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29章 校园往事
    雪晏曾听居委会的张秀兰主任说过,他的过往并不快乐,所以有时能够忘记过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那时的雪晏不以为然。

    你永远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是多么痛苦。

    他在这痛苦中日复一日的颓废度日,拥有的只是无尽的生命的空虚。

    而现在,就连这空虚的明天,也随时可能在游戏中失去。

    但真正直面过去不堪回首的黑暗时,他感受到的是愤怒。

    “铃铃铃……”

    房间的电话惨叫起来。

    雪晏接起电话,里面传出一个女声,“你可以选择一遍一遍度过这样的一小时,也可以选择我们的快速退房服务!”

    然后,雪晏身后多了一根上吊绳。

    这就是所谓的快速退房服务吗?

    把头一伸,脚一蹬,直接去见马克思,确实够快的。

    冷静下来后,雪晏的愤怒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寒而栗的恐惧。

    他终于知道电影里住过这个房间的人,为什么会自杀了,那是因为,这个房间能够窥视人心中最深的秘密。

    尽管雪晏现在的身体是迈克,但内心仍然是他自己,所以在这个副本中,他和其他房客都一样,身心都将受到巨大的折磨,那种折磨必然比死亡来得更猛烈。

    在雪晏果断拒绝快速退房服务后,此时的闹钟又开始重新计时,也将意味着会有无数恐怖的一小时,不断循环重复。

    别管那些了,我还在副本对线,能活着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雪晏定了定心神,为了逃离这个可怕的房间,他发现通风口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下雪晏就跳到床上,用手将通风罩拆下来,他费尽地钻进管道里,匍匐着爬行。

    逼仄的管道没办法掉头,他只能一直爬,十分考验人的忍耐力。

    而且里面落了厚厚的灰尘,搞得雪晏灰头土脸。

    这样爬了没多久,隐约间,他听到了前方响起女人的笑声。

    等他好不容易爬到1403通风口,却发现这里根本不是海豚酒店。

    这是……

    这是一间教室,他曾经梦到过的教室。

    在教室靠窗的位置,雪晏不仅看到了曾经少年的自己,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分——·——割——·——线——·

    高二一班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少年如同一座冰雕般望着窗外,校服上印着‘闵江市第二高中’的字样。

    早自习过后,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

    “这位新同学刚转来我们班上,咱们让她介绍一下自己!”白金花站在讲台上说,冲身旁的女生笑了笑。

    “我叫海遥,今年17岁,我出生在江南盛夏的七月,性格比较外向,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害怕两样东西。

    我害怕有一天我不爱这个世界了,害怕我不爱生活了。

    我第二个最害怕的事,就是我失去了爱的能力。

    所以我时刻保持着非常强烈的好奇心,因为我妈妈告诉我,只要你怀有一颗充满热情的好奇心,你才会发现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你就永远都不会失去爱的能力。

    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能够和可爱的你们成为朋友,一起度过我们人生中最美好青春年华!”

    少女展现出来的由内而外的自信,将全班同学们都震慑住了,好一会儿教室里才响起热烈的掌声。

    只有窗边的少年依旧望着天空,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海遥,你和雪晏坐一起,他是咱班倒数第一名,你要带动他考试的积极性!”白金花这样安排的本意,也是希望两个孩子的性格互补一下。

    有清脆的脚步声在渐渐地靠近,雪晏抬起眼眸。

    “你是雪晏吗?”

    雪晏淡淡地凝望着女生,她梳着漂亮的发型,唯独有一绺发丝垂到两眉中间,弯出一道顺从的弧线。

    这女生缓缓的抬起手,用中指轻抚一下自己的耳垂儿,那上面有一颗闪亮的红宝石耳钉。

    然后,她低下头,温柔的笑着……

    “你好,我叫海遥!”

    那是只属于他的微笑,不忍碰触的温柔眼神,斑驳了少年眼底清澈的光影。

    ·——分——·——割——·——线——·

    “海遥……原来我曾经认识她……”

    雪晏回想起心理医生的话,“你发生车祸已经过去五年了,不是短暂性失忆,在医学上是属于永久性的,但如果你心中有一些重要的人和事,你经历了一些曾经熟悉的场景,也会触发过往朦胧的记忆,或者通过梦境反射出来……”

    那个梦是真的!

    雪晏恍然如是,再看下方的通风口……

    “嘶——”

    雪晏倒吸一口冷气,影像消失了,通风口也不见了,只剩下铺满厚厚灰尘的管道。

    雪晏没有继续停留,强行压制住心中那份强烈的悸动,向下一个通风口爬去。

    而下一处通风口,却上演着另一幕回忆。

    ·——分——·——割——·——线——·

    食堂里总是活跃着男生们捧着盒饭打闹的身影。

    他们愉快地互相往对方的盒饭里吐口水,喷饭粒,就跟新疆的羊驼似的。

    女生们则是三五个闺蜜坐在一起,津津乐道地闲聊着校园里的八卦,一顿饭可以吃上一个小时。

    海遥的性格和气质在这所公立高中是独一无二的,注定她很快便和同学们打成了一片。

    那些女生都是妇联主任的优秀接班人,个个长着一张大嘴巴。

    那嘴有多大?

    毫不夸张的说,一张开嘴都能看见胃了。

    所以当海遥打听自己同桌的时候,这些女生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

    袁志佳说:“他就是咱班一个怪胎,自打高一开始,就没人看见他笑过!”

    王学美说:“我印象中,他好像也什么朋友,还经常跟外校的人打架,反正我没跟他说过话!”

    于海娇说:“我听小溪说,他患有自闭症和抑郁症,就是人际交往障碍,说白了就是精神病!”

    团支书兼语文课代表白小溪说:“我也是听老师说的,不过他学习是真的好,每次测验都是满分,一到期末考试就故意考零分,故意拖咱班的后腿,老师快被他气死了,平时团里的活动他也不参加!”

    袁志佳转头揶揄地看着白小溪说,“我记得你还给他写过情书呢!”

    白小溪脸颊一红,立刻急了,期期艾艾地说,“哪有,那是三班班花想跟他交笔友,我只是负责传个信,他也没给人家回信,反正没人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一般不都是男生和女生交笔友吗?”海遥不解道,其实她也清楚,所谓交笔友相互写的信,大多都是情书。

    几个女生同时看着她,异口同声道:“雪晏是男生!”

    “啊?”海遥大吃一惊:“他怎么会长得比女生还好看?”

    “说不定他是个变态呢!”提起这事王学美就特别嫉愤,因为她暗恋的男生错把雪晏当成女神,曾写过一封肉麻的情书,还专门拜托她去送信。

    “快看,咱班那个精神病也来了!”袁志佳喊道。

    海遥猛地回头,立刻锁定了那个孤单的身影,只见少年站在食堂的窗口,用5元钱买了份两荤一素的午饭,然后找了一个没有人的位置坐下。

    “真是精神不正常,那么多桌子,偏偏跑那么黑的角落里吃东西!”于海娇轻讽道。

    海遥却不以为然地反驳道,“你们不要这样说,有一种具有神性的人,他们自甘隐匿在偏僻的角落里,不会理会世人的评价,也不会去迎合时代的趣味,也正因如此,他们通常得不到世人的理解,但即使在一片孤寂中,他们也能活成一道闪电,光芒如此华丽耀眼,以至于穿越了整片夜空,而后人借着他们发出的光,竟然看到了永恒!”

    几个女生听得神乎其神,一脸鄙夷,觉得海遥是在吹牛。

    “尼采和梵高,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啊!”海遥说。

    白小溪好奇道:“尼采是谁呀?”

    “尼采也是一个疯子!”袁志佳女生说。

    ……

    ·——分——·——割——·——线——·

    影像渐渐消失,又变成了冰冷的管道。

    雪晏一时间心乱如麻,如果说他和海遥曾经是同学,那这个白小溪又是什么回事?

    回想召唤师峡谷的幻影屏幕,白小溪的位面照片虽然和影像中有些变化,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她们是同一个人。

    不会这么巧吧!

    雪晏已经无法保持冷静了,曾经和我一起出车祸的女生,又到底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