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国风华 > 第九百五十一章 涉嫌行贿
    经过两年的慷慨无私,郑建国这会儿已经帮助一万八千多对夫妻成为父母,圆了他们三口之家的愿望。
    不过,任何新技术的出现,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新问题。
    而蝌蚪银行撞上了女女主义者,双方作为同样的新鲜事物和社会现象,其引起的争辩不是简单的1+1叠加。
    再加上郑建国这个话题人物掺杂其间,背后还有奥黛丽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逐渐便有人将这个事儿指向了他。
    单蝌蚪注射术是他发明的。
    依旧捐献蝌蚪的诺奖得主。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说是心善,不如说是郑建国准备用这个办法,攻占美利坚。
    这是个匪夷所思的指控,不过却足以吸引到众多的眼球,毕竟两年时间就生了差不多两万,而且有九千多还是在今年生下的。
    简单计算下,一年差不多一万,十年十万,郑建国再活个五十年,那就是五十万。
    孔老二用了2500多年,才将后代繁衍到300万左右,郑建国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两百年就能打破他的记录。
    而在美华人连三百万都不到,如果郑建国继续捐赠善意,20年后将会成为华人中最大群体,还都是一个爹的。
    同时,郑建国不差钱也有关系,身份地位什么的足以保证这些后代,在需要的时候去提供支持。
    有能力肯上进的,打个招呼不说送进哈佛,次一点的州立大学那压根不会有障碍,真有那天赋异禀的,送进哈佛里也没什么问题。
    等到这些人进入社会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没有被生活环境所打垮压倒,吸进某些部门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如此过上十几二十年,郑建国相信这些后代会遍及各个行业领域,到时候地球村形成,便可以在建国公司这个网络之外,再组建个网点。
    不想现在就被人猜了出来,郑建国倒也没有继续坚持,因为单从技术角度上去讲,单蝌蚪注射术不会被淘汰,这是大势所趋。
    而蝌蚪银行也不会被禁止,虽然需求的人数不会太多,却同样是不可或缺,在法无禁止即可为的美利坚,最多会建立审查制度来规范其运作方式。
    至于捐赠善意的郑建国而言,他现在感觉这个数量也差不多了,再多就会对公司的管理产生负担,也就索性放弃。
    大约翰说完后转身走了,郑建国便把这个事儿扔到了脑后,只是等他过完圣诞节才回到郑园,戈登前来汇报道:“先生,蝌蚪银行那边将您的善意价格提高了一倍,还打出宣传说是最后的机会了。”
    “——”
    郑建国先是愣了下定定神,醒悟到这个广告词里有意指自己不行的味道,再恶意点去说,这是指自己挂了?
    郑建国有些不满,不过考虑到旁边等着的赵亮亮和杨钢,他能做的也就是点点头,看向了两人:“咱们是去茶室聊还是去书房?”
    “茶室吧,现在市面上可没有郑板桥真迹的茶室。”
    杨钢眼前一亮的接了话,赵亮亮便没再出声,郑建国带着两人出了客厅,顺着墙边连廊到了茶室,开口道:“你们来不单是私事儿吧?”
    “当然,过两天咱们有个最高级的代表团要去美利坚,你这边能抽出点空吧?”
    杨钢进了茶室说着看过墙上的画,不想记忆中的石竹图没了影子,取而代之的幅巍峨大山前几棵树,先前的话音未落便接着开口道:“郑板桥的画呢?”
    “收起来了,这幅也不错,张大千先生临摹的江堤晚景。”
    郑建国招呼着两人坐下,又斜着身子看过这幅画,收回目光道:“现在趁着便宜就收了一批,等以后价格涨上去了再慢慢卖。”
    “——”
    坐下的赵亮亮登时面现古怪,哭笑不得道:“这个,你收这些玩意都是为了赚钱?”
    “这些玩意是的。”
    郑建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赵亮亮想了下便问了句废话:“你都这么多钱了,还满脑子都是装的钱啊?”
    “这个你说反了,应该是我满脑子都装的钱,才赚了这么多钱。”
    郑建国倒是理解他的疑问,在其他人看来他已经很有钱了,毕竟能拿出60亿上月球的人,那是真的很有钱才行。
    不过,与要做的事情相比,郑建国感觉这钱还不太够,不说到港岛抄底,便是不列颠的私有化企业里就有几个大头,钱哪里够用?
    好在,这会儿只是闲谈,郑建国说完后看向了杨钢:“是去走过场还是有事情?”
    “是去走过场。”
    杨钢想了下后说到,郑建国便干脆开口问了起来:“走过场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要是里面有人给我上眼药,那这个后果就不好说了,所以我不想去。”
    “行,那你不去就不去,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是有人想问问你的意见。”
    杨钢点点头露出个笑,旁边赵亮亮看着正事儿谈完了,神情变得轻松起来:“建国,先前你说到了赚钱的事儿,我就想起来网点的生意不好干了,有人学着咱们在搞,就连溜冰场也有人开了不少家,你这个鞋厂不能不卖给他们吗?”
    “不卖的话,就有人开鞋厂自己仿造了。”
    郑建国倒是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个,自打三年前把网点交给几人,到了这会儿马上第四年了,其间除了去年逮到了一波原材料暴涨的机会,利用信息差很是赚了些钱,其他都是小鱼小虾。
    当然,这个小鱼小虾的说法也是在郑建国看来,直到去年拿到了轮滑鞋的专利书,大规模修了批旱冰场出来,才算有了稳定的现金流。
    不过,更让郑建国感到变化的,是这几个哥哥也开口谈钱了,以前几人还真没在这上面张过口,与时开口道:“这个好办,有跟风的竞争者咱们就升级,现在手上也都有钱,找个临街方便出行的厂房厂库租下来,改造一下铺上地板,挂些小灯泡什么的,咱们收费翻倍,还不用在天气恶劣的时候停业。”
    “那就听你的,不过这样的话,开销可不少。”
    赵亮亮皱了下眉头说过,郑建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升级场地涉及的就是设计,第二个是施工,第三个是原材料费用,以他对网点运作流程的了解,这应该在愁有人上下其手了,于是开口道:“考虑到对成本和质量以及进度控制,我感觉你们可以自己组建个施工队,材料什么的也是集中采购分地交付货到付款,缺人员需要培训的话,我可以让人过来给你们指导下。”
    郑建国手上还有个保护伞建设公司,自打去年历时4年新建的东湖新村最后一栋商品房交付,这半年多时间里都在美利坚忙活计算机培训学校,抽几个人过来指导也不打紧。
    “噢,这个,咱们没有外汇支付给他们薪水。”
    听到请人过来的赵亮亮连忙开口说了,郑建国自然知道网点手上没有外汇,都是人民币往来,这点对他却不算什么:“我在里面还有份子,请人费用就算在我的成本里好了。”
    “那行,你才回来,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赵亮亮说过后看了眼才拉开门送茶的戈登,郑建国却摆了摆手道:“我这可不是端茶送客的节奏,喝口茶再走,最近城里有什么新闻?”
    “新闻就是又有几个顽主被拉去打靶了。”
    赵亮亮说着看了眼杨钢,这会儿戈登端着茶盘到了旁边,给几人都倒了后退下,杨钢端起来闻了闻,好似回味过的开口道:“郝汉说其中有个叫杜兴兴的,当年还找过你姐麻烦?”
    “还有张健康。”
    嗅了嗅茶杯中飘出的芬芳,郑建国说着拿到嘴边轻轻抿了口,这个结局自然是在他猜测当中,当年只看这两个家伙对待有点身份的寇阳都差点忍不住下手,如果对上没点什么关系的,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当年就不是好人。”
    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杨钢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接着岔开话题道:“我听说崇文门外的有家西餐厅不错,要不咱们过两天的聚会,安排到那里?”
    “钢哥你不会是想让我请你们吃饭,才说西餐厅的吧?”
    郑建国说着抿了口茶,杨钢却摇了摇头,一副郁闷的样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小蕾的朋友在那里,上次拉着我和你嫂子去吃了次,人家可殷勤坏了,哥长哥短的忙前忙后,还给找了个演奏,沙克斯?”
    “萨克斯吧?”
    郑建国心说这才正常,满城里也许有不少人的西餐厨艺很好,却绝对比不上他这里所准备的顶级食材,几人请他出去吃饭就没吃过西餐的,都是中餐:“那算了,这天寒地冻的,要吃饭,还是去东来顺,弄个羊肉火锅,嗯,这么一说我都馋了,我让人准备下,你们留饭吗?”
    “免了,对着你仨媳妇我吃不下去。”
    杨钢当即把脑门摇的像是拨浪鼓,而且在说完后才醒悟到这家伙不去马克西姆餐厅,也是个好事儿,否则带着仨媳妇加俩娃和管家保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国王室来了。
    “嗯,钢哥,这个话我可从没说过啊,你自己说的。”
    郑建国心情愉悦的说了,他上次带着奥黛丽去和这些人吃饭,还是在大半年之前的时候。
    那会儿卡米尔和乔安娜还在伦敦上学,现在自从两人来了后他就没怎么带人出去吃饭,目标就是不想惹来众怒。
    这几个哥哥里面除了李东升劈腿,并且还闹的满城风雨差点出了人命,最终拖了一年多才算是离开婚。
    其他几人,都是两情相悦琴瑟和鸣的模范夫妻。
    郑建国带着三个去吃饭?
    不说几个哥哥羡慕嫉妒恨了,就是那几个嫂子,也指不定在心里如何腹诽他。
    于是看到杨钢挑明,郑建国便没再遮掩这个想法,就见杨钢一口喝了茶,起身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哥哥告诉你色字头上一把刀——”
    “你兄弟我不是常人。”
    郑建国听到这里便跟着站起,旁边赵亮亮起身开始扣衣领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道:“我也听说过那边,看着是一比一仿照的布置设计,不过口味差太多——”
    “嗯,猜得出来。”
    郑建国知道这是在叮嘱自己别带着媳妇去转悠,确切的说是现在这个时候按份点,这么想着把两人送出了门,不想就见阴暗天空里雪花飘落:“下雪了,你们路上慢点。”
    “知道你忙,别送了。”
    杨钢挥了挥手郑建国还是跟到了大门口,目送两人上了辆偏三轮摩挎斗摩托,在腾腾的蓝烟中离开,身旁戈登出现,开口道:“先生,先前李铁经理来了,我将他请到了书房里面,上的咖啡。”
    “嗯,我知道了。”
    郑建国眉头一挑,从大门外漫天飞雪中收回目光,转身顺着连廊回到了客厅,发现奥黛丽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都不在,也就施施然到了书房前,就见门口站着安迪,正跨步抱手而立,身后戈登开口道:“李铁经理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个女人,说是合作伙伴。”
    “——”
    郑建国脚步不停的到了门前,安迪已经探手打开门当先进去,接着让开门口位置郑建国进到书房里,发现李铁身旁坐着个穿着女士西装的干练女人。
    李铁飞快开口道:“建国,这是,咱们的合作方代表,索菲亚。”
    “这应该是个化名了,索菲亚。”
    郑建国打量过小鼻子小眼小嘴巴的普通女人,这么个扔进国外街头上毫不起眼的模样,只会让他想起一个组织,当即开口道:“索菲亚,卡丽莎主任没提过有合作方代表的事儿。”
    “我是大使馆内务审查的索菲亚。”
    索菲亚的英语说的非常流利,郑建国在听到后瞳孔微缩,内务审查原来是苏维埃内务部负责的,可这个部门据说在去年出事儿后合并到了警察部,现在负责的应该是kgb。
    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么个念头,郑建国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坐,索菲亚,能告诉我卡丽莎主任出什么问题了吗?戈登,麻烦给我送杯咖啡来。”
    “她没有事情。”
    索菲亚干脆利落的坐下,身形挺直神情肃穆的转过头,瞅了眼旁边的李铁道:“是你的这位属下出了问题,他涉嫌向我们边检站和内部人员行贿,而据他所言是你们公司的要求,考虑到你作为他的直属上级,我奉命过来确认这件事。”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