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极限警戒 > 1961节 离开的时候
    冷静的人未见得清醒。
    但痴迷的人,一定不是清醒的。
    刘启冷静且痴迷。
    冷静可以让他在痴迷的圈子中、占据上风。
    但当他的冷静不复存在的时候,他痴迷起来和旁人没什么两样。
    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刘启声音有了嘶哑,“你不恨婉儿?”
    这是他最得意的一件事,也是他反击夜星沉的武器,让他能在精神上还占据上风,可当他发现这武器更像是一片树叶,才觉得小丑原来是他自己。
    “你为了让我相信你没有异心,在我和沈约谈及往事的时候,主动离开,因此错过听闻很多精彩的往事。”
    夜星沉冷漠中带着讥诮,“因此不知道,我能有今日,本是靠婉儿为我取得了无间香。而你一直在利用婉儿的背叛一事试图打击我……”
    刘启脸色大变。
    沈约一望可知——刘启对婉儿的秘密不知,但刘启知道无间香的作用。
    “你是说……”
    刘启倏然握拳,终于想到了什么,“卜邑那狗奴才,真找到了三香……他找到了无间香?你因此才能逃离那个陵墓?”
    那一刻的他,终于恍然,可也极度痛恨的模样。
    夜星沉不理刘启,转望沈约,“我说完了我三世的大概,可真正让我觉得有意义的人生,是我的第四世。”
    沈约微有扬眉。
    三生三世不忘,是很多有情人梦寐以求的凄美,可他们永远不知道,有些人不求三生缠绵,只求当下的真情。
    “你见到了婉儿?”沈约虽有预期,但不能肯定。
    夜星沉肯定道,“是的,我又见到了婉儿,在她赴死前那一刻,我见到了她。”
    刘启嘿然冷笑,却是不信的样子。
    他不肯信。
    有时候事实就在眼前,真相昭然若揭,挡住一些人发现真相的、只是他们自己的痴迷。
    夜星沉看向刘启,冷然道,“婉儿知道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她也知道你的承诺,如同放屁一样,因此她主动赴死,只求骗过你。”
    都说皇帝金口玉言,可根据历史记载,有关历代皇帝的诚信记录却是寥寥无几。
    刘启嘴角不停的抽搐,“你知道婉儿的结局?”
    “我知道!”
    夜星沉一字字道,“她看起来是自尽身亡。”
    刘启的表情有些不受控制。
    这一切,都是极为秘密的存在,除了他刘启外,本不应该再有多余的人,知道真相。
    “但她是被卜邑杀死的。”
    夜星沉盯着刘启,“你让卜邑杀死了婉儿。”
    刘启神色骇异,难以置信道,“不可能的,不可能!”
    “我本来不可能知道这些的,是不是?”
    夜星沉冷然道,“可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从未想到过,都子俊他们既然可以穿越时空,我为何不能?”
    刘启大汗淋漓,那一刻,夜星沉打破了他固定的认知,这般奇诡的认知又着实让他产生了天翻地覆之感。
    认知交杂在一起,让他明白很多,可糊涂更多。
    夜星沉却是转望沈约,“我掌控冥数后,就想着如何摧毁这个世界。”
    沈约一直奇怪此事,问了句,“是什么让你放弃了摧毁世界,而选择了拯救。”
    “是朋友!”夜星沉缓声道。
    在世人提及朋友、嘴角多会流出“泪水”的时候,夜星沉提及朋友,眼中却是有光的。
    光不但明亮,而且温暖。
    沈约看着夜星沉眼中的光,不由道:“你的朋友是伟大的人。”
    夜星沉笑笑,“他们和你一样,都不承认自己伟大,可却做着伟大的事情。”
    他们?
    沈约暗想,能让夜星沉如此重视的朋友,看起来竟有几个。
    “他们是由着自己的心来行事,和你一样。”
    夜星沉再次强调道,“世人身口不一的多了,身口合一的人很是珍贵。”
    沈约微笑道我,“你要做到身口合一并不难。”
    “但我无法做到身口意合一。”夜星沉低语道。
    他们像在论禅。
    沈约清楚的明白禅理——世人多分裂。
    满口的仁义道德,骨子里面的男盗女娼;歌颂着牺牲奉献,本质的自私自利;都说躺平,暗自内卷……
    三摩地境界说的是身、口、意三者合一的境界。
    合一就是统一。
    可世人言、行益发的趋向分裂、要整合都是难之又难,更不要说意念和言行能一致。
    夜星沉清楚的明白这些。
    很多人都成为脱离高级趣味的人,夜星沉从刘武变成夜星沉,却是脱离了贪嗔痴的影响。
    刘启一直在激怒刘武,按照常理,刘武早该对刘启一杀了之。
    很多人不都是这样?
    可夜星沉没有。
    他是刘武,他又不是刘武。
    被激怒后杀了刘启,说明他夜星沉还是无法摆脱心魔。
    夜星沉早就摆脱了心魔,对以往的恩怨、刘启的生死等闲视之,被心魔缠住的是刘启!
    但夜星沉还有数念萦绕,因为这般,他才无法做到身口意合一。
    “你因为无法身口意合一,才会留下来。”沈约缓声道,“原来你不是在守卫着汉末封锁的空间,那你还在等什么?”
    他知道夜星沉和刘启的对质,并非要得到输赢,而是将要放下。
    放下,才能走向新的方向。
    “等着明镜花开。”
    夜星沉凝望着沈约,“因为你的到来,才有明镜花开。因为明镜花开,我想……我也到了要离开的时候。”
    夜星沉要去哪里?
    刘启想到这里,终有焦急,“你为什么要离开?”
    他不是关心兄弟,而是想到夜星沉离开了,那他刘启在这种古怪的地方如何活下去?
    夜星沉并不解释,只是望着沈约,“曹棺为求实现心愿,利用招魂术找来了单鹏的后人,那人叫做单飞,但他又不是单飞。”
    他说的有些错乱,沈约却是一听就明——曹棺居然懂得如何让灵明点在人体附生?
    “具体的变故,我想你不用知道太多。”夜星沉缓声道。
    沈约扬下眉头,“为什么?”
    夜星沉淡然道,“因为单飞虽和你不同,但凭心行事的风格和你是类似的。”
    类似的人,就会产生类似的行为和结果。
    沈约笑笑,明白了什么,“单飞找到了送你去见婉儿的方法?”
    刘启闻言大惊,不由又恨上了单飞,暗想怎么这些人统统和朕做对?
    夜星沉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轻叹一口气,夜星沉再道,“他们送我见到了婉儿,那时婉儿被卜邑刺上一剑,本来必死无疑,但我有三香,终究救下了她。”
    (https://www.biiduoxs.com/biquge/0_707/c72668458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biiduoxs.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idu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