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32 无敌戴安娜
    听了马丁的倾诉,没开空调的办公室里,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试想一下,家里有一个不存在的人,日日夜夜地看着你,盯着你,在黑暗中注视着你……

    细思极恐。

    布雷特表示,“我觉得,这事儿我们应该报警!”

    “你觉得警察能处理这事儿吗?”海遥不以为然,虽然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但鬼魂是否存在,至今科学家都无法证实,而警察只是政治工具,又不是来抓鬼的。

    文江说,“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弄清楚这个鬼影的来历。”

    “这样吧,我们去找索菲谈判,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海遥起身道,她觉得这个鬼影跟索菲一定有关系,而且很早以前就曾经出现过,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瑞贝卡才会选择在外面独自生活。

    文江点点头,表示赞同,如果有可能的话,凭借他和海遥手中的惩戒,也足以应对一般的妖魔鬼怪了。

    “我也要去吗?”布雷特很不自然地说。

    “你害怕的话,可以不去。”说完,海遥冲他笑了一下,“不过以后,你就只能做一只孤单的单身狗了。”

    一听这话,布雷特当即表示,“我陪你去。”

    就这样,海遥和文江将各自的一个召唤师技能换成了惩戒,四个人来到这栋花园别墅小区。

    美国很多民房都是复式小别墅,用木板搭成的简易院子里,铺满了绿油油的草坪。

    从外面可以看到,所有的窗子都被厚重的窗帘遮住,好像很久没有住过人一样。

    海遥下车前,特意将布雷特和马丁留在了车上,马丁是因为害怕,不想再回到家里。

    布雷特虽然是个炮车兵,海遥也不想让他平白无故送了人头,万一自己的保命技能进入冷却时间,身边多少还有个人能够保护她。

    何况,海遥也清楚,她和文江的城下之盟注定不会长久,只要有队友过来增援,撕破脸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海遥上前敲敲门,一个憔悴的女人打开了一半房门。

    看到海遥,索菲很是吃惊,“瑞贝卡?你怎么来了?”

    “这是儿童服务中心的艾玛,让她跟你说吧。”海遥指指身后的文江,将房门完全推开,走进了屋内。

    正如马丁描述的那样,即使是白天,屋里也是暗无天日,到处充斥着一股阴秽的味道。

    文江一本正经地对索菲说,“我是儿童服务中心的员工,你儿子马丁不止一次在课堂上睡觉,睡眠长期得不到保障,我们想来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我现在很好,我们家里一切正常。”索菲有些慌乱,还试图阻止文江进来。

    在文江和索菲周旋的时候,海遥已经在屋里转了转,总感觉不知名的角落里,隐藏着一个恐怖窥视。

    海遥缓慢前行,一个房间一个房间里搜索,身后阴风阵阵,手心已经微微出汗,但惩戒却被她死死地捏着。

    走着走着,海遥忽然停下,不知道为什么,她分明感觉到,有人在跟随她的脚步,可是回头时,明明什么都没有。

    那个鬼影,究竟会在哪儿呢?

    室内光线很暗,只能看清一些家具的轮廓,最后她来到一个很大的卧室,伸手摸到墙壁的开关。

    “啪!”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一瞬间驱散了黑暗。

    这是索菲的房间,柜子上有很多精神类药品,但包装都是崭新的。

    海遥在房间里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便随手关了灯。

    就在她准备出去时,海遥忽然不动了。

    那个站在墙角的人影,是什么?

    “啪!”

    房间的灯再一次被打开,墙角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啪!”

    房间陷入黑暗。

    “嘶……”

    海遥猛地吸了一口气,睁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墙角。

    这回她看清楚了,那里确实站着一个人。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影子,十根手指的指甲,像剪刀一样又细又长。

    滞闷的空气让她嗓子发干,海遥有点慌,仗着手里的惩戒,她在心底积攒了一些勇气。

    这个鬼影……似乎很怕光吗?

    这样想着,海遥又将开关打开,果然鬼影又消失了。

    看来她真的很怕光,只能存在于阴暗中。

    海遥眯起眼睛,努力想看清鬼影头上的血量,以便计算出伤害,将其一击毙命。

    她关了灯,再打开,如此反复试验几次,忽然很好奇,这个鬼影为什么一动也不动的?

    “啊!”

    这一次,鬼影没有站在墙根儿,而是直接出现在了海遥面前,如同猫一样的月牙瞳孔,泛着凶戾的光芒。

    两个人脸对着脸,瞳孔对着瞳孔,从海遥头滴下的汗珠,描绘着身不由己的宿命,让她积攒的勇气迅速土崩瓦解。

    瞳孔细细溃动,模糊的白色光点重叠着另一双眸子,有一种绝望正在撕裂灵魂。

    就问你,怕不怕!

    如果是一个月前,海遥已经怕的两腿发软,背贴着墙壁瑟瑟发抖了。

    但是这一个月,为了适应生活中惊险的这一部分,海遥周一看恐怖电影,周二玩英雄联盟,周三看惊悚电影,周四再玩英雄联盟,再加上她每天早晨都玩云霄飞车,下午玩海盗船也试过。

    海遥能有今天这样一份勇气,都是经过考验的。

    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吓到她?

    最初慌乱的几秒过后,海遥银牙一咬,一击惩戒劈了上去,鬼影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下一刻,海遥整个人被一股神秘力量丢了出去,身子砸碎窗户,直接摔在外面的汽车上。

    正在汽车里吹牛逼的布雷特和马丁被吓坏了,还以为遭受了导弹袭击。

    文江也第一时间冲到外面,只看见海遥脸色苍白,自己从被砸出大坑的汽车上跳了下来,虽然娇喘不止,却毫发无伤。

    “怎么样?是戴安娜吗?”文江急切地问。

    海遥点点头,她靠着车门坐下来,看着被鬼影抓伤的手臂说,“她被我惩了一下。”

    文江听忙问,“它有多少血量,死了吗?”

    “100……”

    文江当时就乐了,他计算着伤害,惩戒能惩掉3000点血,这只野怪才100点血,还没有炮车兵的血量高,足够被惩戒秒杀了。

    海遥喘匀一口气,补充道,“100xn!”

    “……”文江登时傻了,100xn是什么鬼?

    “这只野怪的血量,是没有上限的,是无穷无尽的。”海遥一点都不开玩笑地说,“如果我告诉你,它能随时随地出现在你面前,隐藏在你看不见的黑暗中,说不定还能够传送到你家里,无cd冷却的闪现技能,自带隐蔽效果的被动技能,以及无cd冷却的传送……你相信吗?”

    文江听得膛目结舌远古巨龙也没这么牛逼吧?

    刚才如果不是海遥及时开启屏障,现在估计也挂了,她接着说,“不过这鬼影有个弱点,它害怕光,只要我们待在阳光下,它就没办法现身。”

    哪有什么阳光?

    看着马上就要黑下来的天空,文江绝望地喃喃说,“我们是不是遇上bug了?”

    海遥乐观的分析道,“在大多数恐怖电影中,越是强大的鬼怪,杀死它的方法就越简单,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说罢,海遥站起身来,径自走向门口不知所措的索菲,开口便问,“戴安娜到底是什么?她从哪儿来的?”

    索菲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用伤感的眼神看着海遥,幽幽啜泣地说,“你父亲很早就抛弃了我们,你忘了我是怎么把你拉扯大的吗?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

    从索菲的哭诉中,海遥得知了一个信息,在瑞贝卡很小的时候,她父亲便离家出走了。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的离开,多半也是跟这鬼影有关。

    海遥说,“他为什么抛弃我们,你心里没数吗?”

    索菲神情落寞,一个劲儿地指责女儿不念亲情,对鬼影之事闭口不提。

    海遥本来就是一个心软的人,但是遇到这种母亲,她非但没有心软,反而有些气恼。

    “都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你真的在乎你的孩子吗?”

    面对海遥的诘问,索菲激动地攥着胸襟说,“我很爱你们,是你们不能体谅我,你从来没来过电话,也不像别人一样来看我……”

    “你错了!”海遥打断了索菲的哭诉,怒其不争地说,“你一点都不在乎,你看着马丁担惊受怕,看着他生活在恐惧和危险中,你竟然为虎作伥,不为所动,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披头散发的软弱女鬼,如果你还是这个态度,我只能把马丁带走了。”

    索菲黯然垂泪,拼命地摇头。“你不能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你不可以这样做。”

    “她可以!”文江在一旁说,“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你家里那只怪物真的太要人命了,你已经不再适合担任监护人,如果你不把这件事交代清楚,我们会暂时将他安置到更合适的地方。”

    看着开走的汽车,索菲跪在地上哭了起来,“不要,不要抛下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