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69 往事
    今天本来是海阳来找雪宴的晦气,却被人家扮猪吃老虎摆了一道,且不说雪宴哪儿来的钱,这事儿弄得她也挺没面子的。

    却不料,刚才又听服务员说李凯带了块儿假表,把海阳气的脸色都变成了茄子。

    “你说话注意着点儿,什么叫假的?”海阳恼怒地对少妇说道,她很清楚李凯的家世背景,人家随随便便一块儿地皮就值几个亿,1000万的手表都不算什么,犯得着戴个假的吗?

    “您别生气,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如果还有什么事情再喊我吧。”说完,少妇看一眼海阳,目光中满是鄙夷。

    在她看来,穷又不是罪,为了虚荣心让男朋友带个假表,这才是真正的丢人现眼。

    就在少妇转身离开时,李凯着实松了一口气,如果带假表的事儿被人拆穿,他以后可真没脸见人了。

    “等一下。”

    海阳突然拍桌子站起来,她敏感地察觉到少妇眼中的含义,是那么轻蔑不屑甚至鄙视。

    “你什么意思?我们像是缺钱的人吗?用得着戴假表?”海阳气势凌人地指着少妇诘问道。

    她也是被养父母骄惯出来的,学校里追求者无数,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气?

    李凯刚落下的小心肝儿又被提了起来,赶忙劝说海阳,“算了算了,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别跟小服务员一般见识。”

    “什么叫算了?”海阳娇嗔道,“她不说你戴的表是假的吗?你给她看看不就行了?”

    少妇不打算再继续纠缠下去,毕竟人家是客人。

    海阳抱着肩膀,傲慢地讽刺道,“低产阶级就是没眼界,自己买不起名牌儿,就觉得所有人都买不起一样。”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少妇蹙起眉头,心说有钱人我见多了,也见过打肿脸充胖子到处装逼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戴个假表,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富二代了?

    今天姑奶奶我还真不惯着你了。

    当下少妇走回来,盈盈地一笑,“如果这块儿表不是假的,我不但会向这位先生道歉,还会赔一款同等价位的手表。”

    “不用,不用,你出去忙吧!”李凯在旁边打哈哈,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

    雪宴、白小溪和海遥三人各自坐在那里,也没人出来说话。

    事实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海遥有心出来解围,但也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手底下见真章吧。

    最后,李凯只能摘下那块高仿名表,心里暗暗祈祷这位少妇辨不出真假。

    但,那是不可能的。

    人家就是干这个的,没有金刚钻,怎么敢放狠话?

    少妇拿起表只是看了两眼,直接扔在桌子上,“虽然仿真度很高,但确实是一块假表。”

    她还指着雪宴说,“不信的话,可以和这位先生的表对比一下。”

    瞎说什么大实话!

    李凯别提有多难堪了,恨不能钻进桌子底下,这回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李凯。”海阳凤眸瞪得溜圆,指着那块儿表气愤地说道,“你给我解释一下,她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嗯……哦……晤…啊…”

    支支吾吾一半天,李凯抓耳挠腮,忽然灵机一动,“在国外真不能乱买奢侈品,太坑人了!”

    这话说出来,不要说海遥不信,就连海阳都觉得离谱。

    “买块儿表都能让人坑1000多万,就你这脑子,以后别说认识我了。”

    海阳气得坐回椅子上,看都懒得看李凯一眼。

    “我还有事儿,咱们改天再聚!”绕是李凯脸皮厚,也赶紧落荒而逃了。

    这一顿饭吃下来,除了雪宴和白小溪吃的津津有味,海阳连筷子都没碰过,气都气饱了。

    “小溪姐,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儿吗?”海遥轻声问,要不是那次在副本中遇上白小溪,她都不知道自己和雪宴是同学。

    “这些事儿,咱们下次再说吧,我这次回来也是找雪宴有点事情。”说完,她还微微摇了摇头。

    海遥点头笑笑,也知道自己姐姐在这里,有些事儿可能不方便说。

    雪宴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去楼下买单,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海阳一点忠告。

    毕竟未来的海阳过得那么不幸,都是源自于婚姻导致的不幸,而这个李凯确实也不是托付终身的男人。

    雪宴又想到,自己和海遥结了婚,海阳这个大姨子也是一家人,他还是得照顾一点呀!

    雪宴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情,没想到海阳也跟了过来。

    “你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已经恢复记忆了。”海阳冷着脸说。

    雪宴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装,我也没说过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你们才是做贼心虚吧!”

    海阳理直气壮的说。“我们确实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但只要为了海瑶的幸福,你也不能说我们做错了,要怪就怪你没有自知之明,投错了胎。”

    “的确,我是比不上你们富贵人家那么优越。”雪宴抬起自己戴着名表的左手腕,用力的握紧拳头,“但我能给她幸福。”

    “凭什么?”海阳讥讽地看着他冷笑,“就凭这块儿海遥给你买的手表,还有门口那辆租来的汽车吗?”

    雪宴忽然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你凭什么就认为,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海遥给的,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这些都是次要的,我妹妹喜欢在你身上花钱,只要她开心就好了,我们家也不缺这点钱。”

    海阳话锋一转,“你父亲什么德性,还用得着我说吗?如果你有个妹妹,你愿意把妹妹嫁给这种人的儿子吗?”

    雪宴沉默了,父亲带给他的影响,是多少财富都无法消除的。

    纵然他有无数种方法证明自己,但唯独家世和血脉,这是没办法改变的。

    ……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来。

    保时捷卡宴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开得极为顺畅,只是偶尔颠簸中溅起的无数泥点,粘在车窗上,被雨刷器一刮,花了一大片,让海阳很是头疼。

    “姐,你好像对雪宴有很深的成见,你为什么这样讨厌他呢?”海遥坐在副驾驶位上,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你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五年,其实你的心智还停留在17岁,很多事情你不懂的,尤其是在终身大事上,选错了男人,毁的是我们女人的一辈子啊。”

    在一声叹息中,海阳陷入了曾经的回忆里……

    2007年,夏。

    阳光由正午之顷的欣欣然,转变成暮气氤氲的午后日光,既而渐渐洇开了冰河大街的阴霾。

    一辆本田商务车缓缓停在居委会楼下。

    司机回头对一身高中校服的海阳说,“大小姐,这种事情我去打听就好了,何必您亲自来跑一趟?”

    “你在车上等我吧,别人我不放心。”海阳下了车,校服短裙下一双美腿白皙而修长,款款地走向那栋居委会大楼。

    知道妹妹早恋的事情后,全家人都非常紧张,也只有母亲抱着乐观的态度。

    海遥那么单纯,现在的男孩子都很坏,海阳这个姐姐更是为此事操碎了心。

    她必须得弄清楚,和妹妹谈恋爱的男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接待海阳的是一位社区主任,名叫王秀兰。

    二人说了几句寒暄客套的话,海阳便打听起了雪宴的情况。

    王秀兰听后,叹息连连道:“这个孩子的情况比较复杂,我慢慢给你说!”

    说起雪宴,王秀兰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雪宴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打小父母就离婚了,雪宴一直跟着他爸,他们家有一片草场,一半租了出去,一半自己养了500多只羊,家庭还算富裕!”

    “他的父母为什么会离婚呢?”海阳问道,同时打开了录音笔。

    王秀兰喝了口茶水,摇头轻叹:“主要是雪宴妈妈嫌弃雪山穷,就离婚了,打那以后雪山就受了刺激,不喝酒还好,喝完酒跟牲口一样,把孩子往死里打,劝都劝不住,非说不是他亲生的,就跟要杀人似的,我们看着都害怕!”

    “后来雪山又取了两个老婆,都没好下场,连婚都没离就跑了!”

    “雪宴这孩子特别懂事,学习又好,偏偏摊上这么一个牲口爹,跟着他爸可没少受罪,能活到现在也真是坚强!”

    海阳听得心惊肉跳:“这么严重的家暴,已经威胁到孩子的人身安全了,就没人管管吗?”

    王秀兰痛心疾首道:“怎么管?连派出所都懒得管了,批评教育了还那样,而且这孩子问什么都不说,我们居委会更没法管,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到老得动不了那一天,他是不会改的,只能启动法律程序,但是现实操作中也有很多困难!”

    海阳接着又问:“这孩子的母亲呢?”

    “雪宴的母亲又找了一个开煤矿的,还生了一个女儿,过得可好了,不过这当妈的也够心狠的,明知道雪山是个牲口,还把孩子留给一个牲口,这么些年她都没看过孩子,把孩子交给她,人家要不要也是个问题,真没法说!”

    ……

    海阳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却听妹妹问道,“雪宴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家的事儿吗?”

    海阳不知该怎么去解释,就开始胡编乱造地抹黑雪宴,“这小子一直对你有意思,还跟你男朋友打过架呢!”

    “真的呀!”海遥既感吃惊,又有些莫名的甜蜜作祟。

    毕竟两个人患难与共这么久,要说没有一点男女之情和好感,也不现实。

    而自从海遥放下了那个模糊的男朋友之后,她对雪宴的好感也在与日俱增。

    她不禁在想,如果雪宴知道他以前喜欢过我,也许会再追我一次吧?

    海阳发现妹妹脸上的表情不对劲儿,又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后不要再跟他见面了,你根本不知道他家里是什么情况,他父亲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这种倾向是会遗传的,你身子这么脆,真要是嫁给了他,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海遥纠结起来,她没想到雪宴还有这么一段悲惨黑暗的经历,一时间无比心疼。

    至于姐姐的提醒,她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