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687 你是警察!27149!
    “傻强,你们先上去玩。”半小时后,砵兰街,陈永仁推开门下车,绕过车尾,叫住傻强讲道。

    傻强单手插袋,表情一愣:“你不玩妞?”

    迪路、利逊等人穿着西装,全都侧头看向陈永仁。

    众人开车来砵兰街干嘛?

    当然是干女人啊!

    谁不干谁就问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陈永仁手上捏着支烟,垂头朝傻强讲道:“我喜欢辉宏大厦B368的那个。”

    傻强脸上当即浮现淫笑:“仁哥,我说你怎么最急着出来,原来是要去找那个老情人楼凤啊?”

    他双手插着夹克口袋,把脖子缩进领口,上前拍拍“仁哥”肩膀道:“你去吧!我和迪路哥他们还是更喜欢去会所,你知道,会所服务好嘛……”

    古惑仔都是一群老司机。

    陈永仁抛抛手上的钥匙,抬头朝迪路、利逊等人递去一个眼神:“车我开走了。”

    迪路、利逊都朝他点点头。

    旋即傻强和迪路等人勾肩搭背,面色潇洒的走进砵兰街一家马栏,陈永仁则拉开车门,远远看向他们背景,最后收回目光,关门离开。

    “唰。”车速很快。

    轿车很快到达中环一座旧大厦。

    大厦路口、窗外。

    一间间挂着灯牌,写着按摩、养生、欧美女郎。

    这便是辉宏大厦。

    一座充满消毒水味的大楼。

    陈永仁停车上楼前,目光四顾片刻,旋即按下电梯,来到B368。

    不过他抵达B368后,并未敲门,而是转身上楼,又过几楼层,来到一间出租屋外。

    虽然,B368已经给警方租下,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楼凤,除非特殊情况,就连扮演楼凤的madam都无。

    因为毒贩实在可怕,绝不能给毒贩捉到规律,否则连“楼凤”都可能变成“把柄”。

    而他和长官联系的地点,每月都会更换,本月便是在辉宏大厦。

    他下一个月就会忘记又找“楼凤”的习惯,古惑仔换换口味,移情别恋也很正常的事。

    “咚咚咚!”陈永仁站在一间出租屋门口,举起拳头凶猛捶门。

    里面没信。

    “哒哒哒。”他旋即又很有节奏轻叩着门。

    “门没锁,自己进来。”房间里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

    庄世楷正坐在床边抽烟。

    陈永仁却表情骤变,把手搭在腰间,悄悄按着枪把。

    今天他恰巧带枪了。

    旋即他小心翼翼的先拉开铁门,再用手按着门把,迅速拉开木门举起手枪,一个箭步冲进房间。

    “边个!”

    “黄sir呢!”

    “你是边个!!!”陈永仁表情狰狞的大声吼道。

    只见他边吼边冲,冲到床边,枪口已经顶到庄sir脑袋面前,庄世楷却穿着西装,轻轻弹着烟灰面不改色,侧头看向他道:“你不识我?”

    “呼…呼…”陈永仁脸色通红,喘着粗气。

    眼神里敌意逐渐驱散,转变为冷静的目光。

    庄世楷重新叼起烟,翘着二郎腿。

    “你不去关门?”

    他提醒道。

    也算给陈永仁一个台阶下。

    这时陈永仁很干脆的收起配枪,转身回到门前把门锁上,而且咔嚓咔嚓,反锁好几圈后,他才接着回头朝庄世楷问道:“庄sir,你怎么在这儿?黄sir呢?”

    庄世楷站起身,笑道:“黄sir将要接受内部调查,最近恐怕没时间接触你,所以你的负责人变成我了。”

    “嗯?”

    “这件案子不是一直由黄sir负责吗?”

    陈永仁还是有些担忧。

    “我是行动副处长,对港岛警务处、全部行动负责,不能负责你吗!27149!”庄世楷声音不大,却一锤定音,就算穿着西装也极具威慑力。

    “可以!长官!”陈永仁板起面孔,当即答道。

    庄世楷点点头:“好。”

    “坐下聊天吧。”

    他指指旁边的桌椅,陈永仁旋即道:“yes,sir。”

    两人便在椅子旁坐下。

    这次庄世楷是带着目的来的,采用开门见山的方式聊天,当即便朝旁边的27149讲道:“陈永仁,我叫你阿仁吧。实话跟你说,黄sir这次很麻烦,而倪家的行动进行到重要节点,行动由我亲自负责,你也由我负责。”

    “跟我和跟黄sir都一样是为华人警队做事,而跟我比跟黄sir混,我相信你知道哪个好!”

    “我知道。”

    “长官。”

    陈永仁坐在旁边微微点头。

    虽然,他不在警队内部,对于政治也很迟钝。

    但是,现在庄世楷亲口说黄sir会很麻烦,呵呵,就算黄sir之前不麻烦,现在都会很麻烦了。

    而且庄sir语气和蔼,态度亲切,又是一位决策层处长级、大长官!

    理论上讲,庄sir亲自负责行动,亲自和他接头,对他而言绝对比黄sir负责好太多。

    呵呵,现在黄sir还不知道自己要倒霉,他的卧底陈永仁反倒是知道。

    当然,陈永仁与黄志诚关系不错,此刻还帮腔道:“希望长官能帮黄sir一把,给黄sir一个公平的调查结果。”

    庄世楷看了这个单纯的孩子一眼,点点头道:“你放心吧,结果一定很单纯,你结束行动以后就会知道黄sir为什么遭遇调查。”

    到时陈永仁恐怕也要受到一波冲击,好在阿仁意志向来坚定,到时也能顺应自然,坦然接受。

    陈永仁则读出一个信息,行动结束?难道针对倪家的行动要结束,他要回归警队了?

    陈永仁目光闪动:“长官,我还尚未掌握到倪永孝的货仓,渠道,以及具体罪证。”

    言下之意,便是短期内解决掉倪永孝很难。

    抓几个小角色就OK。

    希望长官胃口不要这么大,可惜,长官的胃口远比他想象中大,只见长官拍拍他肩膀,望着他,语重心长的讲道:“三年三年又三年,人的青春又几个三年?等你搜集齐所有罪证,恐怕黄花菜都凉了!你的青春都没了。”

    “长官。”陈永仁有些激动。

    这句话戳中他心窝子了。

    庄世楷讲道:“所以警务处决定另辟蹊径,不再抓捕倪永孝贩毒的证据,换一种方式,抓捕倪永孝!”

    “洗黑钱?”陈永仁挑起眉头问道。

    庄世楷目光惊讶道:“没错!”

    “或者准确点说是权钱交易!你现在的任务,一是搜集倪永孝的犯罪证据,二是找到倪永孝的幕后老板,实话告诉你,倪家现在正往政坛转型,试图裹挟资源洗白上岸,你是倪家的人,接触这方面的消息比任何人都方便,警队需要你的帮忙。”

    庄世楷语气沉重,直接掀开底牌,坦诚相告。

    面对陈永仁这种人,没什么比冠以正义,直言挑明更好的方式了。

    毕竟…

    他要面对的是自己家人。

    虽然没有多大感情,但多少有点感情,世事很难分清。

    他的无间地狱不在好坏正邪之间,而在家人、兄弟与正义之间!

    而倪家洗白以后,可以说,对陈永仁也有很大好处,毕竟倪家人就那么几个,谁都将分割到利益。

    这时陈永仁陷入沉默当中……

    庄世楷眯起眼睛,盯着他,等待回答。

    救赎与沉沦。

    仅在他的一念之差!

    如果陈永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庄sir一样可以把他带走。

    “庄sir,你就这么相信我?”陈永仁突然问道。

    庄世楷却答道:“你是警察!”

    “而我是行动副处长!”

    “当你穿上警服的那一天起,我就应该相信你!”

    “thankyou,sir!”陈永仁突然出声道谢,显然,来自行动副处长的认可,令他有些感动。

    “我会尽量调查倪永孝的幕后老板,争取找人选,再把他们交易的证据给你。”他讲道。

    庄世楷微微点头:“好!等行动成功结束,我亲自帮你复职,再送你一样礼物。”

    “多谢长官。”陈永仁站起身准备离开…

    庄世楷坐在位子上没动,朝他点点头,目送他离开安全屋。

    “啪嗒。”

    很快,陈永仁小心翼翼的离开。

    而这时韩琛已经看完录像带……

    虽然,庄世楷狠下心要搞倪永孝,要搞韩琛等人,其实有没有贩毒证据都不重要,但陈永仁身在地狱,向往光明,必须要有个高大上的借口驱使陈永仁。

    所以,庄世楷嘴上都说得很漂亮。

    而包括那个幕后老板,只要确定人选,庄sir便可以运作发力,把他搞定。

    韩琛等人走在被搞定的路上了。

    当晚。

    韩琛刚看完录像带,便收到倪永孝的电话,阿孝让他到尖沙咀坐坐,一起喝两杯酒。

    “好的。”

    “倪先生。”

    “我马上过去。”

    韩琛收到消息,来不及去找老婆,拿起西装外套,便快步走出酒吧大门。

    他拦下一辆车,坐上去,嘀嘀嗒嗒,掏出手机,通知老婆快点藏去新界乡下,如果局势不对,起码还能够跑路。

    可跑路?有这么好跑的路吗?韩琛人在港岛,倪家叫他过去,他就必须硬着头皮过去。

    韩琛老婆“Mary”也意识到不妙。

    两人没把话说透,简单的交代两句话,便明白里面的意思。

    “韩琛去倪家了?”

    庄世楷接到电话,呵呵一笑,他也要开始做事了。

    “建明!你来旺角找我!”倪先生约韩琛喝酒的时候,庄先生已经坐在酒吧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