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83 会跳舞的红皮鞋(六)
    林庆承缓缓从脸上取下墨镜,望着照片的眼睛有些黯淡,英俊的面容也显露出些许悲伤神色,陷入了呆滞的失神状态。

    刘婷宇非常适机地拿起纸和笔,“现在,请你配合我回答几个问题,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情人关系,就是你们口中的男女朋友!”林庆承机械般地道。

    刘婷宇接着问:“你们交往多久了,同居了吗?”

    “半年多,一个星期前我们还住在紫荆公寓,后来吵了一架,我就回台湾了。”林庆承似是一边回忆着往事,眼眶微微泛红。

    问了一些铺垫性的问题后,刘婷宇接下来切入到了主题:“死者被害前有没有怪异的举动,比如情绪不稳定,有心事,或者她身边出现过可疑的人!”

    林庆脸上神色从一开始的恍惚,逐渐变得疑惑,继而是极度的不安和惶恐,也不知道他此刻正经历着怎样的思绪。

    刘婷宇像是把一颗心头提到了嗓子里,急忙道:“你不要着急,仔细回想一下!”

    漫长的几分钟过后,林庆承恢复了以往的神色,重新把墨镜戴在脸上,却是冷淡地说出句“抱歉,我真的帮不上你!”

    言罢,他起身对旁边浑身不舒服的经纪人道:“helen!通知专车来接我,我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helen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立刻从怀中掏出手机通知了司机,刘婷宇沉沉地出了口气,没想到对方会这样不配合,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但从林庆承刚才的一系列反应来看,他和死者mary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只是到了此时此刻,这个问题明显已经无法问出口了。

    放下做了一半的记录,刘婷宇也跟着起身,不等她开口说什么,只见林庆承隐隐不耐烦地转过身,“刘督察若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去找我的律师!”

    刘婷宇见他态度已经显露出敌意,只得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林先生你不要误会,感谢你能这么配合我的工作,一会儿我会派一队人送你离开,如果你想起了什么的话....”

    她从办公桌上拿了张名片双手递给林庆承道:“上面有我的电话,你随时可以联系到我!”

    “不用麻烦了,公司有保镖和车辆会护送我,我暂时不想和警方扯上什么绯闻!”

    林庆承不领情地说完,还是接过了刘婷宇递来的名片,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带着helen离开了警局。

    “出来了!出来了!林帅出来了!”

    楼下等了许久的狂热歌迷原本被晒得直打蔫,忽然死灰复燃地活泼起来,闪光灯摄像机各种法宝通通祭了出来,争相寻找可以把偶像当成背景的自拍角度。

    一辆奔驰商务车及时开了过来,四名外籍保镖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由身材矮小的helen负责断后,护卫着林庆承一路披荆斩棘。

    刘婷宇站在窗前看着林庆承坐进了商务车,自语地说了句:“案子一日不破,我们都要失眠的!”

    这天晚上刘婷宇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办公室搭了张临时的床,像这样的加班已经不是第一次,一来是因为所有的同事都在加班,她身为专案组负责人也不好意思有片刻放松。

    二来为了节省回家路上的时间,椅子虽然睡得不舒服,但疲惫了一天的神经稍一松懈,一闭上眼睛困意也随之而来。

    西九龙急诊室警卫处,一名值勤警员从岗亭内走了出来,此时夜深人静的街道对面只有一座报亭,与同样亮着灯光的警卫室遥相呼应。

    警员迈步朝报亭走了过去,老板靠在座椅上打着呼噜,旁边的电视机里正上演一场球赛。

    解说员和老板的呼噜声是此刻街道上唯一的声音。

    他从报摊上挑选了几份法制报,也没有去惊动老板,轻轻在桌上丢了几枚硬币,手拿着报纸转身朝警卫室走了回来。

    这名警员叫廖伟,原来也曾是西九龙分局重案组的一员,自从十年前那起“连环少女失踪案”之后,他便主动申调到了这处不引人注意的小小岗亭,一守就是十年。

    坐在只有几平方的岗亭里,把买回来的报纸打开来铺在桌上,忽然有人在外面轻敲了敲玻。

    廖伟目光从报纸上移开,看到那人时眉头也是一皱,仿佛看到了一个不想见的熟人一般,作无视状,低下头继续浏览着报纸。

    那人身穿一身便装,也曾是参与当年调查“少女连环失踪案”的一名警员,正是西九龙分局后勤内务部的法医官老蔡。

    敲了敲窗户也没人搭理,老蔡只好绕到岗亭的门口处,走进后自来熟地找个椅子坐下,把手里的白酒瓶往桌上一放,苦笑着道:“怎么?这么不想见到我啊!”

    那瓶白酒就放在廖伟的手边,却引不起他丝毫的兴致,淡淡道:“我在执勤,不能喝酒,如果你想找个陪你喝酒的人,你来错地方了!”

    老蔡对廖伟的冷淡充耳不闻,自顾地拧开白酒盖子闷了一口,咂咂嘴道:“你有多久没去看过你姐了!”

    廖伟放在桌上的双手微微用力,不觉间已攥成了拳头,一直以来他刻意回避的那些东西,那些已经结了痂的伤口,又被人无情地撕裂开来。

    又闷了一口烈酒,老蔡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叹息着道:“还记得庆功宴那天吗?当年我们兄弟十一人,总警司亲自为我们颁发嘉奖,多威风啊!”

    吸了口烟,老蔡迷离着双目继续道:“我还记得你姐姐廖督察对媒体的演讲,她说作为一名警察,不管遇到多么危险的环境,我们都只能勇敢的面对!”

    许是他的话触动了某些陈年的回忆,廖伟稍微缓解了一下紧绷的神经,目光也变得平和了一些。

    老蔡却在这时声音一沉,隐隐痛苦地道:“可自从那件事之后,我们这班兄弟也只剩下你我还穿着警服,他们不是死于意外,就是拖家带口的迁往境外,这些年我一直退隐在后勤部,整天面对着各种死因的尸体,我以为这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混到退休,拿着政府的养老金等死...”

    老蔡的香烟在原本就不大的岗亭内弥漫着,他的话语到了最后渐渐低沉下来,慢慢没了声音。

    廖伟神色开始动容,冷声道:“你今天来找我不是为说这些的吧!”

    “它又出现了!”

    老蔡紧接着说出一句:“那个人皮舞鞋又出现了!”

    “怎么可能!”

    廖伟电击一般从座椅上惊起,不信地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姐明明已经把它...”

    似乎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就像当时的自己一样,老蔡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丢了张照片过去,继续闷着头吸烟。

    廖伟不可置信的目光便停在了照片之上,那是一双红色的舞鞋,仿佛下一刻便会从照片里跳出来,踏着活跃的舞步。

    一把将照片翻扣起来,惊讶和恐惧的情绪时难平静,瞬间明白了他今天来找自己的目的。

    廖伟断然摇头道:“不!会死的!会死的!我姐在出事前警告过我,让我不要再碰这件案子!”

    一口气把香烟吸到根部,接着吐出了一大口浓的烟雾,老蔡的神情变得刚锐利,正视着廖伟道:“那件案子产生的咒怨我们已经背负了太久太久,呆在这小小的岗亭里你或许能逃过它的纠缠,但你一辈子也找不回失去的尊严和羁绊!”

    廖伟再次收紧了拳,另一只手不自觉地夺过老蔡的酒瓶,仰头咕咚咕咚灌了小半瓶下去,脸色涨得通红地道:“让我想想,再想想!”

    掐灭了烟头扔在地上,老蔡起身从怀里掏出份报纸丢在廖伟面前,临走时留给他一份挚热的笑容:“你那份不是最新的!”

    报纸头条一排大字分外醒目:“香港警方正式对紫荆公寓凶杀案做出回应,称已成立行动专案组,由西九龙分局重案调查科刘婷宇高级督察担任组长,警方有信心在十日内查清案件!”

    “明天上午等我电话,我们一起去看看廖督察!”

    廖伟从报版头条上回过神时,老蔡有些蹒跚的背影已经走得远了。

    他看看瓶中所剩不多白酒,皱着眉头一饮而尽。

    长乐路花旗银行门前的十字路口。

    这条街即便到了晚上也是车流不息,虽然此时已近凌晨2点,但仍有许多夜生活糜烂的年轻人三三两两地在街道徘徊。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烈酒有些上头,难道自己醉了吗?

    周围的声音变得失真,视线也开始模糊起来,老蔡用力甩了甩昏沉沉的脑袋,等着路口的信号灯变色。

    这时,一辆双层大巴从口路拐了过来,车里除了司机只有寥寥几名乘客。

    当大巴从眼前经过时,老蔡的视线立时清晰起来,在后车门的位置,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就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