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秦工程兵 > 第六十一章 火弹
    也难怪浍会如此珍惜这一小块肉干。

    这时代的百姓平时很难得吃到肉,尤其是在前线征战的兵士。

    三级爵与四级爵还好些,他们除了能得到精米还能分到一种被称为“酱”的东西。

    秦时把制酱称作“醢”,它即是肉酱也有把人剁成肉酱之意。

    醢的做法就是先把肉晒干剁碎,再掺杂制酒剩下的麴,加盐,有时还加入菽(豆),看情况再加点酒,放置在陶罐中发酵一百天便可。

    这样制成的酱因保存时间长且方便运输,成了秦军伙食标配。

    当然,这是三级爵及以上伙食的标配。

    如果不是“高爵者籍”的话,得到的酱几乎没有肉而是菽。

    味道和样子有点像现代的豆瓣酱。

    别说,这玩意还挺下饭。

    浍呈上来的这肉干是家人寄来一片,他省着吃还剩下这么一小块。

    沈兵当然不敢“笑纳”,而是婉言谢绝了。

    不过想想,也真是好久没能吃上肉了。

    正想着流口水时张眩就策马跑到沈兵身边并从马上跳了下来,问:

    “工师!”

    “据将军所言邯郸城墙高三十尺有余。”

    “我等投石机能否将火弹抛射进城内?”

    这个倒没尝试过,之前用投石机攻城时都是考虑最远距离只要能打到城墙就可以。

    只有在卧牛山攻城寨时才将火弹越过城墙打到城内。

    不过那木制城寨不过十余尺高,几乎不用考虑城墙高度。

    沈兵不敢轻易作答,毕竟这关系到战场胜负问题,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又是一个杀头大罪。

    “容我计算一番。”

    说着,沈兵就走出队列在路边捡了根树枝在地上排起草稿来。

    沈兵的心算能力还算好的。

    只是这时代的长度单位与现代不一样。

    计算时要把步啊、尺什么的先转化为米,于是问题就复杂化了。

    换算过来之后便是抛物线问题,凭着射程就可以大致的计算出抛物线的最高点,于是就得出结论……

    胖子屯紧跟在沈兵身旁不吭声,目不转睛的盯着沈兵在地上比划。

    沈兵也不理他,算了一会儿就抬头对张眩说道:

    “麻衣弹可以在两百步外越过城墙。”

    “松明弹和火石弹则需进入百步左右……”

    松明弹和火石弹堪堪在最高点勉强越过城墙,所以射程减半。

    射程减半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置于敌人弓弩及城墙投石机的打击之下。

    张眩有些不信沈兵这样就能得出答案,他还以为至少要用投石机试上几回。

    “此话当真?”张眩问。

    “当真!”沈兵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实在不行,架个高台将投石机垫高几尺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眩点了点头回答:

    “那便成了,我等只需将麻衣弹投入城内便可!”

    “我命他们大量制作麻衣弹并赶运过来!”

    说着一纵身跳上马背就传令去了。

    那还真是飞身上马,是没有马蹬的那种飞身上马,而且穿着盔甲……

    这难度可不小,所以这时代能骑着马来去自如还真不容易。

    张眩的动作倒也快,或者也可以说麻衣弹的制作十分快速。

    当晚砲师赶到邯郸时第一批麻衣弹也紧接着赶到了。

    自有张眩去帅帐内向杨端和报告:

    “将军,砲师已至。”

    “据砲师工师沈兵说……麻衣火弹可在两百步外抛至城内。”

    张眩之所以要加上“沈兵说”,是因为没试过有点心虚。

    万一要是抛不进去,到时还可以给自己留点退路。

    不想杨端和似乎很信任沈兵,一听这话就点头道:

    “那便成了,让砲师做好攻城准备!”

    张眩一愣,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杨端和见张眩不回话,便疑惑的望向张眩,问:“何事为难?”

    张眩回答:

    “禀将军。”

    “砲师连路赶路,还未用过晚饭……”

    杨端和将手一挥,说道:

    “将火弹打进城内再用饭也不迟!”

    张眩应了声“诺”就匆匆忙忙的传令去了。

    也难怪杨端和会这么着急。

    他这一方面是要乘着夜色火攻邯郸,另一方面则担心王翦……

    在夜里使用改良后的投石机还可能不被王翦发觉。

    也就是说若杨端和能一夜间攻破北门,第二天一早等王翦察觉到只怕也迟了。

    于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沈兵等人当下就被赶上了战场。

    所幸砲师的任务也只是隔远的发射火弹,若是与敌人对阵的话,这状态就干脆投降算了。

    凉风习习,明月高挂。

    邯郸城墙在月色下威然耸立在沈兵面前。

    城内一片漆黑,晚风中隐隐飘来一些令人不适的血腥味。

    沈兵知道,那是白天秦军攻城时留下的痕迹。

    赵军虽说因为李牧之死而士气不振,但此时面对的却是赵国都城。

    所有人都知道都城一破赵国就亡了。

    于是即便李牧这根顶梁柱已倒下,但还是有军民拼死抵抗。

    后来沈兵才知道事实也不尽如此。

    邯郸之所以能顽抗至今却与秦王嬴政有关……

    嬴政又叫赵政,出生在邯郸。

    是时他是人质身份,所以在邯郸备受赵国贵族欺凌。

    如今秦军兵临城下,即便赵王失去了抵抗之心,那些曾经欺凌过嬴政的贵族却又不敢放弃……

    因为嬴政的残暴天下共知。

    若秦军打下邯郸,不把这些贵族逐个挖出来灭个九族便是怪事了。

    于是乎,原本各怀鬼胎内斗不止的邯郸贵族这回倒是出奇的齐心。

    各势力全都倾尽家财甚至派出男丁、仆人上城作战。

    这使秦军一时对邯郸无可奈何。

    便连王翦大军接连猛攻也是如此。

    此时的王翦正立于高台远望着邯郸,苦思明日该如何破城。

    便在这时,却见城北一颗颗火球有如烈日般直冲天际,越过城墙后掉进城内。

    不久邯郸城内就火光熊熊乱成一团……

    这时代房屋都是木制,而且都城内还是一间连着一间十分密集,一旦被点燃火势便极易扩散。

    王翦大惊,问部将:

    “那是何物?”

    部将看了一会儿后回答:

    “属下不知。”

    “不过据闻杨将军之女杨婷曾用火弹火烧敌寨!”

    “莫非那便是火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