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四十一章 四方观察
    宴客厅内,菜肴丰盛,陆宁正宴请南礼萨王阿卜杜拉伊本的特使纳辛。

    纳辛也是阿卜杜拉伊本的胞弟,几日前到访,和海西议会签订了和平互助协议,大体划定了双方南北边境。

    纳辛当然也是谢丽孜姐妹的兄长,是以,此刻谢丽孜姐妹坐在陆宁左右。

    这几日,兄妹也团聚过了,当然,按照陆宁吩咐,谢丽孜姐妹没有将这位来自东方的神帝的真正身份告知兄长。

    饶是如此,坐在陆宁左右,看陆宁用高规格接待其兄长,姐妹俩俏脸都洋溢着幸福和自豪。

    对以美丽闻名的两个妹妹被齐人霸占,纳辛原本心内很有些不愤,也隐隐有着屈辱感觉的,但和妹妹会面时,却不想两个妹妹都对那齐人大员死心塌地,现今宴席上,更见两个妹妹开心模样,纳辛也只能心下叹息,可能齐人,真的有特殊的魅力吧,两个妹妹都不知道是这齐人权贵的多少个小妾里面的一员,看起来,却比以前快乐许多,也许,真是个不错的归宿?

    兄长阿卜杜拉伊本,对两个妹妹成为齐人权贵妾侍乐见其成。

    纳辛不知道多少次,直面兄长指责他现在只在乎自己的权势地位,但现今,纳辛的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纳辛郡王,过几日,我也要启程西北行前去雷伊地,你要不要随行?南利萨和雷伊,也需和平共处。”陆宁笑着看向这位“大舅子”,看得出,他是真心疼惜两个妹妹。

    南利萨学齐藩属国制度,阿卜杜拉伊本授予了几个弟弟郡王爵位,当然,也得到了大齐册封,郡王之下,便是南礼萨王的内政了。

    雷伊,便是后世德黑兰地区,现今白益王国三大权力中心之一。

    雷伊摄政王后赛伊妲希琳,在整个默罕默德历史上,也是少数几名女强人之一,其夫新丧,幼子还在襁褓之中,威胁其家族统治地位最严重的,反而是白益王国另外两个权力中心,巴格达和设拉子;而且,现今这两个权力中心,都由巴哈道莱出任埃米尔,同时,巴格达的哈里发,实际也是巴哈道莱的傀儡。

    是以赛伊妲希琳采取和齐人交好的国策,和七河总督派出的特使签订了秘密协议,承认大齐对河西城以东地域的宗主权,同时允许齐商过境自由贸易,大齐则认可赛伊妲希琳作为摄政女王统治雷伊地区和伊斯法罕地区。

    但对大齐来说,本国商人能真正将商品输送入巴格达乃至巴格达以西的默罕默德富裕区域,才能利益最大化。

    巴格达,作为整个默罕默德世界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现今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人口应该超过了百万。

    白益王国,三大权力中心,雷伊、设拉子、巴格达。

    通常来说,道莱家族的成员分而治之,有时候,三大地区各有家族一支分支统领,有时候,会一支分支统领两处地区,但从没出现过三大地区被家族某一分支同时领埃米尔的情形,也就是,白益王国实则并没有真正实现过权力中心的统一。

    而现今,设拉子和巴格达,都属于道莱家族世代统领设拉子一支的后裔巴哈道莱管理。

    夫新丧的赛伊妲希琳处于弱势地位。

    陆宁琢磨着,如果能帮赛伊妲希琳,取得巴格达的控制权,使得她掌握白益王国三大权力中心的两处区域,那么,大齐商路直到巴格达,将一片通途,而且,在默罕默德世界,女人执政,不管这女人再怎么聪明能干也好,各方掣肘也极多,她想转而和齐人交恶,基本上不可能。

    当然,不管作何决策,都需等自己去雷伊后,才能定夺。

    不过不管怎么说,促使南礼萨和雷伊和平相处,对大齐有益无害。

    纳辛听陆宁的微微一怔,下意识问道:“观察使要去雷伊,我两个妹妹也要去吗?”

    显然,雷伊情势很复杂,尤其是宫廷斗争极为险恶,纳辛担心两个妹妹遇到凶险,至于这位齐人大员,死活他才不太在乎。

    他有些一根筋,考虑问题应该就考虑第一步,也不会想想,这位齐人大员真遇害的话,他两个妹妹会是什么境遇。

    陆宁倒挺喜欢这个不太聪明的“大舅子”,笑道:“那就不会了,她们将会暂时回河西城。”

    确实,雷伊一行,很难说会遇到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些女侍,尤其被自己宠幸过的女侍,还是少随行的好,不然万一落在他人手中,自己颜面何存。

    纳辛立刻松了口气的样子。

    陆宁又笑道:“作为多氏观察使,雷伊、设拉子到巴格达乃至更西的大马士革,都是我勘察之域,你跟着我,也可长些见识。”

    纳辛立刻摇脑袋,“我不去,我要回南礼萨。”

    谢丽孜姐妹听陆宁言语,本来都欣喜的看向兄长,姐妹俩都知道,如果兄长能跟在神主身畔意味着什么,可是,这脑子愚钝的兄长,简直能气死人。

    陆宁微微一笑,“随你,不过你放心,你两个妹妹,我会特别爱惜,日后你兄弟遇到难处,我自也不会袖手旁观。”

    谢丽孜姐妹松口气,看向陆宁的眼神,更是含情脉脉。

    ……

    当古尔城情势渐渐稳定下来,且和设拉子基本默认了东西分界线。

    多氏观察使的长长队伍,也从古尔城出发,向西北而行。

    随行三千兵马,也就是烈焰营五都,马穆鲁克男女突击骑兵各千名,巴鲁奇重步兵营五都。

    加之驮运物资的数百头骆驼,骑乘的数千马匹,浩浩荡荡,烟尘蔽日。

    说起来,在波斯地,这股强大武装已经是一支绝对不容轻侮的力量,是可以改变地区局势的一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