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162章 小呀小山村
    6月22日,早上六点。

    方年背着包匆匆赶到集合点:人民广场。

    几乎是掐着点到的。

    陆薇语比他早到,也背着个小包。

    像是幼儿园小朋友背的那种书包,拉锁上挂了只娃娃。

    比起来,方年昨晚临时买的小包就很庞然。

    嘴巴鼓鼓的正在吃早餐,见到方年后,陆薇语小声问了句:“你吃过了吗?”

    “用不用给你留两个。”

    方年眨了下眼睛:“吃过了,哪像你这么急急忙忙的。”

    定的是六点出发,不过有些人来得稍晚。

    最后是六点十五才正式出发。

    一辆大巴装下了所有人以及小件货物。

    方年理所当然的跟陆薇语坐在一起。

    “我有点晕长途客车。”陆薇语小声说道。

    说话时眉宇间有些雀跃,因为她占到了前排的位置。

    方年咂咂嘴:“咦惹,居然晕车,那你刚吃的早餐不会吐我身上吧?”

    陆薇语愣了下,接着扁扁嘴:“哼!”

    心里有点生气,我又不是神,晕车怎么了?全世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晕车!

    你一脸嫌弃是什么意思呀!

    就很气好的吗!

    想着,陆薇语扭过头去,索性望向窗外,就给方年看个跳动的马尾。

    方年面露有趣的笑容。

    没吱声。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的青春里有过一个形象模糊的马尾姑娘,有他所有的幻想。

    而现在,那个关于青春时代所有幻想的姑娘跟陆薇语的形象重合了。

    再一次人生,方年还是很喜欢陆薇语。

    在她眉眼眨动。

    在她认真时。

    在她嘟嘴生气里。

    在她马尾上下跳跃中,一点一点把自己陷进去,不愿拔出来。

    不过方年还是只会适当参与进陆薇语的人生,顶多是不让她受苦,未来会怎样,交给时间。

    想着这些,方年起身从行李架上的小包中取了件物品,漫不经心的咂咂嘴:“也不知道包里怎么多了晕车药。”

    小马尾跳了下。

    没做声。

    于是方年便轻轻摇晃了药瓶,发出碰撞的声响。

    陆薇语轻哼了声:“我只是稍微有点晕,用不着!”

    “好吧。”方年无所谓的道。

    这点方年倒是一清二楚。

    陆薇语开车很稳当,不存在晕车的现象。

    她只是晕旅游大巴这种车,尤其是内设空调,窗户锁死的这种车。

    按理说,方年不会知道这样的小事。

    因为方年认识陆薇语时,她25岁事业有成,有房有车。

    虽然房子是贷款的,但车是全款。

    两人的朋友关系不会有一起报团去旅游的可能。

    是个很偶然的机会,赶时间跨城出行去客户现场,当时最快的方式是大巴,也就这么一回。

    方年之所以会买晕车药,还真不是记起来了,纯粹是多一手准备,他是在陆薇语刚刚跟他说了之后才想起来的……

    时间非常早,很快车上的说话声音就小了下去。

    一些人用完了早餐,开始发呆或者打盹。

    方年也不例外。

    坐长途车是最无聊的事情,尤其是这种大巴,且现在手机的可玩性还不高。

    …………

    不知道多久之后,吴淑芬的大嗓门惊醒了车上瞌睡的众人。

    “大家醒醒,我们已经到了!”

    方年也不例外。

    习惯性的抬起右手时,有感到压力。

    低头乜了眼,陆薇语脑袋缩在他的手臂上,睡得正香。

    方年才发现原来这个时候的陆薇语睡着后是这样的:安静,削微缺乏安全感。

    这是方年第一次见到陆薇语睡觉的样子。

    这么近的距离下看,陆薇语的皮肤真好,白皙的脸上甚至能看到细微的绒毛,光滑洁净。

    见陆薇语睫毛眨动,方年赶紧闭上了眼睛。

    “啊~”

    陆薇语醒来后,小声惊呼一声,接着偷偷望向方年。

    见方年还没醒来,松了口气。

    接着清了清嗓子,用手推了下方年,嘴上喊道:“方年,到了!”

    “到哪了?”方年故意下意识的问道。

    陆薇语重复道:“到了!赶紧起来下车!”

    方年哦了声,揉着眼睛起身拿东西。

    那迟缓的动作与朦胧醒来的下意识反应,不给个奥斯卡影帝,多少也有点说不过去。

    …………

    一行人下车后才发现大巴停在了一段泥土路上。

    周围视野开阔,房屋错乱无序。

    与申城的繁华相比,仿若天上与地下。

    方年看了看时间,快九点,将近三小时的车程,少说也离有一百五十公里以上。

    吴淑芬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后道:“前面大巴车不好进去,还有一里地的样子。”

    “带过来的课本、文具等东西得辛苦大家一起搬过去。”

    “提前跟大家说一下,今天的事情会比较多,大家做好准备。”

    “大家记得穿马甲,戴好卡牌证。”

    “……”

    除了马甲以外,这次志愿者们每人要戴上一个写着‘志愿者’三个字的卡牌证。

    除了十九个志愿者,同旅游大巴的还有分会员工、少量媒体记者。

    方年和陆薇语一组,抬着一筐文具随着队伍沿着泥土路向前行。

    路上,陆薇语小声问道:“方年,你们老家的农村也是这样吗?”

    闻言,方年望了望四周。

    这个不知道名字的村庄,比起茅坝来说几无区别。

    多数现在能看到的房屋外表有瓷砖。

    也有少数房屋破败。

    时间点还早,有翠烟袅袅升起。

    田野间村民们正在劳作,这个季节临近丰收,路旁田里的稻谷垂下腰肢,等待收割。

    根据水稻的成色能明显分辨出田里种有两季稻和一季稻。

    偶有在劳作的村民打望着他们一行人。

    也能看到有小孩在打闹。

    如果不是来助学,方年会觉得这是跟茅坝一样,好一派田园风光。

    接着回答了陆薇语的问题:“一样,也是种水稻,多数时间在田地劳作,有翠烟袅袅,空气新鲜。”

    “也同样有贫穷的地方,因为村民们没有多少谋生技能。”

    陆薇语点了点头:“我听我爸妈说,我爷爷那代生活在农村,家里都穷,后来我们家才搬去的城里。”

    “这是我第一次来农村,真的会有野狗、追着人跑的大鹅吗?”

    方年心想,再过几年,管你在没在农村生活过,你都能通过网络视频看到农村的风貌。

    也能看到被大白鹅追着跑的少年们。

    他知道陆薇语的基础家庭情况。

    其实是爷爷那辈就搬了出来,打小生活在小城市里,若是从方年老家坐车南下去羊城、鹏城,几乎必然经过的城市,韶州。

    如果要硬扯缘分的话,方年去世的爷爷80年代也曾去韶州挖煤打拼,只不过方年爷爷是挣了钱后回老家了。

    “待会你应该能见到。”方年神秘一笑。

    其时,大家都听到了狗叫声。

    陆薇语也听到了,脚步都顿了下,才继续往前走。

    心里琢磨着有这么多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知道是村长还是村支书的干部带着几个村民迎了过来。

    “欢迎你们欢迎你们。”

    领头的中老年男人笑呵呵的道。

    带着比较有地方特色的口音。

    倒是说大家都能听得懂。

    “来这么早,你们还没吃饭吧?”

    分会的某个员工笑着回答:“都吃过了的。”

    接着他跟领头的男人简单交涉了几句。

    中老年汉子便道:“大家快给这些城里来的志愿者们帮忙抬东西。”

    “……”

    吴淑芬则带着志愿者们继续搬东西。

    随着大巴过来的捐赠物品可不少。

    越是往里走,路越窄,房子也多了起来,人也多了起来,也见到了狗。

    不过是家养的。

    犬吠时,会被主人训斥住。

    这让陆薇语安心不少。

    她倒也不是怕狗,但不怕的是宠物狗。

    方年边走边目测,这样大的村落一所小学六个年级在加上幼儿园,可能不止三百个学生。

    譬如方年上小学时,一开始是每年级一个班三十来个人,后来几个小学合并,每个年级起码就有两个班,一个小学七八百人。

    也存在过因此而失学的特例。

    这个‘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的活动虽然听起来好像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只是针对了这个村落。

    或许是一个村,或许是多个村。

    “前面就到我们的学校了。”

    姑且称之为村长的中老年男人道。

    顺着村长的手指方向,众人看到了前面的建筑物。

    没有看到校门,也没有如同在城里常见的小学那样,有围墙,二层楼高,不新不旧,谈不上破败。

    “这里就是操场,麻烦大家把东西先放在教室门口。”村长指挥道。

    操场的地面没有硬化,只有一个篮球架,有两个乒乓球台。

    村长简单解释了几句:“我们这是小学合并了,就这个学校条件比较好,所以都合了过来,什么都缺,是准备在旁边再盖几弄教室……”

    “……”

    总之,正如方年猜测的那样。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老师不够,学生稀少等情况,几个小学被合并,但校舍不够,造成了一批孩子的失学。

    而这个村长心思活泛,想到了求助于相关慈善机构。

    慈善分会帮了这个忙。

    尽管国家规定已经免除了义务教育学杂费,但失学的状况依旧是存在的……

    众人打量着眼前的场景,接着人群中传来小声的惊呼。

    陆薇语也在惊讶:“他们的黑板怎么还是木头做的,挂在墙上啊。”

    “不是单人课桌吗。”

    “……”

    说着,陆薇语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两声,望向方年。

    “咳咳,方年,你怎么一点都不好奇啊?”

    方年就笑:“可能是见多了,不怎么好奇。”

    “我老家的小学差不多都这样。”

    陆薇语:“……”

    至少,从现在来看,这里的状况还是比较好的,有缺的东西,不过学校还在正常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