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532章 大喜事啊
    炒面?

    李治看了一眼,“拿了些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王忠良捧了一把过去。

    但他突然止步,心想没试毒呢!

    程知节说道:“陛下放心,这炒面乃是老臣等人亲自盯着武阳侯做的。”

    王忠良依旧吃了一口,然后……然后很尴尬的发现不可能把自己吃剩下的炒面给皇帝吃。

    这个蠢货果然还是很蠢!

    程知节他们已经开吃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试毒方法了。

    长孙无忌等人接着吃。

    最后轮到了皇帝。

    李治吃了一口。

    味道普通,但可以接受。

    可普通的东西程知节等人不会珍而重之的求见,并请自己品尝。

    是为了什么?

    李治抬头,见程知节等人都是面带喜色,就想到了自己下的那一道命令。

    ——新的,口味更好的军粮!

    难道就是这个?

    炒面!

    干吃不错,想来煮来吃也不错,而且携带方便。

    他想象了一下大唐将士们背着这样的布袋,驱策着战马追击敌人,浑身不禁颤栗了起来。

    先帝征伐辽东,为了补给发怒,为何?大军之中粮食第一,没有食物军队会崩溃,甚至会自相残杀。

    所以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是把粮草摆在了大军成败的前面。

    他抬头,“能存多久?”

    “很久。”

    那么,这便是再完美不过的军粮了。

    李治深吸一口气,“谁弄出来的?”

    众人避开,露出了身后的小透明。

    贾平安!

    ……

    “昭仪。”

    武媚抬头,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奏疏。

    她从不觉得后宫的日子很舒服,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没有感情的虫子,每日只知道吃睡。

    而手中的奏疏就是激活她的良药。

    周山象进来,“皇后那边先前叫骂,说是……”

    她有些为难。

    武媚淡淡的道:“说我不得好死还是什么?不过都不要紧。失败者的话只会在阴沟中流传,而我从不在意那些虫子和老鼠的愤怒。”

    “还有一事。”

    周山象放低了声音,“家里的大夫人求见。”

    武媚默然点头。

    她坐在那里,缓缓拿起奏疏看着。

    紧握的右拳渐渐松开。

    “阿娘!”

    李弘在后面叫喊,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好生读书,不得调皮。”

    “阿娘救命!”

    李弘夸张的叫嚷着。

    武媚只是不理。

    “昭仪,大夫人来了。”

    武媚抬头,艳光四射的武顺走了进来,笑容满面的道:“阿娘昨夜念叨你,我就说今日来看看你。对了,敏之和敏月都想着你,若是方便,等哪日让他们进宫来看看你。”

    武媚微笑,“也好。不过此刻不妥,太过招摇。”

    武顺笑着坐下,“那就等你封后吧。话说咱们家竟然能出一个皇后,那真是想都想不到。若是阿耶还在……罢了,阿耶若是还在,那两个畜生多半也得跟着沾光。媚娘,你可千万别手软。”

    武士彟原配生了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对杨氏和武媚颇多欺凌。

    武媚合上奏疏,看到了武顺眼中的艳羡,“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他们。”

    “怎么能忘记呢?”

    武顺怒了,“他们那时候欺凌咱们……”

    武媚只是平静的听着。

    后面些的邵鹏低声和周山象说道:“大夫人早就嫁出去了,被欺凌的是昭仪和老夫人。”

    周山象点头,鄙夷的道:“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会不会说话?

    邵鹏怒了。

    周山象看了他一眼,“你连我说谁都不知道,昭仪竟然信任你如此……”

    一个内侍在外面探头,邵鹏疾步出去,“何事?”

    内侍说道:“前面传来消息,武阳侯的。”

    邵鹏回身看了武媚一眼,见她神色平静,就知晓这位大夫人的话太多了,而且有些假。

    “进来。”

    武顺的话头被打断了。

    内侍行礼,“昭仪,刚才朝中议事,陛下不知为何大喜,赏赐了武阳侯五十万钱,还有宫人五人。”

    武媚不禁大喜,“五十万钱也就罢了,竟然还赏赐了五个宫人,可见是大功。”

    以前先帝时也会赏赐宫人给臣子,但大多是重臣。比如说传闻房玄龄的夫人吃醋的事儿就是源于此。

    所以武媚才会这般欢喜。

    “陛下还说可见昭仪教导有功。”

    武媚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武顺问道:“可是那个贾平安?”

    邵鹏点头,“正是。”

    武顺笑道:“阿娘对他也颇有好感,说是个稳沉的人。”

    稳沉?

    她发现在场的人大多面色古怪。

    “陛下来了。”

    武顺起身站在边上。

    李治微笑着进来,看了武顺一眼,然后对武媚说道:“贾平安弄了一个新的干粮,简便,味道也不错。”

    武媚笑道:“他厨艺了得,做出来的自然味道不差。”

    “不,是极简单的食物,就是用麦粉炒制而成。”

    “麦粉?”

    武媚只是想了一下,“那和饼差不都吧?”

    “味道有些怪,不过这东西若是真能长久存放,以后出征就少了补给方面的麻烦,大善!”

    武媚自从开始协助李治处理政务后,就见到不少关于军粮的事儿,各种事……比如说戍守的军队,每年要动用许多民夫去给他们运送粮食,而这些民夫竟然是临时差役,什么都拿不到。

    “臣妾记得上次传来消息,阿史那贺鲁蠢蠢欲动,当时朝中议论纷纷,但奏疏里都提及了一事,若是决定出击,那么粮草必须要马上运送过去,那一刻臣妾才知道,原来粮草在军中乃是头等大事。”

    “确实是头等大事。”李治坐了下来,“朕本想借着此事来敲打一番军中,可没想到贾平安竟然弄出了这个东西。媚娘可知新学里有些什么?怎么朕觉着是逼一下出来一些东西,不逼他,此人整日就在百骑厮混,时常借故早退。”

    他看了武媚一眼,果然看到了一抹厉色,心情就越发的好了。

    “臣妾本没什么学问,不过倒是听他说过,他说……”武媚想了想,那一双凤眼中多了些平静,“他说新学分为多种学问,有窥探星辰的,也有探索地理的,更有探索世间万物的……臣妾听着就觉着头疼。”

    李治也是如此,“竟然是天文地理无所不包吗?可惜朕未曾见识那等高人。”

    这话对平安可不大友好……皇帝没见到那位高人,那么贾平安就是最好的替身。但弄不好就会成为一个学问人偶,和玄奘一般在长安城中不得动弹。

    贾平安能接受这样的日子吗?

    绝对不可能!

    武媚微笑道:“那些学问出自于百家。先前偶露一角就被群起而攻之,若是堂而皇之的出头,那些儒学子弟会如何?陛下,不可不慎。”

    这个便是学术之争。

    李治点头,“朕知晓,所以就看着他在算学里折腾,顺带扔了些学生给他在宫中折腾。想想滕王原先乃是宗室祸害,学了新学后,竟然本事了得,如今执掌那件事,对朕和大唐帮助颇大。”

    武顺在边上已经有些懵了。

    她随后告辞。

    出宫的路上,她忍不住问了随行的内侍,“那武阳侯……竟然如此了得吗?”

    内侍点头,“若非顶着一个扫把星的名头,武阳侯也不会在百骑里厮混,不是为官便是为将了。”

    武顺不禁惊讶。

    第一次知晓贾平安此人,乃是武媚二进宫后,那时说的比较含糊,只说武媚在感业寺得了那少年的帮助,所以就认了姐弟。

    这种姐弟关系自然不值一提,武顺和杨氏都没在意。

    可后来就不对了,武媚那边竟然和那个少年走的很近,家里人偶尔进宫都能听到贾平安这个名字。

    杨氏和武顺这才重视了起来,母女二人商议了一番后,就决定在杨氏去大慈恩寺时带上贾平安,看看此人如何。

    结果杨氏回家说那年轻人不错。

    回到家中后,武顺先去了杨氏那里。

    “阿娘,先前又听到了那个贾平安的消息,说是立功被陛下重赏。”

    杨氏斜着抬起头,看着虚空,良久说道:“媚娘觉着那个年轻人对她实诚,你要知道,这些年她在宫中何等的艰难,谁帮过她?就那个少年。”

    “可媚娘如今是皇后。”武顺觉得此事不妥,“百骑乃是陛下的心腹,她和百骑的统领姐弟相称,此刻相安无事,一旦贾平安出事她如何自处?被牵累是必然。所以我觉着该渐渐冷淡疏远了。”

    杨氏微微摇头,“媚娘是个倔的,当初她被选中进宫,前隋的那些宫人是什么下场?不得帝王宠爱,从此就是行尸走肉。

    而且先帝那个岁数了,还能熬几年?

    别人总说帝王万岁,我是前隋宗室出身,什么万岁?帝王就和普通人一般的生老病死。

    所以我悲伤痛苦,媚娘却安慰我……她从小就有主见,遇到麻烦也从不沮丧,想让她和贾平安疏远,目前不行。”

    杨氏叹息一声,“他立了多大的功?”

    “说是弄出了什么干粮,于军中和大唐帮助颇大。”武顺有些茫然。

    “赏赐了什么?”

    “五十万钱,还有五个宫人。”

    “钱无所谓。”杨氏微微眯眼,那双和武媚相似的凤眼因为岁月的缘故,有些三角眼的模样,“关键是五个宫人。皇帝赏赐宫人,要么是大功,要么就是表示亲切之意,宰相们最常见。由此可见此事当是大功。”

    武顺笑道:“还说他什么新学,陛下话里带着些赞许之意。”

    “听闻他征伐有功,这还有学问……”

    杨氏看着她,“你怎地这般蠢?这样的年轻人你竟然想把他从媚娘的身边赶走?”

    武顺一想也是啊!

    “阿娘,我只是担心他连累了媚娘。”

    杨氏看着她,“此刻再疏远已经晚了,懂不懂?否则我哪里会带着他去了大慈恩寺?既然不能疏远,那便去了解他,知晓未来他可能会带来什么好处和麻烦,心中有数罢了。懂不懂?”

    武顺点头。

    杨氏叹息,“你依旧不懂,不过我也不指望你懂。这样的年轻人难得,你说他可能会拖累媚娘,可媚娘难免也可能会拖累了他。”

    武顺摇头,“阿妹从小就厉害,哪里会拖累别人?”

    杨氏微微颔首,“身为母亲,我自然不会把这些隐瞒了媚娘,来人。”

    苗凤福身。

    杨氏说道:“把我和大娘子的这番话告诉媚娘,告诉她,由她来做决断。”

    这毕竟是前隋宗室女,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而且大气磊落。

    苗凤低头应了,心想那个贾平安竟然是这般文武双全,若是老夫人喜欢他,遇事寻他去办,那还有我什么事?

    晚些她出宫回来,神色恍惚。

    “老夫人。”

    杨氏和武顺在说话,见她来了就问道:“媚娘如何说?”

    苗凤抬头,眼中依旧有惊讶之色,“昭仪说,当初她被陛下禁足,贾平安不知此事如何,随即在皇城外斩杀了褚遂良的随从。”

    “这是何意?”

    武顺懵的。

    杨氏微微皱眉,“莫非和媚娘有关?”

    苗凤点头,“昭仪说,彼时陛下的心腹不多,平安算一个,我算一个,一个心腹被禁足,一个心腹杀人被严惩……”

    “众叛亲离!”杨氏惊呼,“他好大的胆子!”

    武顺还在懵。

    苗凤说道:“昭仪说了,让老夫人莫要胡思乱想,那武阳侯对她很是亲近。”

    武顺问道:“阿娘,杀人是何意?”

    杨氏说道:“贾平安听闻媚娘被禁足,担心后果严重,想来想去,就去斩杀了褚遂良的随从,如此必然被惩治。媚娘被惩治,贾平安被惩治,陛下的两个心腹都被他自家拿了,你说,那些人会如何想?”

    “皇帝怕是会众叛亲离了!”武顺骇然,“他竟然这般果决?”

    ……

    “五十万钱呐!”

    明静就差流口水了,“武阳侯你立了什么功劳,竟然能这般赏赐。”

    “只是些微末功劳。”

    作为一个道德君子,他觉得自己该谦逊。

    可在明静等人的耳中这却是大唐版的凡尔赛。

    “五十万钱……这两年就没人被这般赏赐过!”

    程达艳羡的道:“我若是能有五十万钱,回头就告病在家舒坦。”

    你会去甩屁股,然后装作道貌岸然的模样。

    “武阳侯!”

    贾平安出去,一个内侍进来。

    “赏赐出来了,敢问武阳侯,是送来这里还是……”

    钱太多在外面,但内侍的身后跟着五个宫女。

    程达的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竟然有宫人?”

    那五个宫女抬头看了贾平安一眼,那种欢喜谁都看得见。

    在宫中苦熬没有前途,最终只会成为白发宫女,后悔此生进了皇宫。

    而跟着贾师傅过却机会多多,兴许逆袭成为小妾,就算是不能,武阳侯也能为她们配一个男子,此后一生就被贾家庇护着……

    那日子不比宫中的好百倍千倍?

    贾平安说道:“直接送去道德坊贾家吧,多谢了。”

    内侍拱手,“武阳侯客气,咱这便去。此去贵府的二位夫人怕是会欢喜不已吧。这妻凭夫贵,不就是这样吗?”

    是啊!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上官婉儿就一个,而且最后卷入宫闱之变被诛杀。

    想到卫无双和苏荷见到那五个宫人时的心情,贾平安不禁笑了。

    晚上回家还得解释一番,否则两个婆娘会生出了隔阂来。

    内侍带着赏赐一路到了道德坊,姜融带着人出迎,“这是……”

    内侍冷着脸,“这不是你等该问的事,引路去武阳侯家。”

    “是!”

    姜融一边带路,一边深深的吸一口气。

    内侍身边有同伴低声道:“这坊正竟然一口气吸了许久,好吓人。”

    “杜贺,杜管家!”

    有坊卒一路跑去,在贾家门外大喊。

    门开了,徐小鱼问道:“何事?”

    坊卒拱手,“赶紧去告诉你家夫人,宫中派人来赏赐武阳侯了,好多钱。”

    徐小鱼心中一喜,就冲出来看了看,果然看到了车队。

    杜贺闻声来了,问清楚后就吩咐道:“让王老二的娘子进去禀告,就说宫中来了赏赐,是好事。别吓到二位夫人,否则不等郎君发话,耶耶弄死他!”

    秦花花领命进了后院。

    “无双,打麻将嘛!”

    “不大,我在忙,你无事就帮我算账。”

    “我不会。”

    “那我教你。”

    “我不学,夫君说过,学得会,讨得累。”

    “你信不信我揍你!”

    “不信!”

    卫无双柳眉倒竖,正好看到鸿雁,“何事?”

    鸿雁说道:“夫人,前院秦花花来了,有事。”

    “二位夫人,宫中来人赏赐郎君。”

    卫无双深吸一口气,拍了欢喜的苏荷一巴掌,“莫要骤然喜怒,对孩子不好。”

    苏荷哪管这些,“高兴就要笑,不高兴就要哭,不然还活着做什么?无双,赶紧去。”

    “慢一些!”

    鸿雁和三花进来,一人扶着一个,秦花花搭了一把手,说道“家中还是要再买几个仆役才好,等小郎君和小娘子们出来,也得有人照看。”

    卫无双点头,“此事在谋划了,不过人选难得。”

    贾家不是那等门阀世家,家中世仆无数,随便就能寻到忠心耿耿的仆役。

    到了前院,内侍笑吟吟的道:“此乃喜事,二位夫人无需惊讶。”

    这人挺有人情味,担心吓到两个女人,就先出言安抚。

    杜贺决定晚些多给些好处。

    内侍昂首开始念诵诏令,等听到赏赐五十万钱时,外面围观的有人抽抽,“五十万钱?”

    “……宫人五人……”

    五个娇滴滴的宫女上前,齐齐冲着两个大肚婆福身,“见过二位夫人。”

    “宫人?”

    作为在宫中待过的卫无双和苏荷来说,她们再清楚不过赏赐宫人的含义了。

    杜贺也是如此。

    大喜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