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国风华 > 第九百五十章 只是感觉
    “噢,我还以为你真学傻了。”
    郑富贵面现恍然的说到,一双不大的眼睛眨眨后走了,留下有些无语的郑建国目送他走远,还没到客厅便见郑秋花和范颖这家人出现。
    郑建国低头看眼腕表发现该出发去机场,这家子要从港岛坐直通车回羊城,迎了上去道:“范姨,三姐,提前祝你们圣诞快乐了,帮我向罗叔叔问好。”
    “也祝你圣诞快乐。”
    郑秋花和范颖点点头,旁边罗刚抱着罗猛到了面前,身后还跟着郑超超以及威廉和哈里,三个孩子后面又跟着三个育婴女仆,这时罗刚怀里的罗猛正趴在他肩膀上看三个孩子:“哈——”
    “看样子他们玩的很开心。”
    郑建国探手摸了下罗猛的小手,罗刚点点头道:“那我们走了。”
    “一路顺风,有事儿打电话。”
    郑建国逗弄过罗猛收回手,罗兰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旁边,却没说话的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跟了范颖离开城堡,钻进一辆车里面。
    随着车队启动,范颖目送高大城堡消失在车窗外,回过头看了眼这个闺女:“你也没和建国说上句话?”
    “点头致意就行了,他忙成那个样子。”
    罗兰不知想到了什么的开口说过,范颖却眉头瞬间皱起,接着开口道:“他再忙,你的礼貌也应该要尽到,你和李铁说好咱们到的时间了吗?”
    “说好了,不过他没在港岛,说是在国内忙活明年的业务。”
    罗兰依旧懒洋洋的样子,过去这年多时间她和李铁的联系并不多,当然这是指李铁没毕业当上港岛物资贸易公司的老板之前,那会儿两人成天的腻在一起。
    当时,罗兰想的最多的,便是李铁失去了左峥嵘的位置,也就没了那夸张的薪水,两人未来生活并不明朗。
    不过,那会儿罗兰有着学习上的压力在,偶尔想到这里却没深入想过,毕竟她是冲着那每月一万多美元的医生收入去的。
    可到了现在,距离明年毕业还有一年时间,罗兰面对着自己未来的职业选择规划过,便发现这个学医是个错误,这点从她母亲范颖,和女医生放弃事业回家照顾孩子的传闻上可以看出。
    因为即便顺利毕业,罗兰和寇阳便会面临着女人第二次命运的选择,嫁人。
    而自己嫁给李铁,罗兰就势必会结束在美利坚的培训,回到港岛守着这货,除非她打算放弃这段感情,或者说放弃未来的阔太生活。
    李铁的待遇旁人不清楚,罗兰却心知肚明,每个月的月薪放在美利坚,那也是超高待遇,自己辛苦赚钱花,哪有花别人的钱爽?
    只是,如果自己选择回到港岛,也代表着之前的辛苦付出打了水漂,港岛医生的工资是压根没法和美利坚比的,人均月工资5000港币还不到1000美元,和住院医的待遇差不多。
    至于回国,罗兰压根就没想过这个可能,虽然她知道寇阳也在为这个事儿心烦,国内的待遇还不如打黑工刷盘子。
    眼瞅着闺女闷闷不乐的样子,范颖也隐约猜出了她为什么烦恼,郑秋花和罗刚夫妻俩上的哈佛商学院,可不止是轻松加愉快,从未间断的聚会酒会舞会和没日没夜为了大部头相比——可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再加上罗兰无意中说过,原本郑建国安排郑冬花和寇阳以及罗兰学的,就是两人现在学的商业管理,不过三人在姐姐范萍的建议下放弃,改学了现在的医学专业。
    如果没有郑秋花和罗刚夫妻的对比在,这种巨大的反差还不会带来什么影响,毕竟三个医学生只是听说了商学院的轻松,具体情况却并不知道。
    现如今——
    范颖曾经想过让郑冬花再去找郑建国商量下,可想起三人距离毕业还有一年半时间,她又没办法说出口,这个事儿也就拖到了现在。
    不过与学习上相比,范颖作为过来人,更在意的是罗兰和李铁的关系:“你们闹矛盾了?”
    “没有,只是感觉——”
    罗兰摇了摇头面现思索模样,范颖便松了口气,她只看这个闺女模样,就知道是有些茫然了:“没有矛盾就行,即便有点矛盾也不是不可以调和的,我看李铁并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可以了——”
    “您想说什么?”
    罗兰柳眉挑起杏眼圆睁的问到,范颖便竖起手指头道:“你是1960年1月3号的生日,圣诞节过完就24了,你和李铁说结婚的事儿了没?”
    “我和他说啊?”
    罗兰原本就圆睁的杏眼又瞪大几分,范颖则看了看她继续开口道:“李铁是到现在还没和你提的话,你就该问问他了,或者你不好意思问,我和你爸今年过年回善县一趟,把你们的事儿先办了?”
    “这不就成我上杆子要嫁人了——”
    罗兰顿时不满,按照善县婚假习俗而言,她和李铁在去年就订完亲了,当时由寇清凯代表罗树强和范颖请李铁父母吃的饭。
    所以现在范颖说的办了,就应该是结婚的事儿,她便不怎么乐意,自己看上这货就够委屈的,现在还要她主动出头?
    “你现在如果是20岁,我绝对不着急。”
    范颖硬邦邦的扔出了个理由,罗兰便被噎的没了半点脾气,虽然她已经离开善县差不多四年时间,却知道家里传统中别说24岁大姑娘,就如范颖说的20岁年纪,也足以让任何父母头疼无比。
    至于24岁——
    罗兰闷住了,范颖却还在继续:“而且以现在李铁的身份地位,他身边肯定少不了狐狸精,如果被人家下套勾走,你也说过他虽然不是个温柔细心的人,却是个和建国差不多重情的,对吧?”
    “对吧?”
    罗兰当然知道李铁有多么老实,而且还真没什么花花肠子和心思,属于那种憨厚木讷的性格,好听点说是重情的,贬义上可以用傻来形容。
    不过,由于范颖把重情和郑建国进行了联系,罗兰可不敢说这家伙傻,那天下就没聪明人了:“李铁可比不上建国——”
    原本,罗兰想说比不上郑建国的本事,不过她很快想起郑建国的感情生活,瞬间醒悟到这是老妈在说他和奥黛丽以及卡米尔姐妹的事儿,只是碍于前面驾驶上的安全人员在,没有办法说出来。
    眼看着罗兰愣住后面现恍然,范颖知道她听懂后松了口气,接着开口道:“建国的本事他当然比不上,可能被建国看中和看重的,也不单是从小玩到大的友谊,当时建国小时候的朋友能少吗?现在就李铁被带出来了,这说明李铁的人品最起码没什么问题,找对象就得找个人品没问题的——”
    嘴上嘀嘀咕咕的念叨着,范颖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停住,一双眼睛打量过旁边的闺女,面现疑惑道:“你不能是喜欢上建国了吧?”
    “妈,您说什么呢?”
    一瞬间罗兰的脸从愕然变成郑重,范颖看到她的这个反应,才接着说了起来:“那就好,你找对象的标准不能拿建国当参照,寇阳那妮子算是被她妈坑了,当年你爸帮着你姨父送自学丛书的时候,你大姨还专门交代说如果建国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就让那个带队干部修理他,这些话你别和寇阳说啊——”
    “我像那么没脑子的吗?”
    罗兰开口抗议过,当年她可是知道郑建国对寇阳躲着走的事儿,甚至连寇阳听说恢复高考消息时前去报信,回来后就彻底放弃的事儿都知道,心中却对老妈的说法深以为然,却从未对旁人说过。
    谁都没想到郑建国会一飞冲天,再飞就出国了——
    至于这会儿寇阳对郑建国的想法,罗兰也心里明白几分,之前郑建国在麻省总医院的时候,这个姐姐学习上便是以他为目标,平时对待郑冬花的态度,也好的和亲姐妹似的,其间更几次和建国有过接触,却都不了了之。
    瞥了眼闺女脸上默然神情,范颖开口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年过年前我和你爸去见见李铁父母,把你们的事儿今年就定下来,现在你们可以准备要孩子了——”
    “妈!”
    罗兰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杏眼再次圆睁目瞪口呆的时候,不想范颖的眼睛跟着瞪大,开口道:“要是你们今年能生个,那么明年后年的,就可以和郑立桓和郑立恒一起当同学了,你知道这代表你们的孩子赢在了起跑线上吗?”
    “妈,我们又不是猪。”
    罗兰眉头瞬间皱起,她没想到先前才谈论结婚的事儿来着,怎么转眼间就到了生孩子:“哪能想生就生啊?”
    “为了孩子当猪也没什么吧?你看看罗猛运气好不好?”
    范颖想都没想的开口说到,瞅着罗兰拿眼看来,竖起手指头道:“不说省了多少钱,单是能培养和威廉以及哈里的友情,以后也肯定会上到一所小学和中学,乃至于大学,这就是从小玩到大的关系了——”
    “那除非做试管婴儿。”
    罗兰下意识的嘀咕了句,范颖的注意力却瞬间转移了,开口道:“这个技术想生就可以生?能生双胞胎吗?”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极其麻烦,不过我不会用的。”
    罗兰想起试管婴儿的失败率和后遗症,她宁愿选择自然受孕,两人又不是不行:“因为我们俩又不是身体有问题,而且那个技术也不是很成熟,只能说是辅助技术。”
    “噢,这个不是说已经帮助一万多对,还是两万多对夫妻有了自己的孩子?”
    范颖的注意力再次转移,罗兰点点头道:“差不多三万四千多例了,其中有一万三千多例是蝌蚪银行做的,那边技术员的技术比其他医院加起来还要好——”
    “蝌蚪银行?是建国捐的那种银行?”
    范颖满脸八卦模样时,罗兰却飞快选择终止话题:“这个涉及到个人隐私,抱歉我不能说。”
    “——”
    范颖默默点过头看了眼前面的驾驶员,她当然知道欧美医院里的这种要求,于是跳过这个话题道:“我看新闻说有呼吁立法禁止这种人工行为的?”
    “所以现在做这种手术的夫妻变多不少,都怕这种技术被禁止后失去做父母的资格。”
    罗兰想起关于试管婴儿技术成熟以来,特别是随着郑建国通过捐蝌蚪帮助一万对夫妻成为父母,该技术以及蝌蚪银行顿时化作了最新的热门话题。
    宗务人士认为这违反了上天的意志,社会学人士认为这会触及到人伦问题,法学界人士认为需要立法来保护涉及到的利益,女女人士认为这是帮助她们成为父母的唯一渠道,传媒们感觉这个话题可以继续吸一波眼球。
    当然,在诸多意见当中,最受关注的还在于伦理问题,比如这些孩子长大后恋爱结婚,这种只有里才会出现的狗血情节就会变成事实。
    而由于这件事中又牵扯到郑建国,罗兰就不想在这上面过多发表意见,毕竟两人关系有些太复杂,说多了传到有心人耳朵里,那不知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好在,这会儿面对的是老妈范颖,罗兰就罕有的多说了两句:“这个事儿从技术到捐赠过程,建国都深入的参与到了里面,您就别和其他人说了。”
    “我知道,他那一万多子女——”
    范颖深以为然的开口应下,郑建国的生物学子女已经达到了一万八千多,当时的报道还横扫了全世界头版头条,一夜间恢复了世界顶流的关注度,现在想来依然感觉震撼人心:“这也是前无古人了——”
    眼看老妈没说出不合时宜的话,罗兰微微笑过便终止了这个话题:“对了,我爸那边忙的怎么样?”
    随着罗兰结束了母女间的这个话题,不远处的城堡里面,郑建国却在和大约翰说起这个事儿:“我感觉这个数量也差不多了,如果蝌蚪银行那边再有电话过来,你就回复他这边先暂停下,等待相关法律完善了再说,这也算是我美利坚法治建设的支持,另外你这边做好目前孩子们的数据跟踪。”
    大约翰神情恭敬道:“是,先生,这样您就不用一个人拿下美利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