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kxdt.net\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五章 服务公司?(求推荐) - 称霸名利场 - 云书阁
首页 > 都市小说 > 称霸名利场 > 第五章 服务公司?(求推荐)

第五章 服务公司?(求推荐)

 热门推荐:
    “我在家,哥,你快过来,对了,记得带些药~”

    “还有纱布!”

    “对了,还有酒精~”

    李德文看样子是真的慌了神,断断续续跟挤牙膏似的,一个一个的提醒林一要带的东西。

    林一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难道李德文受伤了?可听声音也不像是失血过多啊,不仅不觉得虚荣,反而还有些阳气过盛。

    不过他也不敢多问,生怕耽误了什么,说了声马上到,立马换了衣服,又从床底下抽出一个药箱,像他这种人,家里常备着各种急救药品,甚至还有紧急缝合的针线,不然真出了什么事,去药店现买肯定来不及。

    车被李德文开走了,这时候也邪门,路上一辆出租车都看不着,林一只好拎着药箱在街道狂奔,第八大道可不小,李德文家住在三十九街,那里靠近新泽西大桥,离林一的住处可不近。

    还好此时街上行人不多,许多商铺也都关门在家过节,倒是他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广告牌,是一位华人律师,专门为附近华人打官司的律师,要是光看广告,那绝对是无所不能、怼天怼地、敢告耶稣基督的金牌大状,可实际上他们也就能处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连离婚官司能不能打得赢都值得怀疑。

    林一顾不上把广告牌扶起来,反正也坏不了,一个踉跄快速稳住重心大跨步的向前奔去。

    大概用了10分钟,总算来到了一排红褐色低矮建筑前,李德文家就住在这里,跟林一家一样,也是个阁楼,不过面积要小了不少。

    从建筑外边打着的铁质楼梯上到顶层,用力的拍这门。

    边拍边喊,“德文,是我,快开门~”

    李德文似乎早就等在门边上,还没等林一的话说完,门就已经开了。

    “怎么样?有没有事?”

    门一开,林一就看见李德文满手鲜血的站在门口,朝着林一苦笑,“哥,我没事~”

    林一不放心,手一松,药箱‘哐啷’一声砸在地上,双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在李德文身上摸索检查了一遍,确定他还全须全尾的一根毛没少,这才有功夫大喘气,这一路没怎么减速的狂奔,肺都要炸了。

    这个时候冰块脸也绷不住,呲牙咧嘴,弯着腰大喘气,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李德文探出脑袋左右看了看,又朝远望了一圈,确定林一身后没人,一把将林一拽进房,砰的一声把门摔上,指着床的位置说道,“哥你看吧,就是这人,我刚刚寻思开你的车去公园趴活,争取再干上一单,没想到我刚把车停下,这人就拉门坐进了后座,当时他满身是血,脸色发白,我还没等发问,这人就晕倒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先把人拉回家,紧接着就给你打电话了。”

    林一这会儿差不多把气喘匀了,定神打量着床上的人。

    这是个白人,身形微胖,一头棕色的卷发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趴在头皮上,深陷的眼窝苍白的脸,眼角的皱纹和松弛的皮肤都证明此人年纪不小,至少50岁以上。

    还有,他一身西装破烂的不像话,腹部有一处明显的刀伤,鲜血已经染红了洁白的衬衫。

    林一走近几步,发现此人手腕上还戴着一枚镶着钻石的劳力士腕表,说明这人颇有身家,看气质也不像是在底层厮混的。

    李德文忐忑的跟在林一后面,担忧的问道,“哥,我是不是惹麻烦了?”

    林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追问道,“他上车的时候有人注意到吗?”

    李德文刚要说没有,可话到了嘴边迟疑了一下,谨慎道,“我不确定,我当时把车停在最后面,街上肯定没人,就是不知道前面车里趴活的人会不会通过后视镜看到。”

    林一点了点头,“检查过他身上的伤吗?”

    李德文用力点点头,“检查过了,除了腹部的刀口有点长,流血过多以外,再没有其它伤口。”

    林一过去没少给自己疗伤,懂得一些紧急救治的措施,根据他的经验判断,那一刀应该没有插进内脏,却也实实在在的拉开了皮肤,形成了一个不小的伤口,不过出血量已经明显减少了,这就证明伤势不会进一步恶化,这是个好消息,至少不会成为死人。

    挽着袖子去卫生间洗了洗手,一边对李德文吩咐道,“去把门口的药箱捡进来,我先给他缝合伤口,具体怎么处理这人,还要等他醒了再说。”

    说完后,林一却没听到脚步声,拧着眉回头,“怎么不动?”

    李德文不敢直视林一,咬牙道,“哥,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要不我们把他送走吧,否则一旦出点什么事我们担不起责任。”

    林一不为所动,“行了,我也不是烂好人,但既然让你摊上这事,先把人救活再说,不然真死了,那才说不清呢。”

    李德文一想,好像也是这个理,不敢怠慢,赶紧把药箱取回来,同时还帮忙穿针引线,以前他也没少干这打下手的活,熟!

    林一洗完手,用剪刀剪开衬衫,将伤口完全暴露出来,取出酒精瓶,晃了晃,里面还剩半瓶左右,扭开盖子,直接倒在了伤口上。

    “啊~”

    酒精的刺激让白人瞬间疼醒,上半身倏的抬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林一举着空瓶子,静静的看着白人经历了疼痛,又慢慢的晕过去,这才有了下一步动作,“我先给他缝上,然后简单包扎一下,之后要不要送他去医院等他醒了问清楚情况再说。”

    李德文一声不吭,老老实实的把线穿好递给林一。

    “刀口长度超过5公分,感觉像是西瓜刀扎进去的。”林一的经验丰富,缝了几针后,猜测道。

    “是被人寻仇?还是跟人火并?”李德文附声。

    “不好说,但应该不是火并,你看他的西装,面料相当精贵,手上戴着几万美元一块的腕表,脚上的皮鞋更是手工定制,这样的人会亲自跟人火并?”

    “那就是被人寻仇了?也对,这种有钱的白皮猪,肯定没少得罪人。”李德文一脸鄙夷的嘲讽道。

    “行了,就这样吧,撒点药盖上纱布缠一缠就可以了。”林一举着双手,缝合令他的手指浸染成了红色。

    等他洗完手,李德文已经麻利的结束了收尾工作,之后这人什么时候醒,就不是他们兄弟俩能控制的了。

    林一靠在墙上,抱着肩,打量着昏睡过去的白人,不由嘀咕道,“第八大道有多久没见过白人了?”

    他的声音很小,但李德文还是听得很清楚,“没多久,前几天我还看到几个白人结伴在中餐厅吃饭呢。”

    顿了一下,好笑道,“肯定是住在布鲁克林的穷鬼,赚点钱来唐人街找成就感。”

    “我的意思是这种有钱人,如果不是有特殊原因,他们绝不会踏入第八大道一步,甚至连布鲁克林都极少涉足。”

    李德文挠挠头,“那我就不清楚了,要不要我查查看?如果他是自己来的,肯定是开车进来的,不可能徒步走过来。”

    林一摇头,“不,没弄清楚他是谁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言罢,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车呢?车是不是还没处理?”

    李德文一拍脑门,“对对,把这事给忘了,哥你坐着,我这就下去清理干净。”

    林一拦住了他,“算了,我自己收拾吧,正好去老大那走一圈,希望这个人跟他没关系吧。”

    李德文张大嘴巴,“哥你开玩笑吧?就郑毅那个废物,还能认识大人物?以他的性格,真要是攀附上哪个大佬,绝对会把牛皮吹到大西洋上!”

    林一歪着脑袋一想,话是夸张了一些,却也不无道理。

    摇了摇头,“还是去看一眼,放心,不会有事的。”

    迈步欲走,眼角忽然扫到了那个白人西装下面压着一个钱包,正好那个褐色鹿皮钱包的一角露在外面,手指着问道,“那个钱包是你的?”

    李德文下意识的顺着林一的手指看过去,立刻摇头,“不是,是这个白皮猪的。”

    随即懊丧道,“靠,为什么我没发现?我也是急坏了,竟然忘了搜身~”

    抢在林一前面,拿出西装内兜里的钱包,打开一看,除了几百美元现金,还有七八张各个银行的信用卡,同时在夹层找到了能够证明此人身份的驾照和名片。

    李德文随手把现金揣进兜里,这回林一没拦着,他们兄弟忙活了一通,几百美元的辛苦费还是值得的。

    这时李德文夹着驾照念出来,“哥,这人叫爱德华多阿尔维斯,看样子还是个西班牙裔,看这发型也该猜到。”

    没理会这小子碎嘴嘟囔,林一嗯了一声,“再看看名片~”

    李德文拿起做工精致的压花名片,轻声读了出来,“fuck,没想到还真是大人物,金斯顿国际服务公司ceo,服务公司?这是什么鬼?干家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