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领主之军团召唤 > 007 效忠
    【宿主花费5点战魂晋升军职,由正卒晋升为伍长,召唤维持时间提升为2小时,士兵卡抽取权限得到提升,可抽取的士兵卡为50名1级兵种卡,抽取士兵卡消耗的战魂提升为2点,下一军职晋升需10点战魂。】

    “抽取士兵卡的战魂开销增加1点,士兵卡的品质提升5倍,还是蛮赚的,只可惜仍然是1级士兵卡,没有出现2级士兵卡。

    好在下一个军职晋升所需的战魂不多,普通的村民出产战魂效率太低,但这个世界的士兵乃至战士,应该能提升战魂的出产量吧。”

    肖云阳关闭个人模版,来到正在忙着指挥族人,满脸喜色的阿卡身边。

    这一次的收获虽然不大(法埃斯特人的村落太穷),但对阿卡及其族人的心气提升的可不是一丁半点。

    多少年了,一直都是塞里斯人东躲西藏被希腊白人追杀,这还是第一次反杀屠灭了希腊白人的一座村落。

    哪怕只是人口最少的那类村落,也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啊!

    正因如此,每一个塞里斯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欢愉。

    阿卡看到肖云阳走过来时,连忙换上一副近乎谄媚的笑脸,把自己的姿态完全摆在奴仆的位置,腰背略弯,低头对肖云阳行礼道:“大人有何吩咐?”

    “让你的族人把武器准备好,你不是说用不了多久周围法埃斯特人的村落民兵就会过来救援么?”

    肖云阳一句话顿时吓得阿卡脸色惨白,直到这时候他才想起法埃斯特人,乃至整个希腊城邦约定俗成的‘互保’措施。

    如果进攻村落的是一支真正的军队,自然不用担心周围的村落派出民兵,但攻破这里的只是一群塞里斯暴徒……

    法埃斯特人也是希腊白人的分支,以希腊白人对塞里斯人的蔑视,周边村落派出民兵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肖云阳看到阿卡惨白的脸色后,内心浮现出些许鄙夷。

    他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同样是黑发黑瞳亚裔面孔的塞里斯人,为什么会对希腊白人产生如此极端的畏惧。

    之前的战斗中,这座村落的希腊白人也没有表现出多么厉害的战斗力,被花木兰杀几个带头之人后,气势就一泄如注,根本没有任何悍勇的征兆。

    这也是肖云阳收割的战魂数目不多的根源。

    “大人,来援的法埃斯特村庄民兵必然会拉帮结伙,聚集起一定数目后才会过来,个个都拥有短剑利刃,我们恐怕难以抵挡,不如先离开这里,然后再徐徐图之……”

    “有我在呢,怕什么!

    我的手段你们不是都见识过了么?”

    肖云阳意有所指的警告道。

    阿卡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那些穿着和希腊人不同的武装农夫突然消失的景象。

    那些人虽然装备简陋,战斗力看上去也不像正规军士兵,但他们的勇猛却是塞里斯人完全不具备的。

    最重要的是,那帮人是眼前这位自称肖云阳的男人召唤出来的,这不正是传说中的巫术么?

    如果有一个传闻中可以呼风唤雨的大巫师帮助,几十上百人的法埃斯特民兵似乎也不算什么。

    更何况,这种可以召唤活人士兵作战的巫术,阿卡听都没听过,比起希腊城邦中只会配合药剂施展巫术的巫师,肖云阳的巫术可厉害得多。

    想到这里,阿卡脸上惧意渐消,很快下定决心,对肖云阳双膝跪地,行五体头拜大礼高声道:“我愿意带领我的族人向巫师大人献上所有的忠诚,今生今世任凭巫师大人调遣使唤。”

    周围的塞里斯族人看到自家的族长(村庄长老)对肖云阳行效忠跪拜大礼,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走到肖云阳周围双膝跪地,学着阿卡的模样行效忠大礼。

    这种礼节是塞里斯城邦还在的时候流传下来的,是塞里斯人最尊贵的效忠礼仪。

    这一点倒是跟希腊白人城邦的习俗不同,在希腊白人城邦中很少有跪拜礼,只有特殊的场合才会行跪拜礼,而且跪拜礼往往只需要单膝跪地,无需双膝跪地。

    因为在希腊白人眼里,人们只应对神灵行跪拜礼。

    “我们都是黑发黑瞳同族之人,只要大家听我号令,我定会带领大家打败法埃斯特人,占领他们的城邦,掠夺他们的粮食,将他们的女人赏赐给大家生孩子,将他们的男人贬为奴隶为我们耕种田亩!”

    肖云阳这句话放在前世就是妥妥的反动言论,但在这个时代的人耳中,无异于人生中的最高目标!

    跟他们谈自由和人权,他们根本听不懂,只有最粗浅的粮食、女人、奴隶,才是这些人最渴望的财富!

    毕竟在这个时代女人的社会地位是非常低的,除非成为花木兰这类可怕的女战士,否则女人一辈子在男性眼里都是生育工具,甚至一种‘货物’。

    原因很简单,男人在体质上强于女人,无论是战场还是田亩生产当中,男人都是绝对的主力,女人无法掌握武力也无法提供粮食生产力,自然而然的会沦为男人的附庸。

    花木兰也有关于这个时代的记忆,所以对肖云阳言语中对女性的歧视直接无视掉了,这个时代跟众人讨论女权,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

    哪怕是那些塞里斯女人,也觉得给男人当附庸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一战不光让肖云阳暂时解决了粮食危机,还为自己在塞里斯人面前树立起巨大的威信。

    尤其是神秘的巫师身份,彻底折服了这帮信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塞里斯人。

    有了统一的领导,众人的效率很快提升起来,塞里斯人中的男性青壮也拿起武器,被肖云阳临时整编起来交给花木兰统领。

    肖云阳整顿塞里斯人的时候,十里之外的土道上,一队80多人的法埃斯特村庄民兵正向这里匆匆赶来。

    喜欢本书的小伙伴来起点中文网,或起点app看本书支持一下,其他网站无论花多少,作者都收不到任何稿酬的,只有起点网的支持作者才能收到,起点网的书评作者才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