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领主之军团召唤 > 014 城邦的军队
    刘易斯带领的队伍并不是法埃斯特城邦的全部野战部队,法埃斯特城邦的长老会,自然不可能为了剿灭一群百多人的塞里斯暴徒派出城邦的主力部队。

    至于这队塞里斯暴徒中有巫师的传闻,则被法埃斯特城邦的高层当成了无稽之谈。

    巫师是何其尊贵之人,怎么会去干吃苦受累还有生命危险的造反事业?

    巫术和肉身进阶道路不通。

    这个世界普遍存在的肉身进阶道路有许多种锻炼方式,所以战士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存在。

    但巫术乃至任何法术类职业,一讲究天赋,二讲究传承,没有传承可以依靠,哪怕再天才的施法者种子,也不可能踏入正式施法者的门槛。

    理所当然的,光有传承资源,没有天赋也很难成为真正的巫师。

    这是这个世界千年以来法术界研究的定论!

    正因如此,和在民间流通的战士磨练技法不同,任何法术类的传承都被高层所垄断,以家族式或师徒对接的方式传承。

    正是这种垄断式的保密传承方式,导致如今这个世界的法术类职业传承变得越来越少,神话时代的强大法术类职业更是早已失传。

    所以,法埃斯特城邦的高层根本不相信一群塞里斯暴徒中会出现一个能召唤战斗傀儡的巫师。

    和普通人不同,法埃斯特城邦的高层长老会中的长老,本身就是施法者,和巫师走的道路有区别但也是殊途同归。

    只不过在法埃斯特城邦的这些长老,对外称呼的职业叫做祭司。

    祭司并不是特指法术类职业的称呼,更倾向于一种掌握施法能力的掌权者。

    如果真的有能召唤战斗傀儡的流浪巫师,根本不需要自己造反争霸,随便找一个希腊城邦,立马就能得到荣誉长老的地位。

    假以时日,只要没有异心,进入长老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需要干有风险的造反买卖就可以进入希腊城邦的权力核心,谁没事非要从底层争霸开始?

    整天在外奔波打仗,哪有呆在城市里,被众多仆人伺候的生活舒爽?

    想要什么一道命令下去,自然有大量的普通人乃至战士去忙乎。

    长老会的存在,也是希腊城邦中,个体强大的勇士无法进入权力核心的原因所在。

    或许长老会中的祭司们单挑打不过勇士,但长老会中的祭司往往都掌握着各种诡异的术法,甚至还有可以给麾下士兵临时加状态的术法。

    这类术法被祭司们称之为祈福。

    勇士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人,根本无法与掌握了术法和拥有军队的长老会抗衡。

    因此,低估了肖云阳这伙人的法埃斯特城邦仅仅派出了刘易斯这个高级战士领导的百人队伍,其中真正的战士只有十几人,其余都是普通的法埃斯特轻步兵。

    轻步兵是希腊城邦中普通正规军士兵的称呼,因为希腊城邦中的重步兵只有真正的战士才能担任。

    也只有真正的战士才能自费承担起重步兵身上那套昂贵的装备开销和日常维护。

    轻步兵则是普通人担任的兵卒,他们和民兵不同,轻步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军事集训,集训的频率则根据各个城邦的制度和财力而有所不同。

    因为集训的时候轻步兵的伙食和各种开销都是城邦负责的,并且还要发放训练时的补贴。

    在这个世界的希腊城邦中,是没有常备军这个概念的,只有训练和出征的时候,城邦才会发下各种补贴。

    平日里,城邦中只有治安队和战士组成的城邦卫队才有固定的军饷收入。

    治安队往往都是轻步兵兼任的,城邦卫队则解决了城邦中大量游散战士的工作问题,让他们不至于为了生计出去当雇佣兵乃至不法之徒。

    即便如此,仍然会有很多低级战士无法进入城邦卫队当中,只能给城邦中的有钱人当看家护卫保镖,或者给大商会当打手。

    混得最惨的战士甚至要到乡下去当民兵的‘教头’,帮助富裕的村庄训练民兵。

    之前被肖云阳杀死的琼斯就属于那类混得最惨的低级战士。

    这也是琼斯对于出现的塞里斯暴徒十分热衷的原因。

    毕竟镇压一波塞里斯暴徒,可以产生大量的奴隶,在这里,奴隶跟财富是划等号的。

    同样的道理,如今的刘易斯对眼前这群塞里斯暴徒也十分感兴趣,由于刘易斯一行人没看到肖云阳召唤劫匪的一幕,以为新出现的劫匪是藏在村子里的队伍,自然不会联想到巫师的传闻。

    巫师那是多么高贵的存在,怎么可能成为一群暴徒的头头?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惯性思维真会害死人……

    十几个战士每人都带领着数名普通人训练而成的轻步兵。

    比起身上有青铜甲,头上戴着青铜盔的重装战士,这些轻步兵的装备则惨淡的多。

    身上的衣服都是最普通的平民服,毫无防护作用,不少轻步兵连一面木盾都没有。

    唯一齐备的只有标枪了。

    因为轻步兵配备标枪是城邦定下的规矩,轻步兵如果没有标枪是不允许出征和训练的。

    无法出征和训练,也就意味着失去轻步兵的身份,少了一大笔收入……

    包括法埃斯特在内的希腊城邦之所以硬性规定每名轻步兵都必须拥有至少一杆标枪,跟希腊城邦的野外战术密不可分。

    希腊城邦没有弓箭手,以步兵作战为主要手段,所以标枪投掷就成为他们作战时非常有效的杀敌方式。

    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在遭遇敌人前投射一波标枪,都可以收到大量战果,打击敌人的士气。

    不单单是轻步兵,那些重装战士也都配备了标枪,而且人手最少两把,轻重搭配。

    重标枪是用来对付有甲目标的,轻标枪则可以投的更远。

    不过因为重标枪价格贵一些,所以轻步兵配备的往往都是轻标枪。

    在肖云阳的注视下,两股洪流迅速相向接近。

    在距离十几米的时候,法埃斯特城邦的队伍中突然投出密密麻麻的标枪,以抛物线的形势射入肖云阳一方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