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续集第九章
    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

    在一阵轰鸣的马达声中,一辆霸气的法拉利摩托车呼啸在午夜街头。

    这辆机车是父亲留下的,一直停放在郊外的私人车库中,没有牌照,也没有任何注册信息。

    雪天翼因为身体原因,从来不敢碰这辆机车,只怕一不小心摔倒了,将会引起一系列骨折。

    但是,今夜他冒着生命危险将这辆机车骑了出来,还特意装扮成夜礼服假面的样子,并不是为了装逼,而是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

    据孙大川提供的消息,在方丽丽自杀后,圣峰洲际学院的学生会代表在葬礼上举办了悼念活动,这也是全球序列社区的惯例。

    尤其对于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民众都会自发参与,给死者送一束鲜花。

    悼念仪式开始后,本来一切都很顺利,老师同学人人面露悲痛的表情,聆听着牧师宣读悼词。

    但随着张树蒙几个人的到来,整个压抑哀伤悼念场所瞬间被点燃了。

    高利贷逼死人的事屡见不鲜,威胁,恐吓,无所不用其极,但最可恨的是,人都已经被逼死了,这伙人想钱想疯了,竟然把债要到了人家葬礼上。

    结果是相当解恨的,这伙人不仅被异能俱乐部的学生暴打一顿,还被警察以涉嫌恐吓、敲诈、扰乱民众活动秩序等罪名给拘捕了。

    当然,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付了30万保释金之后,张树蒙从局子里一出来,他便对学生会放出狠话,要他们拿出3000万来解决这件事情。

    而他们谈判的地点,就在这条街区的一座废弃的广场上。

    虽然学生会干部中个个都是醒觉者,但张学兵恶势力团伙也不是白给的,雪天翼无论如何也要去帮帮场子。

    ·——分——·——割——·——线——·

    废弃的广场上,五辆面包车一字排开。

    自从无限防卫法令出台后,城市的大街小巷正在进行无死角天眼覆盖,到处都是监控探头,只有这座广场是唯一的真空地带。

    “豹子哥,只要你帮兄弟把场子撑住了,这300万就是孝敬您的。”鼻青脸肿的张树蒙打开一个钱箱子,露出一捆一捆红艳艳的钞票。

    “好说!”被称作豹哥的精壮男子嘿嘿一笑,“兄弟我就不客气了。”

    看着他将钱箱收走,张树蒙心疼的直咬牙,那可是他们诈骗了一个月赚到的钱。

    为了这笔钱,他们还逼死了几个花季少女,这钱就像从人的血管中吸出来的一样,颜色是那么艳红。

    但那又怎样?

    张树蒙这样的人早已经没有人性了,为了找回场子,身边被称为豹哥的男人,就是他请来的帮手。

    “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他们好看,连本带利的把这笔账算回来。”张树蒙恶狠狠地说。

    “放心吧,哥帮你出这口气。”豹哥捏捏张树蒙的肩膀,尽管没使出多少力气,却疼得张树蒙呲牙咧嘴。

    张树蒙自然是放心的,豹哥算得上张老大身边的金牌打手,没醒觉之前一直在黑市中打黑拳,身手十分了得,对付学生会那些个花架子绰绰有余了。

    就在这时,五辆跑车一辆接一辆的开了过来。

    “这帮臭小子,真是有钱呀!”张树蒙看着那一辆辆价值千万的跑车,忍不住直流口水。

    从车上走下十来个年轻人,穿着打扮都比同年龄层次的人成熟时尚的多,再加上青春洋气,很吸引眼球。

    在这些人中,虽然岳灵雎还没有获得修士身份,但她这个异能俱乐部部长无疑是最能打的。

    剩下四个男生也是异能俱乐部的醒觉者,其余都是普通的富二代。

    其中家里最有钱的名叫吕品,他还拉了几个有钱的朋友过来凑凑热闹,顺便用这几台豪车给岳校花撑撑场面。

    在车灯的照射下,两方人面对面地站着。

    张树蒙等人簇拥着豹哥,吕品等人簇拥着岳灵雎,很有社团争地盘儿谈判的架势。

    “豹子哥,就是这娘们儿打的我。”张树蒙抬起打着石膏的手,恨恨地指着岳灵雎。

    豹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先说这妹子长得真不错,比夜总会那些公主漂亮多了。

    一看这人猥琐的样子,岳灵雎蹙起眉头,心里一阵厌恶,冷冷说道,“想怎么解决?”

    张树蒙也不客气,“我几个兄弟还在局子里,保释金和请律师的钱也不多,你拿个1000万出来,另外你打伤我的医药费,没个3000万,这事儿摆不平。”

    岳灵雎并没有太过于吃惊,这伙人本来就是强盗土匪,就是要三个亿也正常。

    “3000万?”吕品手插着口袋,一副很吊的样子说,“你见过3000万长啥样嘛?你配吗?”

    豹哥是为了300万才帮着张树蒙撑腰的,现在一看这些富二代确实有钱,便掰着拳头说,“老子以前是打拳的,不如这样,谁能打赢我,这事儿就算过去,要是打不赢,就把这几台车留下也行!”

    “好!”岳灵雎懒得跟他废话,当下迈步走了出来,将校服外套脱掉,随手抛给吕品。

    岳灵雎倒是痛快,吕品等人就郁闷了,毕竟这几辆车都是他们的,敢情这岳校花真是一点都不心疼。

    “嘿嘿!妹妹脾气挺急呀。”

    豹哥话没说完,只见岳灵雎凌空跃起,一招漂亮的旋踢,直扑自己面门而来。

    “天刀旋风腿。”

    招式未至,一股无形的力量已然爆发出来,端的是刚猛霸道,直接将豹哥踢得摔飞出去。

    吕品立刻纷纷叫好,再也不用担心车的事情了。

    岳灵雎落地的姿势也十分飘逸,过膝的裙摆微微飘动,轻轻梳理一下耳边的秀发。

    忽然,眸光一凝,她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豹哥又爬了起来,呸地往地下吐出一口血水,泥土中还有几颗断牙。

    “妈了个逼的,我今天让你知道怎么死。”吕品恼羞成怒地一把扯烂身上背心,露出精壮的肌肉。

    岳灵雎心里一寒,她修炼的气决是是从跆拳道中融合出来的,一共分为四式:天刀蝴蝶腿、天刀旋风腿、天刀回旋踢、残刀落刃。

    而刚才这一脚540度旋风腿踢的是相当狠,岳灵雎几乎将丹道内所有真气都爆发在这一招之上,普通人早昏死过去了。

    但她没有想到,这人还能站起来。

    “咱们一起上。”异能俱乐部叫陈平的男生一声招呼,他也看出这人不好对付,当先朝豹哥冲去。

    豹哥刚才被岳灵雎那两条白花花的美腿看得失了神,这才挨了那一脚,如果不是自己练就了一身抗击打的韧性,恐怕下半辈子就得身残志坚了。

    但陈平就没那么好运了,一拳便被豹哥放倒。

    与此同时,岳灵雎凝聚丹道所剩不多的真气,联合其他三名男生与豹哥交上了手。

    而在1km之外,雪天翼正用单筒狙击镜观察着场中的形势,不禁有种虽不能至,却心向往之的羡慕。

    毫不夸张地说,那打斗场面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火山高校》。

    树叶飘扬,月冷如霜。

    三名男生负责防御,岳灵雎仗着身姿灵巧不断向豹哥攻击,将一双修长美腿秀得残影连叠,速递已经极致,却因丹道境界太低,终究无法打出刚才那样高爆发的招式。

    渐渐地,三个男生也扛不住了,被豹哥先后晕倒在地上。

    剩下独木难支的岳灵雎也没有悬念,很快便被豹哥制住。

    “妈的!你不是挺会踢吗?老子看你再踢一下试试。”豹哥喘着粗气,一只手掐着岳灵雎的玉部,脸上被踢的鼻青脸肿。

    一说话,掉牙的嘴里还冒风。

    旁边凑热闹的吕品等人顿时慌了,壮着胆子冲豹哥大声嚷嚷,让他把岳灵雎放开。

    豹哥朝地上吐口血水,掐着岳灵雎狰狞的笑着,“把你们的车都留下,再让这丫头陪我睡一晚上,不然今天这事儿没完。”

    张树蒙在旁边劝说,“豹子哥,这些富二代家里都是有背景的,咱们求财就行了,可别把事儿弄大了。”

    豹哥气急败坏地说,“不行,我今天就要睡她,我看她在床上怎么踢人。”

    此时岳灵雎双手已经停止了反抗,但两条腿依然动个不停,右腿的膝盖不时地抬起,一下下地撞击豹哥的肚子,但她力气已经耗尽,那膝盖顶在豹哥的肚子上与按摩无异。

    “怎么办?要不咱们报警吧。”一个富二说道。

    “唉。”吕品叹了口气,他只能报警将先岳灵雎救下来,再让父母长辈出面解决此事。

    但他的电话还没打通,便听到一阵轰鸣的马达声。

    刚回头,吕品差点儿被身旁疾驰而过的摩托车带倒。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这两摩托车以90迈的速度冲向豹哥,驾驶员手一挥,划出一道金属质感的弧度,将什么东西砸在了豹哥头上。

    “哎呀!”

    豹哥惨叫起来,抓着岳灵雎的手也松开,抱着脑袋使劲地揉着。

    “豹哥,没事吧?”张树蒙等人簇拥过来,回头冲神秘男子骂道,“你找死呀!”

    在一阵咳嗽中,岳灵雎刚喘过一口气,只觉得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

    抬眸间,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岳灵雎微微错愕,刚才……是他救了我吗?

    只见月光下,神秘男子浅蓝细格的衬衣搭着黑色燕尾服,漆黑眼眸中噙着冰冷,简约略带华美的面具下隐藏着神秘,就像蛰伏在化装舞会中的杀手。

    “这小子可能是他们找来的帮手,没准是个狠茬子!”张树蒙对豹哥提醒道,然后问雪天翼,“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伤我老大!”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当你看见月亮的时候,你会想起我的!”

    岳灵雎耳畔传来神秘男子的声音,那声音有点低哑,却带着说不出魅惑和冷酷。

    她总觉得,对方身上的香水味有些熟悉。

    “我特么管你是谁,敢暗算老子,我弄死你!”

    豹哥抹擦着脑袋上的血,大叫一声,如同愤怒的野兽一般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