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的华娱怎么不一样啊 > 第182章 太尴尬了
    回到休息室后。

    慕鱼坐了一会儿,缓缓神儿。

    然后打开手机,直接进粉丝群,暗中观察一下粉丝的反应。

    “哇哇哇,慕慕哥哥真的是太帅了!”

    “橘红色西装穿在哥哥身上为什么那么好看?”

    “唱得太好听了,虽然我体会不到,但看观众的反应就知道,现场效果一定爆炸。”

    “慕慕站在那唱歌,差点把我的玫瑰唱开了。”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我觉得慕慕哥哥唱得比那些大咖还好诶,是错觉吗?”

    “能不能出一首情歌啊,要甜甜的,一听就想谈恋爱那种。”

    “说实话,慕慕这大长腿,我能玩一年。”

    看到这,慕鱼直接献身,回复这条评论:???

    “噗......被抓到了,捂脸。”

    “哈哈哈,尴尬不?”

    “花痴,虽然我也是那么想的,但我从来不说。”

    慕鱼:???

    “哈哈哈,慕慕哥哥,你不是刚唱完吗?怎么还有时间窥屏。”

    “你们傻啊,刚才他说了咱们这有三分钟延迟。”

    慕鱼:我刚回来休息会儿,打开手机就看到有人在打我腿的主意,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器官犯罪集团。

    “哈哈哈,笑死了。”

    “我们想做人贩子,把你拐卖到家里。”

    “......”

    在粉丝群聊了几句,慕鱼有打开微博。

    更热闹。

    “卧槽,慕鱼牛逼!”

    “纯路人,这歌真的挺好听的。”

    “请问哪里可以下载。”

    “估计音乐平台很快就要上线了吧。”

    “我有预感,这首歌明天会响遍全程。”

    “只有慕慕唱了首新歌,其他人都是老歌,好听是好听,但差点意思。”

    “你们说,如果慕鱼参加《萌面歌王》能走到哪一步?”

    “估计到不了半决赛,毕竟唱功还是差点。”

    “牛逼,还能听出来唱功,我听歌只有两个感觉,好听和不好听。”

    “加一。”

    “身为男人,我很嫉妒这个逼的颜值啊,太尼玛帅了。”

    “我也买过一套红西装,穿上跟喜帖似的,滑稽。”

    “慕慕哥哥真帅,快给我看潮了。”

    “......”

    在休息室待了一会儿,慕鱼带着乔巧去了观众席。

    欣赏大咖们的表演。

    ......

    晚上。

    演唱会结束后,慕鱼和孟雪,扎娜,曲婉儿等,大家一起吃顿饭。

    然后就回家了。

    曲婉儿本想跟着过来,被她姐姐拽回去了。

    客厅。

    慕鱼进门后一个飞扑,直接趴到沙发上。

    “啊,终于轻松了,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扎娜关上门,笑盈盈地走到他身边坐下,轻轻给他捏着肩。

    “哥,你辛苦了,今天表现超级好。”

    “是吗?还行吧。”

    慕鱼小小嘚瑟了一下。

    “咯咯,你也会嘚瑟啊。”

    扎娜笑出声,随后趴在他的背上:“哎,我也累了。”

    慕鱼后背一僵,说道:“我作为功臣,你得给我榨杯果汁吧?”

    “好,想喝什么?”

    “荔枝汁。”

    闻言,扎娜起身,走向厨房。

    慕鱼这才松了一口气。

    赶忙坐起身。

    趴着实在是太危险了。

    另一边,扎娜走进厨房后,脸上浮起一抹调皮的笑。

    她刚才就是故意的。

    “哼哼,故意支开我,证明有用。”

    “可惜,按照攻略,这种方法不能常用。”

    “唉,就像愚公移山一样,得慢慢来。”

    “还是等宓宓姐回来,先攻略她吧。”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

    “加油。”

    碎碎念了几句,扎娜拿出荔枝,剥开,开始榨汁。

    客厅。

    慕鱼拨通了楊宓的电话。

    那边刚接,他就美滋滋地喊道:“媳妇儿,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我是她妈,请问你是哪位?”

    “咳咳......不是玉芬的手机吗?奥,不好意思,打错了。”

    说完,慕赶忙挂了电话。

    然后把头埋进沙发。

    真......太尴尬了。

    没想到是岳母大人接的电话,要是平时还好,关键是他张口就叫媳妇儿。

    想圆都圆不回来,只能装打错了。

    不然就被发现他和楊宓的关系了。

    倒不是他不想承认,而是公布前得跟楊宓商量好。

    贸然行动是不可取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

    楊妈妈看着手机,一脸的不解。

    “打错了?不可能啊,有来点显示,明明是通讯录里的人。”

    “奶慕?啥意思?”

    “上来就叫媳妇儿?该不会是宓宓那丫头的男朋友吧?”

    “都到这种地步了?”

    想到这,楊妈妈走向卫生间:“宓宓,你这手机上备注奶慕的是谁啊?”

    “啊?”

    楊宓已经,脸上的洗面奶还没弄干净就跑了出来。

    “妈,你接我电话了?”

    “嗯,一接通对面就喊媳妇儿,后来又说找玉芬的。”

    “噗......蛤蛤蛤蛤蛤蛤。”

    楊宓笑弯了腰。

    “你这丫头,笑什么呢。”

    楊妈妈拍了她一巴掌,接着说道:“老实交代,是不是你的男朋友?连媳妇都叫上了,看来你们已经在地下进行很久了。”

    “妈,别瞎想好吧。”

    楊宓脸红了一下,解释道:“他是在追我,我懒得搭理,等下就给他屏蔽了,烦人。”

    “少跟我装,我不信。”

    楊妈妈抱着胳膊,一副不老实交代,今天就没完的架势。

    “嘿。”

    楊宓傻笑一声:“我跟您坦白还不行嘛,这是我师弟,就是刚才演唱会上那个红西装男孩。”

    “红西装?”

    楊妈妈回忆了一下:“那小伙子很精神啊,主持人还说是《萌面歌王》总策划?年轻帅气,挺拔俊朗,还有才,就是不知道性格怎么样。”

    “性格当然好了,温和大方,谦谦有礼,幽默开朗。”

    楊宓自然是要往好里夸的。

    看她这神态,楊妈妈会意:“你们俩在谈恋爱?什么时候带家里来看看。”

    “只是初步接触,还没搞定呢,搞定我一定给你带家里来。”

    “好跟我来这套,初步接触都叫媳妇了?”

    楊妈妈根本不信。

    “哎呀,你不懂,我们小年轻都这样。”

    “年轻人?人家年轻我信,就你,26岁了,还小年轻?”

    楊宓脸一红:“妈,你不打击我心里不舒服是吧?我26岁咋了,还是宝宝呢。”

    说完,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给慕鱼发了个短信:

    奶慕同志,我没扛住敌人的严刑拷打,你的身份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