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奋斗在蒸汽时代 > 088 火车旅行
    收到邀请函的第二天早上劳伦斯六点从床上醒了过来,他又兴奋又紧张,再也睡不着了。毕竟联邦科学协会的会员相当于上辈子的国家科学院院士,这怎么能让几个月前还是一名普通人的劳伦斯不为之激动呢?

    睡不着的情况下劳伦斯从床上爬了起来,仔细的洗漱完毕之后他去外边买了几份早餐。等他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两位女士也洗漱完毕来到了餐桌边上。

    一个多小时后,昨天就预定好的马车来到了门前。穿着旅行装的劳伦斯和赛菲尔一起把行李放上了马车,接着两个人就出发了。

    昨天那个信封里装着两张车票,同时信件中也注明除了劳伦斯本人以外可以再带一名亲朋好友作为这个关键时刻的见证者并分享这份喜悦。很明显,在这座城市里面劳伦斯认识的人并不多,而知识教会的人在两天前就已经出发了。

    因此劳伦斯就尝试着邀请了赛菲尔,而她在害羞的和法缇娜笑着打闹了一会儿后红着脸答应了劳伦斯的邀请。

    早晨八点半左右的时候的时候,他们赶到了雄鹰堡中央火车站。这是一座非常高大的用米黄色的石材建造的大型建筑物,顶上拥有用黑色的钢铁与透明玻璃构成的透明穹顶。

    “第15站台,第16站台——就是这里了。”对着车票,赛菲尔拉着劳伦斯向前一路跑去,很快他们就通过一座铸铁天桥来到了一个站台上。

    站台边的轨道上,蒸汽机车的浓烟在嘁嘁喳喳的人群上空缭绕。小贩叫卖各种东西的喊声与人群嗡嗡的说话与拖拉笨重行李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这个世界铁路和上一个世界完全不同,三米五的轨距,七米的车厢宽度和六米五的车厢高度让整列火车看上去像一座移动的钢铁堡垒。如果硬要对比的话,这列火车更接近劳伦斯上辈子看过的《甲铁城的卡巴内瑞》那部动漫里的武装列车。

    整列列车的最前方是一节武装装甲车厢,第二节才是向外喷发展浓重白烟的蒸汽车头。毕竟这个世界上远离智慧生物控制范围的野外并不是非常安全。所以想要安全的从那些地方通过的话必要武力是绝对不可少的。

    上车的时候,劳伦斯他们作为超凡者简单的登记了一下,这种登记主要是为了确保一旦列车在野外发生什么事故的时候能够及时组织人手投入战斗。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登记,但那么一来除非有专门的许可证书,不然武器就只能托运。

    空间口袋这类空间装备不但贵而且还很稀有,一般超凡者只能随身携带自己的武器。也因为这个正常情况下超凡者乘坐火车的时候都会在车厢门口进行登记。

    登记结束,劳伦斯他们随身携带武器走进了车厢。车厢内部分为上下两层,而科学学会给他们的车票则是二层靠窗的两张面对面的座位。他们坐下后几分钟,车站上的大钟走到了九点,随着一声汽笛声,列车慢慢的启动了。

    一路上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劳伦斯他们当年到达这里的时候坐了三天三夜火车,所以自然对乘坐火车旅行提不起什么兴趣。因此两个人一路上主要把精力用于交流分开后的这四年时间对方都做了些什么。

    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火车慢慢的离开了城市范围,出现在窗户外边的景色就从整齐划一的农田变成了一片又一片茂密的树林,泥沼和草地。偶尔会有一些超凡生物试图袭击列车,但是这些等级不高的怪物很快就被车顶上的蒸汽火炮彻底消灭。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劳伦斯终于找到了两个世界火车的共同点,那就是火车上卖的食品一定会比外边贵的多。庆幸的是赛菲尔事先准备了一些用油纸包好的牛肉三明治带在身上,让他们不需要去吃列车上这些东西。

    经过了八个多小时的旅行后,列车终于接近了目的地。一座几乎全部由白色建筑组成的干净的小城市出现在了列车的窗外。

    这里就是鹰巢特区,白鹰联邦的首都,同时也是联邦科学协会的所在地。与热闹而嘈杂的雄鹰堡不同,这座城市显得干净整洁了不少,一些五颜六色的二三层小楼从郁郁葱葱的树木后边显露出来,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实际上当年联邦独立的早期,有人建议把首都设立在雄鹰堡或者南边的维港城这两座当时新大陆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

    但是后来考虑到当时刚独立不久的联邦和布立吞之间关系并不好,首都建立在海边实在是容易被袭击。同时那两座城市当时已经发展的不错了,如果想要获得足够的土地建设联邦所需设施的话成本太高。所以经过讨论后,大家最终选择了这个原本处在内陆的小型定居点从头开始建设联邦的首都。

    离开火车站,劳伦斯就和赛菲尔分头行动:赛菲尔带着行李直奔之前联邦科学协会给他们订下的酒店,而劳伦斯则租了一辆马车向知识教会的教堂赶了过去。

    “啊,我的小劳伦斯,看见你非常高兴。”进入教堂说出自己的目的后,一名教堂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把事先安排好接待劳伦斯的人叫了出来。但令劳伦斯没想到的是,接待他的人居然是卡特祭司。

    “您是专门为我赶过来的吗?这实在是太麻烦您了。”看见卡特祭司后劳伦斯露出了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

    “当然不是。”卡特祭司用它宽大的手掌用力拍了拍劳伦斯的肩膀说到。“只不过主祭派遣我给这边送一些东西,正好能够给你顺便讲讲明天的流程。毕竟两年前教会里的那名会员就是我帮忙引导的,所以我在这方面算是有些经验。”

    好在可能考虑到加入学会的学者们大部分都不怎么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整个仪式显得比较简单。只花了20分钟时间卡特祭司就把整个完整的流程介绍了一遍。听完这个流程后,劳伦斯发现整个仪式上唯一麻烦的就是需要在获得会员资格后发表一篇讲话。

    “放心,劳伦斯。”看见劳伦斯听到讲话这个流程脸上露出的难色,卡特祭司安慰道。“这只是一个流程罢了,我记得有不少人的感言只有几句话而已。随便说点什么就好,没必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花了20分钟,凭借记忆里那些模板范文劳伦斯拼凑出了一篇简单的感言。与卡特祭司确认了一下没问题后他就返回了旅店和赛菲尔共进了晚餐,饭后聊了一会儿后,他们就早早的各自回房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