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有后台 > 第50章 【你惹了孙家,娘子军舍得保你吗?】二合一章节
    “其实有一件事你说的很对……”

    孙昭忽然开口,语气像是带了一丝嘲讽,淡淡道:“自始至终,你一直是个泥腿子,虽然你读过书,但是出身太差,而出身差的人,眼界不会太高,眼界既然不高,做事便会想当然尔!”

    他说着停了一停,忽然负手放在背后,悠悠然又道:“泥腿子,始终只是个泥腿子,以前你穷困潦倒的时候,见到孙氏只敢唯唯诺诺,现在你带了二十个兵卒,自以为有了强硬的底气,所以立马趾高气昂张牙舞爪,竟然利欲熏心想要招惹世家……”

    他又是一停,语气依旧悠然,再道:“但我很想问一问你,你想没想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你又知道不知道,招惹了世家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哪怕你说自己只能看到密云一个县,但是密云这个县的世家同样也是世家,你自以为带着二十个悍卒,就有力量能够招惹密云孙氏,可你知不知道这是惹了滔天大祸,惹下此祸之后说不定转眼便得去死……”

    连续三段长篇大论,语气一直悠然淡淡,直到说完三段长篇大论之后,语气才猛的变成了冷厉森寒。

    但听他陡然厉喝,一脸杀机问道:“顾天涯,我问你,凭你一个泥腿子,惹下滔天祸事,若是密云孙氏追究起来,你觉得娘子军愿不愿意站出来保你?”

    “娘子军会不会保我?”

    顾天涯像是呆了一呆。

    孙昭却以为顾天涯已经被他吓的胆寒,不由傲然又是一笑,森森然道:“土地,乃是世家传承的根本,孙氏,乃是笼罩一县的世家,你今日若只是求财,本县看在二十个兵卒的面子上可以赏赐一些给你,但你竟然贪婪孙氏的土地,这便是犯下了天大不韪,此举已经触及世家底线,娘子军岂会帮你一个小人物承受世家的怒火,顾天涯,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吗?”

    “说的好!”猛听大堂里有人出声,乃是县丞刘云鼓掌而赞。

    此时这人竟也站起身来,像是谆谆劝告般道:“顾天涯,退去吧。本官身为一县之丞,不忍见你无端招祸,今日之事我们只当你是一时冲动,你退去后保证不会事后追究……”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又道:“你能带着二十个兵卒帮你撑腰,显然是经过了一番努力和鼓动,所以呢,我们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回,本县丞可以代为做主,赠送尔等二十贯铜钱,一人一贯,不算少了!”

    他说到此处似是迟疑一下,很快开口再道:“这笔钱不会由密云孙氏拿出,而是出自密云县衙的府库,毕竟你们乃是驻守驿站的驿卒,我们则是牧守一方的母官,虽然一个属于军伍一个属于地方,但是双方勉强可以称呼一成同僚,故而,这二十贯钱算是个见面礼,同僚之间初次相见,彼此攀一攀缘分可好?”

    这一手,不得不说很漂亮。

    先是劝说顾天涯离开,保证时候不会追究,紧跟着赠送一些钱财,花花轿子人抬人。

    表面上看似是在和稀泥,其实乃是以利进行挑拨,为什么说是挑拨呢?因为他只给出了二十贯钱的数字。

    而顾天涯这边来的却是二十一个人。

    二十贯钱如何分?

    倘若一个兵卒拿一贯,顾天涯肯定分不到钱。倘若顾天涯拿下一贯,肯定有个兵卒没法分。

    这不但是挑拨,而且还带着试探。

    如果二十贯钱全都被兵卒分了,那么孙昭和刘云立马会猜测顾天涯并未获得兵卒们的鼎力认可,一旦他们确立这个猜测,恐怕立马会展开报复。

    这一招,真的很不错。

    顾天涯笑了!

    他忽然转头看向二十个兵卒,像是有感而发道:“兄弟们,大家听到了么?二十贯钱,可不少啊。”

    兵卒们静静站在他身后不言不语。

    顾天涯忽然又把头转回来,看着孙昭和刘云道:“当今这个世道,尚未完全清平,河北道粮价甚高,一斗米需要十文……十斗乃是一石,十石乃是百斗,约为一千文钱,官价便是一贯。”

    他像是要给对方算个账目,所以说的十分清楚明白,满脸微笑道:“两位大人真是好大手笔,一出手就给了二十贯钱,这些钱若是拿去购买粮食,最少也能买到两百多石粮。”

    孙昭和刘云都有些意外,他俩想不明白顾天涯为何突然算起账来。

    却见顾天涯轻轻吐出一口气,像是更加有感而发道:“你们也许还不知道,我原本的初衷正是这个,我想弄到一些粮食,雇佣百姓建造驿站,既可以免去他们的徭役,又能让他们赚到一口吃喝,我甚至专门推算了粮食的耗损数字,精确到每一个人每天要吃多少粮,最后得出的结论,只需要一百五十石便可。”

    他说着再次看向孙昭和刘云,满脸带笑道:“雇佣百姓只需要一百五十石粮,两位大人却准备给我们二十贯钱,若是全都买成粮食,我们甚至能富余五十多石,这远远超过了我的初衷,按说我们已经达到了目的,但是……”

    他陡然吐气开声,像是想把长久的压抑爆发出来,猛然大声高呼道:“但是,我们不服啊。”

    我们不服啊。

    “凭什么,世家抢掠我们的土地?”

    “凭什么,我们要收下所谓的赠予?”

    “你们为了侵吞土地,勾结兵患祸乱了多少个村庄?”

    “你们要给的那二十贯钱,也许每一枚铜板都沾着百姓的血!”

    “我们要拿回属于自己的土地,而不是收点钱财攀一攀善缘,我们想要的并不是施舍,而是讨回世家欠下的无数血债!”

    这一刻,顾天涯仿佛爆发了。

    他神情像是疯癫,声音已是暴吼,他双目死死看着孙昭和刘云,大喝道:“刚才你俩曾经一脸嘲讽的问我,问我知不知道自己会惹下滔天大祸?好,我现在告诉你们,我告诉你们什么叫做所谓的滔天大祸……”

    他陡然转身,目光看向二十个兵卒,大声道:“兄弟们,咱们怎么做。”

    二十个悍卒齐声厉喝,赫然拔出了腰间横刀。

    刀光森森之间,顾天涯满脸决然,大声再道:“按照朝堂所定,驿站每隔三十设置其一,三十里之内,驿站庇护村民,别的驿站我们暂且管不到,但是顾家村驿站我们说了算,这三十里地之内,曾有十一个村庄,乱世遭遇兵劫,如今只剩八个,今天,我们便替八个村庄出头,拿回他们被人掠去的田亩,敢问孙昭县令,此事你决是不决?”

    敢问孙昭县令,此事你决是不决!

    孙昭岂能答应,满脸一片杀机,这人不愧是世家公子,面对二十个悍卒的刀兵昂然无惧,他陡然发出一声怒笑,森然喝道:“本县看你是想找死。”

    顾天涯同样不落下风,立时暴喝道:“那我这个泥腿子便拉着你一起去死。”

    轰的一声,二十个悍卒同时上前。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猛听县衙门外有人厉喝,但见百十个孙氏家丁手持武器,竟像是潮水一般冲了进来。

    转眼之间,便要展开一场厮杀。

    孙昭像是胸有成竹,仍旧傲然面对着悍卒们的刀兵,他把目光看向顾天涯,一脸嘲讽的道:“泥腿子的出身,永远只是个泥腿子,哪怕你已经成了驿卒,可你的眼界还是太浅,你恐怕永远都不会想到,我们世家发起狠来连兵也敢杀。”

    连兵也敢杀。

    二十个悍卒而已,就算人人配备横刀又如何,也许面对百姓可以二十打一百,但是孙家的家丁部曲全都经历过厮杀。

    孙家能够在乱世之中掠夺土地,并不是完全因为勾结兵匪,而是,自己就养着兵匪。

    这就是世家,这才是世家。

    只见孙昭一脸森然,突然对着顾天涯不屑一笑,语带深意道:“密云县天高,皇帝离的也很远,今天你们这二十个兵卒若是忽然死了,朝堂上得到的消息只会一纸奏报,密云县,有贼患,冲击顾家村,抢掠兵驿站,虽兵卒悍不畏死,然贼患实力强横,战至最后一刻,惜之全军覆没……”

    他说着停了一停,像是打趣般道:“你看,本县够大度吧。本县这么奏报上去之后,凸显了你们的英勇不屈,说不定朝堂衮衮诸公心感英武,会赐下一些赞誉作为表扬呢,哈哈哈,顾天涯你现在懂了吗,这就是泥腿子和世家的区别,我们三百年十几代人的努力,凭什么输给泥腿子一句我不服,我们比你们心狠,我们比你们有手段,所以,我们就可以一直喝你们的血,越来越肥。”

    图穷匕见。

    在他的嘲笑声中,孙氏一百多人缓缓逼近,人人手持长兵利器,眼见就要围杀兵卒。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时突然又有意外发生。

    只听大门之外突然几声长笑,听起来似乎是一些少年在笑,这些笑声全都带着变声期的刺耳,几乎都很兴奋大呼小叫,嗷嗷道:“竟然要干仗啊?竟然要在县衙里面干仗啊?这可有趣的很啊,为什么不喊上我们……”

    变声期的公鸭子嗓,笑声真的有些难听,忽见几个少年冲了进来,身后赫然也跟着一群家丁部曲,领头三个少年尤其的满脸兴奋,其中一人手里拎着一把大的不像样的斧头,咧嘴狂笑道:“打架这种事,岂能少了本县尉,来来来,吃我一斧头啊。”

    说着举起大斧,直接朝着一个孙家部曲砍去。

    这一招势大力沉,最主要的是所有人都没想到他真会出手,那孙氏家丁仅仅微微一个愣神的功夫,瞬间就被狂笑的少年砍翻在地。

    噗嗤一声,人成两半。

    孙昭心里一惊,随即满脸暴怒,旁边刘云却下意识后退半步,口中沉沉低声道:“李氏皇族宿卫制,天策府中子弟兵……”

    这突然出现的三个少年,赫然是前不久一起到任的三个官员,并且全都是武官职位,担任了县中的三个空缺,分别是县尉,司法佐,典狱。

    这三人突然出现,身后带着的家丁部曲同样过百,转眼之间,形势逆转,孙氏的一百多人再也没有优势,反而有着落入围剿的覆没可能。

    孙昭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把目光看向顾天涯,冷笑说道:“你们今日,运气真好。”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

    倘若没有县尉等人突然搅局,顾天涯和二十个悍卒绝对会被孙氏干掉。

    但是孙昭怎么也没有想到,顾天涯忽然也对着他冷冷一笑,同样道:“密云孙氏,运气真好。”

    这话让孙昭登时一怔,随即便以为这是泥腿子的口舌之争。

    哪知也就在这时,猛见大门口跑出来一人,这人正是那个衙役孙三,他几乎连滚带爬的跑进门里,满脸惊恐道:“大公子,大公子,咱家被兵围了,咱家被兵围了啊,最少得有几千大军,一样望去黑压压一片啊,领头的是个女将,自称叫做青将军,她专门把小人放了包围,让我给大公子带一个话,她让我问一问大公子,天下世家敢不敢为了一个密云孙氏和娘子军撕破脸,大公子,大公子,赶紧收手啊,这个顾天涯,他靠山真的太硬了啊。”

    孙昭只觉脑中轰然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