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12 人机匹配赛(十)
    此时幸存下来的十几个人都集中在15号车厢里,能活到现在的人,命都是比较硬的。

    当然还有一些运气好的,比如那个打扮时髦的老太太,差点被侯车室掉下来的丧尸咬死,幸好被王大海扶上了车。

    但有一位仁兄,他的命真是有够硬的,而且运气也不差。

    这个人就是李宁军。

    他进入《僵尸》的副本后,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幸好被阿九救回了半条命。

    有的电影用90来讲述几天发生的事情,有些电影在90分钟内,只讲述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虽然这几个副本的时间不同,但剧情线是同步的,李宁军离开《釜山行》副本才几个小时,其实他在《僵尸》电影中已经度过了一个星期。

    现在他除了脸上还有点伤疤,基本上是满血复活的状态。

    但要说起他在《僵尸》中的经历,毫不夸张的说,比雪阳等人在《釜山行》中的经历还要惊心动魄。

    在那个副本中,有凶灵,有僵尸,有阴兵,有小鬼,还有邪术士,简直恐怖到极点……

    刚回到公寓的那两天,李宁军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弄死阿九,击杀大龙。

    但他伤的太重了,真要把阿九弄死,也没人给他治伤了,思来想去不划算,于是李宁军选择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宁军假装失忆,他不装也不行,因为他只得到了角色的身体,却没有角色的记忆。

    就这样,李宁军和公共楼里的住户相互熟悉起来,相处得还不错,除了跟比他还嘴臭的阿东打了一架之外,日子过得还算太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宁军还见到了钱小豪,也就是这部电影的主角。

    李宁军也清楚,任何电影都是围绕主角展开的,所以他拼了命的和钱小豪套近乎,总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钱小豪是九十年代有名的武打明星演过大量影视剧,演技精湛,尤其以香港僵尸片红冠一时。

    后来因为内地相关部门对恐怖片的限制,但凡宣传封建迷信的电影一律封杀,不要说在电影院卖票房了,你写恐怖小说都不行。

    而香港电影的票房主要来自于内地,这种不好说对错的限制,也直接导致了香港恐怖片的没落。

    市场没了,钱小豪这样的恐怖片演员也只能喝西北风了,所以他来到这栋公寓,打算找根绳子结束自己落寞的后半生。

    但结果是差强人意的,人要是倒霉的时候,想死都不容易。

    钱小豪不但没死成,还发生了意外。

    这个意外跟绳子无关,上吊的绳子很结实,没有断,毕竟中国制造还是有保证的,所以不是绳子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确切的说,是死人的问题。

    因为他上吊上到一半儿,莫名其妙的被鬼附身了,而且是两只女鬼。

    不过幸好这时,阿九及时出现,“啊!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这样看来,阿九是个除魔卫道的好人呐。

    但是渐渐地,李明军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

    这个‘阿九’也是个生孩子没菊花的主,非要形容的话,就是头顶就脓脚底生疮,跟法囍斯划等号,简直坏透了。

    这个深刻的认识,还要从钱小豪住的那间房子说起。

    钱小豪住的2442房间发生过惨祸,那个房间原本的住户是一个杨凤的女人,她丈夫有一天突然兽性大发,对一双胞胎姐妹花见色起意,结果被人用剪刀戳死。

    在案发过程中,姐姐的正当防卫明显有些过当,不但戳死了禽兽老师,把自己也戳死了。

    妹妹一看姐姐死了,自己也受到了侮辱,一时想不开,她上吊了。

    此后2442房间开始闹鬼,而杨凤也被双胞胎姐妹的鬼魂作乱吓得疯疯癫癫,精神状态时好时坏,只得带着生有白化病的儿子,在公共楼里四处游荡,靠着大家施舍一点饭菜过日子……

    都是可怜人,一个比一个可怜。

    主角不但可怜,他还比较倒霉,那么多房子不去住,偏偏住进了鬼屋。

    而且特别不能让人理解的是,他明知道那是间鬼屋,还坚持住了下去,大概那两个女鬼妹子长得很漂亮吧?

    到底漂不漂亮,李宁军是不清楚的,但是打那以后,那两只女鬼就再也没有害过人。

    李宁军就纳闷儿了,他想不明白,这钱小豪和两只厉鬼到底在干啥?

    于是这天晚上,他悄悄地来到房门外,想听听里面的动静,没想到意外邂逅了在门口转悠的阿九。

    这时阿九提议说,“这两只厉鬼太厉害了,我们把她们收了吧,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你得帮帮我。”

    “好呀!”李宁军同意的很干脆,他要看看这个阿九究竟打什么主意。

    为了引出房里的厉鬼,阿九先是敲敲门,无辜的主角出来开门时,莫名其妙就被泼了一脸鸡血。

    李宁军看准时机,一个惩戒砸了下去,登时就将两只厉鬼惩掉半管儿血,再由阿九使出墨斗线,成功将其收服。

    接下来,就到了分赃的时刻。

    阿九说,“这两只厉鬼,交给我来封印。”

    李宁军急了,“你不分我一只啊?”

    阿九想了想,咬牙一跺脚,“好,我明天分你一只。”

    第二天,阿九果然没有食言,他真的给李宁军送来了一只。

    只不过不是女鬼,而是一只母鸡。

    李宁军傻眼了,母鸡和女鬼他还分得清楚,心里大骂阿九这厮不厚道。

    “友哥,嘿嘿,你伤还没好利索,吃只鸡补补身子,我亲自给你挑的老母鸡,渴了喝露水,饿了吃蚂蚱,绝对是纯天然养殖,咳咳……”说着,阿九剧烈地咳嗽起来。

    李宁军还是接过了那只鸡,对昨天分赃之事绝口不提,装了一次孙子。

    其实他心里明镜的,你不给我,我又不能跟你抢,装孙子就装孙子吧。

    “咳咳……”阿九一阵痛苦的咳嗽后,和李宁军寒暄两句就回去了。

    但李宁军这个孙子也不是白装的,刚才他分明看见,阿九咳嗽的时候竟然咳出了血。

    “哼,你当我是个好色之徒,其实我是个道士。”李宁军自言自语道,他看着阿九走远的身影,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他就是要看看,阿九霸占这两只女鬼到底想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