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称霸名利场 > 第十九章 律师海尔(求推荐!)
    法拉盛的全能律师可不只海尔一个,其它身处华人区的律师事务所也都这么干,当然,像海尔这么厚颜无耻,连死人的黑心钱都敢赚的律师,在法拉盛还真是头一份,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有枣没枣打一杆子,指不定哪颗枣就掉下来了呢,枣既然掉下来就能吃,管它好不好吃,能填饱肚子就行。

    林一在广告牌前驻足片刻,见没什么人从里面出来,这才迈步往里走。

    并不宽敞的大门只能容纳一人进出,多条狗都进不去,堂堂哈佛法学院的高材生混到这个地步,恐怕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进门后一道屏风遮住了视线,不知道的还以为屏风后面别有洞天呢,等转过去才大失所望,一张泛黄的织布沙发摆在靠窗一侧,紧挨着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堆满了档案袋、文件夹,一台不知道几手的破电脑在其中。

    正对电脑有一个堪比河马的硕大头颅,杂乱的棕色卷发趴在头皮上,看不清模样,此人正在埋头苦干,听到林一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说了句,“客人请稍等,我还有个案子要处理,随便坐。”

    流利的普通话,带着点潮汕牛丸的味道,字正腔圆谈不上,但能听得懂,不别扭,足见海尔的语言天赋。

    是的,此时此刻出现在办公桌后面的人,除了海尔,不会再有第二人,林一非常确信,他没闲钱聘请员工,办公室里更没空间给人家办公。

    林一也不急,施施然坐在沙发上,正对面是一张完整的纽约地图,上面插着许多不同颜色的小旗。

    地图下是台饮水机,也是这间办公室里,唯一看起来比较新的物件。

    约莫10来分钟的时间,海尔终于抬起头来,刚要说些客套话,可看到林一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张着嘴,目光中透露着一丝恐惧和讨好,泛着油光的猪脸不停的抽搐着,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可近距离欣赏这一切的林一,人设异常坚挺,这么搞笑的场面都没让他有一丁点动容。

    酷酷的说道,“早上好海尔~”

    “早~早上好,林先生~”海尔下意识的回道,声音不自觉的颤抖,恐怕连自己都没意识到。

    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海尔猛地站起来,动作太大撞到了桌子,堆积如山的文件雪崩一般的洒落在地,但他没有在乎,踉跄着从办公桌后出来,给林一倒了杯水,放到桌上后还洒了一半,紧张啊,紧张的不能自已。

    谄媚的笑道,“林先生,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瞧瞧,这俏皮话用的,比z国人都地道,没说的,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海尔有这般表现,肯定也是受过林一拳脚教育的好孩子。

    “来附近办事,顺路过来打听点消息。”林一难得解释了一句。

    谁能想象一个拥有280斤魁梧身材的海尔罗森博格,竟然在体重刚刚够他一半的林一面前,表现的如此不堪,那股阿谀奉承劲儿,不经过几年的培训,还真不一定练得出来,这也是一种天赋。

    不过这也不怪他,想当年他没开眼,黑吃黑,黑到郑毅头上了,那时候林一为了上位,打起人来可都没留力,得亏海尔皮糙肉厚,但凡换个瘦点的,还能不能看到今天的太阳都两说。

    “没问题,林先生你尽管说,下次再想问什么打个电话就成,何必受累跑一趟?”一听林一不是来敲打他的,海尔端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说起话来也轻松了许多。

    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用一种微微躬身的姿态等候林一指示。

    “两件事,先说要紧的,前面街道‘百利’停车场的老板陈乙你认识吗?”林一不啰嗦,直接道明来由。

    果然,海尔不愧百事通之名,几乎没有回忆,不假思索的说道,“我不认识,但我知道他的事。”

    不用林一问,海尔就猜到了林一想知道些什么。

    林一稍稍前倾,“详细说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海尔不敢犹豫,稍微组织了一下措辞,开口道,“林先生应该看到那附近的宣传广告了?那就是导火索,商业区项目的主导者是一家来自新泽西的地产公司,看上了那块地,并买通了议员,连同陈乙先生停车场所在地皮一并出售给地产开发商。

    可能是出价太低了,陈乙先生始终没有松口,结果就是进医院度假。”

    “名字?”

    “杰德家族~”

    两人一问一答,展现了非比寻常的默契,这主要是源于海尔对林一了解,若不是必须,多一个字儿都嫌麻烦。

    “杰德家族~”林一在嘴里叨咕了一遍这个名字,显然这并不在他了解的范围内。

    “对方有后续动作吗?”他主要关心的是这个杰德家族会不会看上其它地皮,比如第八大道的辖区。

    海尔想了想,“暂时没听说,林先生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再没有利益可图的情况下,是不会主动招惹资本势力的。”

    林一点头表示理解,话锋一转,“第二件事,你了解‘清道夫’吗?”

    “清道夫?”海尔的表情不太好看。

    “称不上了解,但多少知道些这一行业的内幕。”

    林一眉头微动,“说说~”

    海尔使劲的抓了抓头发,本就乱得跟鸟窝一样,这下更是没得看,抓完头满手的油腻,真是不忍直视。

    “林先生,正好中午了,要不我们找个餐厅边吃边谈?”

    在华人区待久了,耳濡目染,很多习惯也变得跟华人相似起来,谈事情也得找个酒桌,喝尽兴了再谈。

    林一倒是很少喝酒,他不喜欢醉酒后无法掌控的状态。

    但一起吃个饭还是可以有的。

    没多废话,海尔锁好办公室的门,便汇入了人流中。

    路上,海尔很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林先生,你好久没来法拉盛这边了吧?真是遗憾,最近新开了好几家餐厅,都是我没吃过的类型,味道真不错。”

    熟悉法拉盛的人总会说:在z国,你要吃各个省的不同菜系,还需要跑不同的地方,可在纽约,只需要来法拉盛,就可以吃遍全z国了。

    川渝的火锅串串、东三省上百种馅料的饺子、兰州拉面、潮汕的粥、贵州的酸辣牛肉粉、凉皮肉夹馍等等应有尽有,甚至你可以在这里买到制作这些美食的一切原材料,保证地道,就是价格嘛,可比国内贵不少。

    而且不懂英文没关系,不懂粤语、闽南语都没关系,无论是中餐馆、华人超市,都能找到讲普通话的人,说不好还能碰到你老乡。

    海尔带林一去的,就是这样一家餐厅,主打湘菜,老板去年才移民过来,全部身家投到这家餐厅,就为了挣到足够多的钱,供儿子在美国念大学。

    林一进到餐厅后,没聊几句,就把老板的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要了个包厢方便谈话,又嘱咐老板按最正宗的味道去做菜,忙前忙后的海尔总算消停下来,狠狠灌了口qd啤酒,舒坦的打了个酒嗝。

    若不是批了张白皮,骨子里和z国人简直一模一样。

    “林先生,你怎么会对清道夫感兴趣?”海尔犹豫了半天,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林一没有直接回答,“怎么?这职业有什么问题吗?”

    海尔苦笑,“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我只是好奇,算了,既然林先生感兴趣,我就说说,首先,这清道夫的声誉可不算太好。”

    林一大为不解,他看爱德华多活的很潇洒,可不像是活在阴暗里的老鼠。

    “别卖关子,有什么话直接说。”

    海尔点头哈腰,“是、是,我之所以说声誉不好,主要是在外人眼中,在名流富豪眼中,清道夫不过是替他们服务的三流货色,完全谈不上尊重,我付钱、你为我服务,仅此而已。

    而在了解这一行的普通人眼中,不过是跟在富豪后面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地位连富豪家的佣人都不如。”

    这就和爱德华多所说相差甚远。

    林一不动神色,静静的听着,他需要听完之后,再去对比判断。

    “当然,若是能够赚到钱的话,这些都不算什么,可问题就在于,这一行想发大财太难了,除了个别几个敢打敢拼的清道夫,把名声做到了业内顶级,相应的积累了不少的财富,可大部分清道夫,按照我们对普通人的评判标准,也就是中产阶级水平。

    冒着被所有人鄙视、全年无休、有时候还会因此丧命的风险,去当一个中产阶级,在我看来相当不划算。

    当然,就像我说的,只要你敢拼命,总能遇见出手大方的名流大腕,巴结上一个就够吃好几年了。”

    林一能够理解海尔所说这一行的辛酸,名声臭、赚钱难、风险还大,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恐怕没人愿意干这一行。

    不过,“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难道你也是清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