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79章 朕,行的是天道!
    紫宸殿。

    赵桓就像一头盘踞在龙椅上的恶龙一样打量着殿中的群臣,而殿中的群臣,大部分都在心里暗骂——

    像上皇在位的时候一样谈谈艺术和风月,再谈谈修仙就能混一天的朝会,他不舒坦?可是如此美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每天朝堂上讨论的就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政务,烦都快烦死了。

    尤其是御史台,最近这两天被官家拎出来训了一回又一回,俸禄也是罚了一月又一月,简直已经快成为朝堂之耻了。

    但是赵桓看着朝中大臣们的模样,心底却分外舒坦,干脆挑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之后吩咐道:“宣诏。”

    无心当即便躬身应了,从身旁小太监端着的托盘之中取出圣旨展开,向下瞄了一眼群臣之后朗声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以冲龄,统承鸿业。其惟祖功宗德,惟祗服于典章;吏治民艰,将求宜于变通。朕年少。不识上古贤王治世之妙。然,朕闻上古圣王治世,民不加赋,而海内用足丰饶,朕虽不敏,亦心向往之。其令,天下官府衙门诸卿有司,即日起,有宋一朝,钦定丁赋为每丁每年一百文,着为定额,永不加赋!”

    无心的声音刚落,朝堂上的一众大臣们就全都懵了,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出来发言。

    直到过了好半晌之后,一众大臣才在太宰李纲的带领下躬身拜道:“官家仁德,泽被苍生,请奉诏书,宣布天下,使天下明知陛下仁厚爱民之意!”

    赵桓微微翘起嘴角,笑道:“此诏,当明发天下。御史台与皇城司各自派人去往民间宣读诏书,使百姓咸知此事,以防下面再有小吏害民。若有人于其中上下其手,百姓大可进京敲了登闻鼓来告状。

    另外,朕前番说田制要改,如今却是有一点儿想法,先说出来供诸卿讨论。”

    说完之后,赵桓干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慢慢的踱着步子道:“老子曰: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或曰:裒聚穷贱之财,以媚尊贵者之心;下则箠楚流血,取之尽锱铢;上则多藏而不尽用,或用之如泥沙。损不足以奉有余,与天道异矣。

    孟子曰: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

    故曰:欲使民,必先教民;欲教民,必先富民;欲富民,必先置民之产。”

    李纲望着在御阶上长翻大论的赵桓,心中只感觉无数头神兽一起奔涌而过——

    当今官家有没有学问?自然是有的!可是自打完颜宗望兵围汴京之后,官家就再没提过什么子曰诗云,尤其是在军中的时候,更是经常骂骂咧咧的,如今倒还是第一次说出来这么有水平的话!

    但是官家现在又是天道又是人道的,还把提倡小农思想的亚圣孟子他老人家搬了出来,官家他到底想干什么?劫富济贫?

    “不设田制,不抑兼并,乃奉不足而奉有足,与天道背之。不思置民之产,不思教化而欲使民如牛马者,谬矣!”

    赵桓又接着说道:“朕欲以阶梯税率设田制——若百姓王某有田十亩,税为十,有田二十亩,其税十二,若三十亩,其税十五,若五十亩,其税五十,若百亩,其税二百。

    当然,这只是朕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回头还需要诸位爱卿多多参详,共同出谋划策才是?”

    水费是阶梯制的,电费是阶梯制的,燃气费是阶梯制的,个人所得税同样也是阶梯制的,那凭什么田税就不能阶梯制?

    一个人名下有十亩地,按照基本税律来收,一个人名下有一百亩地,那就在基本税律的基础上打着滚的往上翻倍,只要一个人名下的地越多,那税就越高!

    不是喜欢买地么?有能耐你就买地,反正制度就摆在这里,朕就按亩收!有胆子你们就把多出来的税率都转嫁到佃农身上去,把百姓逼反了最好!就算是退一步讲,正好现在燕云那边的空地也多,你们加租子,百姓大不了拍拍屁股去燕云!

    如果不敢,那就老老实实的玩分家以躲避税率——

    可是分家这种事,分的时候好分,一旦有人分出来之后尝到了甜头,再想合,可就不是那好合的了!

    当然,也可以玩假分家,可是黄凯音说的好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经过官府完成了分家流程,有些人的心里可就会有那么点儿想法了!

    为了解决大宋的田制问题,赵桓前前后后已经把租庸调、一条鞭法、摊丁入亩之类能玩的玩法全都挨个想了一遍,甚至想过是不是再一次复活军功制。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宋现在的赋税制度基本上就是照抄的租庸调,然后玩废了;摊丁入亩和一条鞭法类似,都有其各种的缺点,而且很容易造成人口膨胀。

    而军功制这个东西……赵桓敢玩,但是赵桓没打算现在就复活军功制。

    毕竟薅羊毛的精髓就在于不能一次薅秃,要讲究个可持续发展——现在就把军功制整出来,以后还搞什么?就跟那些网络作者写小说一样,一个套路写完了是不是得换一个套路?

    道理都是一样的。

    所以赵桓直接就把永不加赋这个套路先祭了出来,然后又搞了个阶梯税律出来,把所有的问题都直接摆在明面上——

    有能耐你们就搞小动作,反正赵桓现在手里有军队还有皇城司,也不怕某些不怕死的跳出来造反。

    朝堂上的这些人精自然也是看得透透的。

    但是能看透归能看透,想要跟赵桓对着干,却是一丁点儿的办法都没有,就连想要给赵桓添堵都办不到。

    没听官家说么,让御史台和皇城司分别派人去民间宣读诏书,摆明了就是地方官府一条线,御史台一条线,皇城司是另外一条线。

    而且按照当今官家最近的套路来看,很可能还有另外一条隐藏在暗线的暗线,就算想要背后搞些小动作,只怕也没那么好搞。

    然后群臣就开始想念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尤其御史中丞贾修,现在更是分外怀念上皇他老人家……

    但是周动轩说的好啊:就算你没有了对手,也会有人跳出来背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