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领主之军团召唤 > 028 底牌尽出
    肖云阳看着战力迥异于往常的法埃斯特轻步兵,目光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眼前的战局虽然没有崩盘,但与他之前所预料的结果差距太大了!

    从敌军的着装上不难看出,进攻的头两批敌军只是轻步兵,那些身穿青铜甲胄全副武装的城邦卫队还在后面呆着呢。

    结果,仅仅这两批法埃斯特轻步兵,就将肖云阳布置的战阵搅得一片混乱!

    首先,第一批法埃斯特轻步兵坚持的时间超乎想像的长,以至于两翼包抄的不法之徒3级兵没等消灭第一批法埃斯特轻步兵,就遭到了第二批法埃斯特轻步兵的标枪洗礼,造成不小的损失。

    而且第二批法埃斯特轻步兵的战斗力和第一批法埃斯特轻步兵一样,力气和反应速度堪比低级战士!

    除此之外,士气高的也不像话,与肖云阳之前见过的轻步兵完全是两种人。

    肖云阳不知道的是,法埃斯特祭司长老调配药剂的时候,都加入了精神刺激性药物,一旦见了血,就会立马变得狂躁起来,战斗的时候自然比普通人要强出很多。

    不过这种狂躁的刺激并不是很强烈,前线的法埃斯特轻步兵仍然保持着理性,所以他们被杀得多了,仍然会感到恐惧乃至崩溃。

    然而,肖云阳一方的人只是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一时半会还不足以让拥有了强大力量的法埃斯特轻步兵感到恐惧。

    因此,双方陷入到激烈的混战当中!

    除了负责正面的罗多克长矛兵和诺德猎人勉强能看出阵线的雏形,两边的海寇和山贼已经完全和法埃斯特轻步兵融入到一起当中。

    海寇和山贼的头目身边,分别围绕着众多小弟护卫着,所过之处,留下一地残肢断臂。

    这些不法之徒阵营的士兵虽然不好控制,但打起仗来是真的够野……

    当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法埃斯特轻步兵嗑药冲上来时,肖云阳知道,自己必须使用新的士兵卡了。

    他本想把其他士兵卡留作攻打法埃斯特木堡的底牌,没成想敌人出乎意料的强。

    没等城邦卫队出手,就已经逼得他不得不用出新的士兵卡。

    很快,100名诺德轻步兵冲了出来,从侧面拦向第三批法埃斯特轻步兵。

    很显然,对面的邓肯也没想到肖云阳还留了一手。

    诺德轻步兵和法埃斯特轻步兵对上之前,飞斧和标枪在半空中穿插而过,登时间,双方的队列前方倒下一大片!

    数秒后,两者狠狠的撞在一起,肢体和血肉不要钱一般四散横飞。

    在诺德轻步兵后面,一百名2级的斯瓦迪亚民兵快速迂回过来,用弩弓从侧面对第三批法埃斯特轻步兵射过去。

    “肖云阳竟然能召唤这么多士兵,他到底是什么段位?”

    邓肯看到斯瓦迪亚民兵出现后,脸皮一抽,此时他手下只剩下城邦卫队最后一支预备队了,如果派出去的话,手中可就没有底牌了……

    不过区区百名普通人水准的士卒,并不需要上百号的城邦卫队同时出发。

    随后,邓肯将上百名城邦卫队的战士分成了三队,每一队都有一个高级战士带领。

    法埃斯特城邦卫队只有一个勇士,就是奎克,现在已经死了,所以城邦卫队中最强的只有高级战士。

    肖云阳这一战若是能取胜,定要感谢奎克的鲁莽,没有奎克的一时冲动,此时肖云阳面对的就是两百多人的城邦卫队了!

    城邦卫队中的战士,可不是那些磕了药的普通轻步兵能比拟的。

    果不其然,一队三十多人的城邦卫队战士很快将斯瓦迪亚民兵的百人队彻底凿穿,明明人少,却将斯瓦迪亚民兵分割开准备围杀!

    战场上的形势再次向有利于法埃斯特城邦一方倾斜。

    没等邓肯一行人缓口气,在法埃斯特城邦卫队和斯瓦迪亚民兵战团的侧后方,突然冲出来50名3级的诺德熟练轻步兵!

    这些诺德熟练轻步兵一轮飞斧投掷过来,将30多个法埃斯特战士撂倒一半!

    看的邓肯那叫一个心疼……

    不出意外的,三队当中的第二队同样是30多人的法埃斯特城邦卫队冲向那50人的诺德熟练轻步兵。

    肖云阳扫了眼自己手中的士兵卡,只剩下一张50名维基亚游击射手(3级),和一张100名古汉汉材官(2级)。

    考虑到对方城邦卫队战士强悍的近战能力,肖云阳打出了维基亚游击射手的士兵卡。

    这些游击射手的灵活性更高,出现后立刻数人一组分散到各处,用精准射击来对付法埃斯特城邦的战士和士兵,不到十分钟,就收获了大量战果。

    邓肯不得不派出最后一支法埃斯特城邦卫队加入战局,同样分散出去,追击那些维基亚游击射手。

    肖云阳看到法埃斯特城邦最后一支预备队上场后,心里终于长舒一口气,趁着所有的法埃斯特城邦卫队战士都被纠缠住,或者陷入战团乱斗之中时,打出了最后一张士兵卡!

    一百名2级的古汉汉材官,举着盾牌,手持十炼环首刀,结阵冲向只剩下寥寥几个仆从护卫的邓肯所在。

    邓肯看到又出现了一支百人队朝自己冲过来后,满脸绝望。

    他知道,这一战自己败了,败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是士兵不敢战,而是敌人太过强大!

    邓肯作为正式的施法者,自然有杀人的魔法手段,但他精神力有限,能杀死多少人?

    对面可是一整个百人队!

    邓肯可没想过为法埃斯特城邦战死!

    大不了不要这个权位,以他正式施法者的身份,离开克里特岛躲避那些仇家,前往希腊世界,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还是不成问题的。

    想通后,邓肯和其中一个没有施法精力充沛的祭司长老,骑着克里特岛上十分珍贵的矮马,抛弃了那三个正在修养的同僚和仆役,拍马扬长而去。

    在三个祭司长老破口大骂中,百名古汉汉材官杀了过来,将三颗祭司长老的脑袋取了下来。

    随后,这些汉材官在肖云阳的口令下,将三颗祭司长老的脑袋插在旗杆上,向战场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