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605章 年轻人耗子尾汁(第1更)
    ~~~~~~~~等二十分钟吧~~~~~~~

    “我……这是丢了?”

    单手把着方向盘,方年左右看看全是陌生的街道景象,嘀咕了一句。

    还好方年没有路痴属性。

    看看车载导航,又看看手机导航,没几分钟就回到了主要街道上。

    很快将奥迪停在了浦软27号楼前。

    已经过了正常下班时间。

    午后的阳光分外热烈。

    好在华清宫是大型园林群,遮阴蔽日,还算凉爽。

    上午十点,当康公益基金对外发布的消息对方年带来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在刘芹、任羽新之后是邝平,最后是沈尼尔。

    虽然代表红杉投资当康游戏的不是沈尼尔。

    沈尼尔笑呵呵地道:“恭喜方总,当康游戏在海外市场的收获着实令人惊讶。”

    “听说今年2季度当康游戏海外营收超四亿人民币?”

    闻言,方年不好意思的坦诚道:“沈总可问到我了,海外市场收获颇丰是事实,具体营收我还真不知道,可能是3亿也可能是四五亿。”

    接着又耐心补充了一句:“不过沈总请放心,有关于对赌协议中的营业收入,当康游戏采用的会计准则会很公平;

    不会以国际游戏企业较常同行的毛记收入方法核算。”

    电话里,沈尼尔笑了两声:“说实话,我很羡慕方总这么轻松。”

    “也佩服方总的大气周全,在大家都还没提出要求时,方总就已经站在了我们投资人的角度上来处理事务;

    更佩服方总的长远战略格局,国产内容出海属实不易,当康游戏不仅仅是做成了,而且还获得了如此高额的收益。”

    说着,沈尼尔感慨了一声:“看来对赌协议或许会提前结束,红杉中国得提前准备资金啰。”

    闻言,方年微笑道:“还早,不过当康游戏会努力让大家信心更足的。”

    “……”

    同样意思的话,方年在这些电话中,不厌其烦的重复着。

    主要包括会计核算准则。

    旨在告诉当康游戏的投资人们,当康游戏的会计算法不是单以流水总额,又或者是总毛收入这样的方式计算。

    是将扣除了渠道费用、代理费用、部分特别运营成本等之后的收入计作营收。

    这样的核算标准能更直观的表达收入。

    因为有部分游戏道具付费,而这部分游戏的玩家代币并不一定完全被消费。

    除了关系到对赌协议,也关系到方年真心交朋友的人设成功度。

    此外,也是真的会让投资人们看到当康游戏的厉害之处。

    让包括沈尼尔在内的投资人都感受到了方年话语里的信心与底气。

    附和了方年两句后,沈尼尔忽然话锋一转,语气随意道:“前两天苹果新款手机正式发售后,业内有消息说现阶段小米估值两亿美元过高。”

    说到这里,沈尼尔轻作停顿,几不可察。

    “说我们都看走眼了,我跟张思建张总聊天时,都说起过这些传消息的人只看到了表面,根本没看过小米开发的女娲,也没见过方总。”

    沈尼尔的话语落下后,方年连忙诚恳道:“沈总把我看得太重,颇感惶恐。”

    “不过小米现阶段估值上,我还是认为在合理区间? 完全自主可控的系统有利于小米以及女娲联盟有序部署产品线。”

    闻言? 沈尼尔颇为认同道:“方总的战略眼光一如既往的长远卓绝;

    方总说得有道理,什么东西都不如自主可控来的稳当;

    就好像当康游戏平台在跟tg的竞争中,一直保持了良好的态势? 正是说明了这点。”

    “都说我眼光敏锐? 其实跟沈总比起来可差远了。”方年笑眯眯地恭维道。

    沈尼尔笑了下:“你们年轻人的眼光更敏锐先进……”

    “……”

    互相吹捧了两分钟? 方年才收线。

    忍不住吐槽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联合国秘书长了……”

    旁边的陆薇语见状,打趣道:“方总才接两个电话就没耐心了呀?”

    “嗯呐。”方年认真解释道:“我早跟大家解释过的? 我是个好学生,学校不放假时? 一定认真学习工作……”

    陆薇语眉毛挑动,忍不住打断道:“所以学校放假后,你也跟着放假了是吧?”

    “这不是正常操作吗?”方年一脸的理所当然。

    陆薇语跟温叶对视一眼,除了眨眼还是眨眼。

    温叶是知情的,虽然当时方年跟关秋荷表示这个观点时她没在场,但谷雨在。

    而且谷雨觉得很艹,当然会跟温叶通气。

    这次亲耳听到? 温叶同样觉得有点艹。

    方年这要是真给自己放假,她可能得把自己干死。

    “……”

    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下去。

    因为已经是前沿0号兼职员工的陆薇语也觉得有点艹。

    而且她脑子里的念头还更多一丢丢。

    那一丢丢也跟干有实际关系。

    方年没太关注陆薇语跟温叶两的接受能力? 他懒他理直气壮。

    眼珠子一转? 便朝一旁换了套公主裙的方歆招了招手:“方歆? 你过来。”

    “哦。”方歆乖巧地应声走过来。

    “看到前面那个院子里吗?”

    “嗯。”

    “我们比一下谁先跑过去好不好。”

    “好!”

    “你来喊一二三。”

    “1!”

    方歆喊完1就跑了出去? 方年紧随其后。

    “嘻嘻,我比你快……”

    “什么时候学会的耍赖?”

    “……”

    这一切虽然都是不紧不慢的发生着,但陆薇语跟温叶两人硬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而且还忍不住再次对视了一眼。

    陆薇语眼神还稍微有点复杂,有一种被温叶给看到秘密的羞赧感。

    温叶眼神更复杂? 她有一种发现了老板很多秘密会不会被灭口等的荒唐幻想。

    陆薇语多少有点无语。

    一上午都好好的,怎么到下午又成了方三岁跟方九岁?

    温叶……

    温叶觉得自己还是放弃治疗比较好。

    接下来直到抵达御汤池区,方三岁都在跟方九岁仪式感满满的玩着谁快谁慢的游戏。

    不知道是不是陆薇语跟温叶的错觉,总觉得方年怕是真的只有三岁。

    …………

    马林巴琴铃声再次响起,打断了方年体验美好生活的过程。

    毕竟……小孩子如果不是用来玩的,那将毫无意义。

    方年寻思自己虽然不能这么早生个娃儿出来玩,但方歆也勉强凑合。

    9岁了,能独立吃饭、穿衣、洗漱、睡觉,不用抱,轻易不会哭闹。

    比一般孩子要好玩得多!

    要不然方年才不会带着方歆不远千里跑到长安来……

    手机屏幕上是雷軍的号。

    方年眼睛轻轻眨动,略带着些许狐疑,接通了电话。

    “雷总下午好。”

    雷軍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独特的仙桃口音。

    “方总下午好,不忙吧?”

    “不忙,在长安游园。”方年无所谓的回答道。

    雷軍啧啧称奇:“方总的生活着实令人羡慕。”

    “谢谢方总将当康游戏经营得这么好,前几天投资界盛传小米估值虚高,接了不少电话;

    今天当康公益基金这宣传一出,风向一下子就变了。”

    “方总,你的名字已经成了金字招牌,我估计小米的发展环境会有所改善。”

    方年听得眉头都挑了起来:“不至于吧。”

    “舆论可从来都有实际攻击力。”雷軍貌似随意地道。

    接着简单解释了两句:“……说穿了,其实事情就这么简单。”

    听完雷軍所说,方年沉默片刻,然后感慨道:“人们总喜欢熙熙攘攘。”

    “哈哈,方总一语中的。”雷軍笑着道。

    “不多说了,有空来京城喝杯茶。”

    “……”

    用一句文艺的话来形容就是过去几天的小米就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虽然在方年跟雷軍的联手推动下,小米估值直接到了两亿美元,合人民币将近14亿。

    但这么高的估值,也在过去的几天里,尤其是ihone4发售后,给小米带去了一定的外部压力。

    虽然小米依旧是低调发展,但投资界可有许多人盯着。

    势必会对小米下一步发展产生一定的困扰影响。

    原本这一切会持续,直到部分人的关注点被转移。

    又或者小米做出足够让人闭嘴的成绩,戴稳王冠。

    但今天上午十点之后,一切戛然而止。

    方年两个字忽然就在一些人眼里有了相应的份量,于是小米跟着受益。

    理由也很简单。

    看看当康游戏,再看看91无线,但凡方总投资的企业,都是扶摇直上。

    小米现在的扶摇直上,也不会是这个例外。

    总不能雷軍、沈尼尔、过宏、邝平、刘芹这些人都瞎搞。

    尤其是里面还有方年的担保。

    可内里的详细事实往往容易令人大为吃惊。

    小米的高估值,完全出自方年的一意孤行。

    连方年都不认为这个估值会被接受。

    所以,方年其实能理解后面会有些言论冒出来,早在自己拆封ihone4时,他就跟陆薇语提过一嘴。

    也能理解言论迅速形成的影响力。

    在这几天中,其实多数人都是在看戏的状态。

    沈尼尔之所以特地在电话里提一句,意思无外乎做一个简单解释。

    至于是否真的这么认为,只有沈尼尔自己知道。

    还是那句话,商业的本质是利益。

    人们总喜欢熙熙攘攘,是因为有利可图。

    反之亦是因为有利可图。

    之所以忽然虎头蛇尾的收尾,也是因为方年早前在当康游戏上的准备,包括安排吴鸿去美利坚。

    跟人有关的事情,从来不会孤立存在。

    …………

    结束跟雷軍的通话后,方年眼睛转了一圈,心里不无感慨。

    现在这个社会,交个朋友这件事情真不简单呐!

    还没等方年把手机收回去,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看了看号,方年眉头一挑,飞快将手机塞给陆薇语:“陆女士,你帮我接个电话,就说我不在。”

    “啊?”陆薇语愣了下,看向手机屏幕上的号,无奈的咕哝,“我还以为是谁呢!”

    滑动屏幕接通电话,陆薇语轻轻一笑:“关总你好,我是陆薇语,方年说他不在。”

    “……”

    “哦,我也不知道。”

    “……”

    “行行行,我现在就给他。”

    说着,陆薇语将手机放在了方年的耳朵旁,“接!”

    方年:“……”

    瞥了眼陆薇语,小声咕哝:“陆女士可太容易叛变了!”

    陆薇语不搭。

    此时,关秋荷的声音已经传入了方年的耳朵里。

    “方总,需要跟你商量些事情。”

    闻言,方年毫不犹豫地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咳咳”关秋荷咳嗽两声。

    见状,方年慢条斯理地说道:“关总呐,今天是几号啊?”

    “你敢!”关秋荷直接威胁道。

    方年才不会怂,而是狡辩起来:“关总你可不知道,这一天我接了多少电话;

    我为当康游戏可真是操碎了心,你就放过我吧,我真不行了!”

    听完方年的逼逼赖赖,关秋荷漫不经心道:“不是当康游戏的事情,是公益基金。”

    方年立马伸手自己拿住手机,脸色一正,道:“关总请说……”

    明晃晃的霓虹点缀着这座位于西北的中心城市。

    晚风阵阵,吹走白日的酷热。

    西北部城市夏天昼夜温差都较大。

    再往西北角一点,还会流传一句俗话: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

    长安没这么夸张,但在阵阵晚风中,气温也降了下来。

    方歆左手牵着方年,右手牵着陆薇语,颠儿颠儿走在街上。

    身上披了件可爱的黄色透明防风外套。

    是下午在商场里,陆薇语趁着方三岁带着方九岁玩儿时买的。

    她好歹在长安上了四年学,对这里的天气变化还是有数的。

    不过她跟方年依旧是上身着短、长袖,没有披外套。

    毕竟大人小孩还是有区别的。

    “小语姐姐,明天真的去看兵马俑吗?”

    “真的。”

    “是不是真的跟书上说得那样?”

    “差不多的。”

    “……”

    清脆稚嫩的童声后面总会跟着如泉水叮咚悦耳的女声。

    走着走着就到了索菲特人民大厦。

    这次局外人总算换成了温叶。

    主要是她不能上去牵着陆薇语的手。

    回到酒店后,方年先是跟方歆、陆薇语一起进了她们的房间。

    最后走进房间的方年边摸出手机边咕哝道。

    “差点忘了跟家里报个平安,也不知道林凤女士怎么没着急。”

    一听这话陆薇语猛然回头:“你到长安后还没给阿姨打电话?!”

    “现在就打。”方年讪笑道。

    说着就拨出了电话。

    才响铃一声,扬声器中就传出来一声厉喝:“方!年!”

    “妈妈~”方歆的声音先方年一步发出。

    “我跟着哥哥来长安了,跟小语姐姐玩了一下午,好多好多好玩的。”

    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林凤女士正在生气。

    因为是电话的缘故,也没有注意到林凤语气的不对。

    听到方歆的声音,林凤气消了一半:“不是去申城?”

    方年适时开口:“顺路来长安把小语接去申城,她刚好毕业了。”

    “阿姨。”陆薇语连忙主动打了声招呼。

    用清晰得棠梨方言歉意道:“下午是我很久没见到方歆,光顾着跟她玩闹,所以方年才会忘记给您打电话的。”

    “是小语啊,吃晚饭了吧?”林凤女士立马换了种和善亲切的语气。

    拉了会家常,林凤忽然话锋一转:“小语你就别替方年开脱了,他就是懒的!”

    “方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懒!”

    “第一次带你妹妹出远门,都不知道打电话报个平安!”

    “早晚要一拳丢你的头!”

    “……”

    等林凤训完,方年才小声嘀咕:“那你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我的我的,下次一定注意,等我们从长安到申城后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

    数落完方年,林凤又跟陆薇语、方歆拉起了家常。

    反正她知道自己这儿子不差这点电话费。

    “……”

    说两句后,方歆绘声绘色地学舌:“哥哥说小语姐姐毕业赖在长安不走,马上要被赶走了,得接她回申城;

    你一定不知道我们现在住哪。

    小语姐姐已经住在酒店了,肯定是被赶出来了。”

    “哥哥就是不同,提前就晓得了,温叶姐姐还说哥哥是瞎说的。”

    “……”

    方歆的话语还没落下,方年便察觉到自己身旁有道目光盯住了自己。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陆薇语女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