孩子变的坚强,我想你会通过成为优秀的母亲而成为合格的王妃,乃至于不列颠的王后,就像女王陛下夫妇那样服务于帝国。”

    “就像女王陛下夫妇那样?”

    斯宾塞愣了下才要开口,便见韦伯斯特已经到了近处,于是点点头道:“非常感谢你的招待,后天见。”

    “后天见!”

    探手挥了挥将车队送走,郑建国便听旁边的老约翰声音传来:“先生,您和殿下的关系——”

    “老约翰。”

    转头望着须发皆白却精神矍铄的苍老面颊,郑建国口吐白气道:“前天我才和我的母亲发生了点冲突,因为她指责我没有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郑超超的身上。”

    老约翰挑了挑白色的眉头道:“那以您的学识而言,不应该会上升到冲突层面的。”

    “人的理智只有在面对在乎的人时,才会失去并被情绪所左右。”

    点过头,郑建国面现自嘲道:“我也只是个凡人,虽然知道所有的做人道理,原本我以为只有我是这样,可就在先前我才陡然发现,以王室为代表的上层社会和以我父母为代表的普通人,都听说过这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却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

    “所以才需要道德和规矩乃至于法律层面的约束——”

    老约翰面露微笑的说了,旁边卡米尔出现在两人面前:“你们在说什么?咱们可以去打麻将了吗?”

    “噢,当然可以!”

    郑建国笑着说到,卡米尔便转身跑远了:“现在可以去打麻将了——”

    “——”

    满眼宠溺的瞅着卡米尔进了温室大棚,郑建国便听老约翰道:“去吧,去和他们放松下,今天可是除夕,是全家在一起快乐的日子,不应该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好的,那我们就打一夜的麻将,您早点休息了。”

    郑建国长长呼出了口气,转身进了温室大棚里,发现卡米尔和乔安娜一家子正往外走,便跟着他们出了门回到城堡里面。

    考虑到人数问题,郑建国找到了要去睡觉的郑秋花和罗刚以及父母,坐到客厅里面算上卡米尔一大家子,最后把大约翰叫上开了三桌垒长城。

    生怕有人放不开,郑建国是让郑秋花和罗刚与父母同桌,佛兰克和泰勒两家子四口人一桌,最后自己和大约翰与卡米尔以及乔安娜一桌,五毛一块的开始玩了起来。

    所以当陈和平忙乎完过来告辞的时候,就看到了个极度具冲击力的画面,客厅里三张四四方方一看就是定制的桌子旁,坐了群老少爷们拿着麻将赌钱不说,旁边还围了圈仆人伺候赌局。

    陈和平是老爹招呼来的,可郑建国身上还挂了个专员身份,虽然不是这不列颠总领馆的,可出于郑富贵都站起身招呼人,郑建国便想跟着站起:“今天麻烦陈师傅了——”

    “建国你坐,我去送陈师傅。”

    郑富贵连忙开口让郑建国坐下,转身带着陈和平出了客厅,才转头看看他的双手:“老陈,今天辛苦你了,我也知道你们的规矩,就不给你送值钱的了,就是解冻的牛肉羊肉,再冻上不好吃——”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脑海中幽幽闪过个念头,陈和平面上的笑却没落下:“我说富贵,你这就见外了,如果你给我这些,下次我就不给你帮忙了,行啦,我得走了。”

    “这个,其实我是想让你办点事儿——”

    郑富贵面上的笑容里多了些许忐忑,陈和平当即拍了拍胸脯道:“富贵你说,只要咱老陈能办到的,没二话。”

    舔了下嘴唇,郑富贵转头看了看走廊远处的客厅门,回过头来道:“就是先前那个苏维埃大使馆的武官,你能不能别给其他人说,我怕给建国造成不好的印象。”

    “啊,这个,当然没问题,我是个厨师,又是来帮忙的,胡乱传话那成什么了,富贵你这是看扁我了。”

    眉头一挑,陈和平绷起了脸装作生气的样子,便拍了拍郑富贵的手道:“你给我叫辆车送回去就行了,还有过年没地方去的话,到大使馆里找我,我带你们看看咱们大使馆是怎么过年的——”

    “车已经安排好了,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郑富贵瞅着陈和平神情不是作伪,也就四海的答应过,便将陈和平送到了门外的车前,随着车子开出老远还没回屋。

    面上挂着灿烂的笑,陈和平打量过前面的驾驶员发现不是国人,便转头看向了车窗外远去的温室大棚,脑海中闪过伊万斯基和瓦芙娜的消息,笑容便渐渐敛去。

    只是下一刻想起自己还在车上,陈和平再次打量过前面的驾驶员,重重的打了个哈欠后干脆闭上了眼睛,直到车子停在大使馆门前,才操着英语冲司机开口道:“谢谢,先生。”

    “你进去吧,你进去我就走了。”

    司机飞快的开口说了,陈和平眨了眨眼睛便冒出了个狐疑的念头,这货难道是害怕自己半路失踪,给郑建国带去麻烦的进了大使馆,也就踩着发动机离开的声音到了前台处:“小刘,你记录下我回来了,值班领导是王秘?”

    “陈师傅这么快就回来了,建国专员那边比咱们准备的好吧?”

    小刘满脸好奇的问过时,不想陈和平左右看过,开口道:“你都知道是建国专员了,还乱打听领导的事儿?”

    “噢,抱歉,我这不是——嘴欠,谢谢你,陈师傅。”

    小刘一迭声的道歉时,陈和平已经扔下他转身离开,小步快走的很快到了值班室里,敲开门后不等里面的王秘开口,而是面现郑重的抢先道:“王秘,我在建国专员那边发现了个情况,苏维埃大使馆的武官访了建国专员,还是当着王储夫妇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