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48 程璐的算盘
    雪宴大概看了眼剧情简介,觉得这是一部不错的打野副本,就算不打远古巨龙,里面的高科技装备也足以支撑他carry全场了。

    由于在敌方水晶基地时,时间比较紧迫,雪宴都来不及去问其他队友获得的副本奖励,但是没关系,回头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这样一来,他便等于拥有五部电影的攻略,而bp环节中,禁选位面一共有十部电影,就算敌方阵营拿到优先选禁权,最多也只能选下两部,同时再禁掉两部,这是最坏的情况了,但雪宴还能剩下一部带剧透的电影。

    只要将这部电影作为野区副本,一旦拿下双龙汇,就是那些最强亡者段位的召唤师,也得被雪宴虐成狗。

    想到这,雪宴攥着手机的手,嘴角扬起桀骜的笑容。

    手机一阵震动,海阳又打来了电话。

    雪晏差点忘了,未来时空的海阳已经十几年没见过妹妹了,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也不能光顾着自己高兴,得让这姐妹俩叙叙旧,回归一下亲情。

    接听了电话后,雪晏正想说这事儿,海阳却有一件更着急的事儿。

    “我有件事儿想找你帮忙。”

    “什么事儿,你说吧。”雪宴倒也痛快。

    海阳期期艾艾地说,“我这一辈子活的很骄傲,人前人后无限风光,唯独这段婚姻是最失败的,我前夫就是一个渣男,所以你得帮我。”

    “我怎么帮你?”雪宴苦笑,他在2012年的时空,这个海阳在十年后的时空,除非再遇到虫洞,否则根本不可能见面。

    “不是帮我。”海阳说,“是你那个时空的我。”

    雪宴惊疑不定,“你是想……让我阻止过去的你和你前夫结婚?”

    “对,我23岁结婚,我前夫是我大学同学,我们是2013年认识的,从那时他就开始追求我,所以你一定不能让他追到我。”

    雪宴立刻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这事儿我真帮不上忙,你年轻的时候什么脾气,你应该比我清楚,那时候你最看不上的就是我,我现在要是出现在你面前,估计连句话都说不上,我怎么帮你?”

    海阳说,“你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朵校花,难免有点大小姐脾气,看着高傲,其实甜言蜜语多半能哄得住的,你先和她成为朋友,再慢慢劝说她改变心意。”

    “不是……”雪宴哭着脸说,“我觉得这事吧,海遥比我更合适,你们毕竟是姐妹,让我出面算怎么回事儿啊?”

    海阳慢条斯理道,“这事还真得你来办,我妹妹的性格我清楚,她一向都很尊重我,不会去干涉我自己的事。”

    雪宴见事不妙,他知道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下来,便机智地转开话锋,“我把海遥的电话告诉你吧,你们好好聊一聊。”

    海阳开心地笑着,“突然多出来两个姐姐,她一定会很吃惊的。”

    “对了!”雪宴提醒道,“海遥刚醒过来没多久,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我是她男朋友的这事儿,你先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呀?”

    雪宴诉起苦来,他现在一无所有,海遥的父亲和姐姐一定不会同意俩人在一起,现在让海遥知道真相,只会徒增苦恼。

    “唉,好吧!也真难为你了。”海阳特别能理解雪宴的苦衷,也很心疼他,两人寒暄两句便挂了电话。

    雪宴打车找到一个atm机,看到显示余额已经到账,便先取了5万块钱出来。

    摸着良心说,他有实力拿这笔钱,一点都不心亏。

    程璐本身就是做市场运营的,投资嗅觉和眼光也十分敏锐,在她看来,花20万拉拢一个青铜召唤师,这已经是天价了。

    但她还是低估了雪宴的潜力值,如果16强公会的大佬们知道他有一部未来的手机,挣破头也要把他拉进自己的阵营。

    而且这些大佬背后都有实力雄厚的财团支撑,别说月薪20万了,就算程璐倾家荡产,再把自己也贴上去,都未必能争得来雪宴。

    此时远在日本东京的程璐穿着一袭金丝海棠和服,正悠闲地坐在阳台的竹椅上打电话,给“戾獾”公会的老大汇报着情况。

    “杜总,你要相信我的眼光,雪宴这小子绝对是支潜力股,我花20万拉进来三个人,这笔买卖是不亏的。”

    “小璐,我相信你的能力和判断,但这事儿还是太草率了,他只是一个新人,就算有些出众的个人能力,你也不能这样惯着他,这个游戏中真正想站在巅峰的人,绝对不是能够用钱来挽留的,包括你和程锋,你们想离开时,我也不会挽留的。”

    程璐听着耳边传来的一阵盲音,她将那银白色精致的女性手机放在桌上,特苦恼地簇着眉头。

    本身她也是新人,表面上急于证明自己的能力,又出钱又出力,帮公会拉拢人才,还想着杜老板一高兴,这20万能从公会基金中报销,但程璐这点心思,人家杜老板早就看穿了。

    其实程璐做着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16强公会虽然残酷,却是实实在在的大神的摇篮,而这摇篮的血液,就是靠着压榨这些小公会得来的。

    有能力熬到白银段位的召唤师,自然会趋之若鹜地跳到摇篮里,真不是你用钱能留下的,便连程璐姐弟也是如此。

    而剩下都是些消极怠慢的咸鱼,今天赢一场升到白银,明天输一场掉回青铜,就这么不上不下的混日子。

    这些人程璐是看不上眼的,她就是要趁着自己在青铜到白银这个过渡期间,依靠小公会的资源,多给自己结交一些有潜力的人脉,将来她们姐弟去了大公会,日子自然就好过了。

    举个特别形象的例子,这就像一个网络小说平台,你想成为大神,首先得学会当好一个扑街。

    比较蠢的那种,没事儿天天举报别人的书,他以为别人的书被封了,他的书就能火了?

    聪明的那种,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没办法跟大神掰手腕,但他们懂得抱团取暖,专门找那些有潜力的透明作者,一起交流学习经验,今天你给我个章推,明天我给你个章推,一样能把雪球滚起来。

    程璐肯在雪宴身上下血本儿,就是打着这个算盘。

    只是可惜,这每月20万羊毛没能出在羊身上,只能出在她身上了。

    这时,银白色手机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程璐摸起手机看了下来电号码,便微笑着接起来也不说话。

    “钱已经到账了。”

    “怎么不说话?”

    “嘘,我在听你的呼吸,没见过这么多钱吧。”程璐声音里带着一种独有的磁性,但这种感觉似乎并不令人厌烦。

    雪晏说,“你一直都是这么看不起人吗?”

    “别死要面子了,凭实力吃软饭不丢人。”程璐握着手机换了个姿势,她倒并不是想和雪晏擦出点火花来,但每月好歹是20万养了这么一个人,只能有事没事撩一撩,就当自己养了一只小狼狗。

    反正雪晏长得好看,撩一撩,自己又不吃亏。

    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雪晏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有什么好笑的,这钱我受之无愧,怎么就吃软饭了?”

    程璐点到即止,她很清楚这种闷油瓶男生的性格,虽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却有着极强的自尊心,便转开了话题,“我已经跟杜老板打了招呼,你发公会申请吧。”

    雪晏答应着,也懒得跟她扯淡,问了程璐几人下次排位赛的电影名字,“下次排位赛就在明天吧,我最多只能带一个新人,你自己安排吧。”

    说完,雪宴便直接挂了电话。

    听雪宴这自信的语气,程璐有点心忧,“拿了一场排位赛的mvp,这还膨胀起来了?”

    程璐觉得雪宴跟程锋一样,还是太年轻了,上次他们姐弟俩的惨痛教训就是经验,下场排位赛她得压着点,免得这小子以为自己牛的不可一世,再浪的没边儿就悲剧了。

    这样想着,程璐也随手将电话丢在一旁,右腿轻轻从檀木桌上抽回,双脚套上木屐,有些慵懒地从竹椅上站起。

    看见卧室中趴在地毯上睡觉的秋田犬,程璐坏坏地一笑,忽然喊了一声,“雪宴!”

    狗子立刻精神起来,摇头摆尾地朝女主人跑来,热情地舔着程璐的手心。

    程璐被爱犬逗得娇笑不停,她莫名有一种成就感,笑得越发开心了。

    “汪汪……”

    真不知道雪宴要是看见这一幕,他还敢不敢花程璐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