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这个世界挺怪 > 42、真没死?
    只见丛林之中,无数硕大的粗壮石笋蹭蹭地从地下飞快升起,以小火狮为中心,围了一圈又一圈。

    饶是小火狮凶悍异常,每次出击都会摧毁无数石笋。

    然而,石笋源源不断,真的就像雨后春笋般,被摧毁一根,很快就有另外一根,甚至二根从原地升起。

    任凭它在其中左冲右突,却依旧被死死困在其中,犹如笼中困兽。

    这才只是个开始。

    石笋成型后,无数根粗长的褐色荆棘,不断沿着石笋攀岩而上。

    它们在半空之中迅速汇聚,拧成一股,目标直指正中心陷入疯狂的小火狮。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石笋牢笼所有空隙,全部被密密麻麻的褐色荆棘充斥填满,只剩下小火狮周围的区域。

    小火狮显然是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

    一时之间,它又是利爪,又是撕咬,甚至不断喷火。

    浑身解数尽出,成片成片的石笋和荆棘被折断焚烧,中心区域已然化成了一片岩浆。

    可这两样东西仿佛无穷无尽,犹如附骨之疽,不断向它狂涌而至。

    不过短短不到十息的工夫,小火狮体力剧烈消耗,攻击速度以及力度已经大幅度缩减。

    不断有荆棘开始攀上了它那庞大的身躯,并迅速蔓延开来。

    方才威风凛凛的小火狮,被无数荆棘死死缠绕,如同巨大的狮形僵尸。

    刚开始,它还能借着一股子狠劲儿勉强挣扎两下。

    可随着荆棘越来越多,小火狮彻底不能动弹,只能发出一阵阵有气无力的嘶吼,甚至渐渐变成了痛苦而绝望的呜咽。

    与此同时,身上晶鳞逐渐暗淡下来,仿佛体内某种东西正在飞速流逝。

    短短一分钟之后,石笋囚笼中彻底没有了动静。

    咳咳……

    莫一凡看得怔怔出神,仿佛身上的剧痛也在这一刻消失,干咳两声,艰难地说道:“这招,这么厉害……”

    “这是第二境的炁技!没想到,林峰大哥实力已经达到这种程度……”

    柰子也被这一幕震惊的不轻,喃喃自语的说道,眼神中有些苦涩。

    不知道她是因为想起了天律舞,还是感叹自己与林峰之间的差距。

    莫一凡见奈子的神情,心里微微有些不服气,忍不住酸溜溜说道:“给我点时间,我绝对比他还厉害!”

    “哼!你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的伤吧,刚刚你是要白白送死吗?”

    柰子转过头,瞥了莫一凡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尽管柰子表现的很坚强,可通红的眼圈看得令人心疼。

    至少莫一凡是这种感觉。

    他低下头,幽幽说了一句:“我不是看见律舞她……”

    提起天律舞,莫一凡不禁黯然伤神。

    话说了一半,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直接噎在了嘴里。

    老头子的死,是正常死亡。

    既然是人,就逃不过生老病死。

    以他的年纪也算是寿终正寝,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他虽然也会很伤心,但是却能很快释然,重新面对生活,只是会偶尔怀念记忆之中的点点滴滴。

    天律舞却不同。

    如此年轻的她,居然被一头残忍的凶兽给杀死,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这是莫一凡无法接受的事儿。

    莫一凡自问不是一个喜欢多愁善感的人,但不代表就是冷漠无情。

    相反的,表面上虽然大大咧咧,但在骨子里,莫一凡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

    假如老头子的死亡,是由他人造成,莫一凡甚至不介意化作恶魔,将伤害他的人挫骨扬灰。

    保护好身边的人,这是莫一凡人生准则中最后的底线。

    所以才会有一次又一次面对明明难以战胜的异兽时,他悍不畏死,奋不顾身,最后力挽狂澜。

    柰子有些呆呆地看着莫一凡,失神了几秒钟之后,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难道以为她死了?你当她身上那件合金铠甲是摆设呢?”

    蛤?

    莫一凡略显狐疑地看着柰子,眼神中突然浮现出一种叫期待的光芒。

    他没有说话,只是瞪大双眼,等待柰子的下文。

    “每套合金铠甲最基本的一个功能就是救主,当穿戴者遭受到致命一击,它会自动激活剩余所有能量形成缓冲带。”

    “只要不是力量上限高出太多,正常情况下都能够抵消掉至少百分之八十的攻击力。”

    “那头异兽只是随手一拍,加上那矮子皮糙肉厚,最多就是晕死过去,哪有这么容易死呢。”

    呃……那个矮萝卜头真没有死?!

    莫一凡听得嘴角直抽抽,心中却是充满了欣喜。

    刚才真是白白为她担心了一场,自己还不顾一切的拼命……

    回头一定要跟这个矮萝卜头好好说道说道,下次可不能这么吓人了。

    在这之前,莫一凡只单纯的认为,这玩意儿也就稍微提升防御力和攻击力。

    真不知道有这么个逆天功能。

    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合金铠甲,发现纹路果然是光彩全无。

    显然,刚才面对小火狮的愤怒一击,正是合金铠甲激发了救主功能,才将他的小命保住。

    若非如此,那一爪足以将他整个胸膛洞穿。

    “没死我就放心了……”

    得知天律舞并没有生命危险,莫一凡全程靠意志支撑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顷刻间,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迅速侵袭来,他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头一歪,直接陷入昏迷之中。

    “傻子……”

    柰子看着昏迷过去的莫一凡,咬了咬嘴唇,眼眶里的晶莹泪珠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当她她视线落在莫一凡那仿佛被硫酸腐蚀,坑坑洼洼的脸上时,秀眉不禁紧紧皱在了一起。

    若是据点尚存,这些伤痕处理起来并不困难,只需把莫一凡扔进医疗舱,用上疗伤液,很快就能恢复。

    可眼下据点没了,想要治疗这些伤,就变得很麻烦了。

    据点各种仪器都是自动化,根本不需要人为操作,自然也没有人特地去学习治疗手段。

    “唉,希望天伊能尽快恢复……”

    叹了口气,柰子只有将希望放在佐天伊的炁技上,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但她也知道,这个希望极为渺茫。

    佐天伊只能治愈一些简单的伤口。

    莫一凡脸上是被c级异兽血液烫伤,显然不是简单伤口。

    也就是说,莫一凡毁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