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87 会跳舞的红皮鞋(十一)
    “我知道你一时难以相信我的话,很多人都以为我有病,认为我性格不好,但是,不管你相信与否,我都没有信口开河,我姐姐现在就在青山精神病院,她在那里呆了十年,我放弃大好的前途去驻守西九急诊室,一守十年!”

    “你可知道!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年,全是因为那件连环少女绑架案,我们背负着无法对人说出口的咒怨苟活到现在,你还认为我有病吗”

    廖伟说到后面,眼神业已锋芒毕露,牵扯着情绪也有些轻微的激动。

    那样痛苦的神色让刘婷宇不敢轻视,不敢再怀疑他的话是否可信,如果一个人没有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的东西,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

    一改怀疑的姿态,联想到最近接连发生不可思议的怪事,从处处透着诡异的坠楼凶杀案,再到老蔡超自然现象般的离奇死亡,刘婷宇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我可以相信你的话,但你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到目前为止我对那件旧案知之甚少,你是唯一知情的人,能和我谈谈有关于那件案子的事吗”

    廖伟目光变得空灵,思绪飘忽之中,缓慢地叙说起十年前自己经手的案子...

    西九龙分局第一重案组晨会,廖丹在主持会议时提到了一条最新警讯:“有两件事需要大家留意一下,最近连续发生两起少女失踪案,特点十分相似,都是舞蹈学院的学生,目前失联人员已失踪超过4时,家属尚未接到任何敲诈电话,初步排除是绑架行为,疑犯很可能是同一个人,上面对此非常重视,从今天起加强辖区治安巡逻,尽快找到失联人员!”

    就是从这条警讯开始,一星期内接连又失踪了三名舞蹈学院的女生,警方迫于重重压力,对外做出定期破案的承诺,由西九龙分局第一重案组成立专案行动组,廖丹担任调查行动负责人,正式对这起连环案件专案调查。

    案件进展的速度很快,重案组调查员于第三天在一栋废楼里发现了失联女生的尸体,而且一发现就是五名。

    她们死因一致,全都死于窒息,法院官老擦确定是她们被人活活勒死的。

    可是,有一点让所有人都想不通,五名死者的双脚竟被齐踝斩,凶手手法相同且非常变态。

    到第五天的时候,又有两名少女同时失踪,她们失踪的地点就在荣华街和启明街,重案组根据死者身上提取到的皮质纤维样品,把凶手作案的第一地点锁定在荣华街和启明街附近,并调集大量警员对这一区域进行地毯式搜查。

    直至第六天凌晨,当廖伟带巡警搜查到一间工艺坊时,敲了好半天都没人应答,在这种非常时期下,廖伟毫不犹豫地让人破开了铺门。

    当卷帘门拉起的一刻,所有警员都震惊在原地。

    一个垂暮老人的尸体挂在天棚上旋转摇曳,他的脸上还保持着死时诡异的笑容,像是安乐死去的病人,结束了所有的痛苦,带着满足的笑意离开尘世,只是那笑容却并非安乐慈祥,更隐隐透着邪恶,用来上吊的也并不是麻绳。

    而是一根拐杖!

    现场情景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警察立刻对工艺坊进行了搜查,果然在铺子里发现了失踪的最后两名少女,结果却无一例外,被残忍地砍下双足后,再被活活勒死。

    除此之外,廖伟在现场还发现一双崭新的红色舞鞋,上面的涂料还没有完全风干,拿到分局化验后,这件案子才真相大白,凶手连续绑架舞蹈学院少女的原因,竟然是为了制作出这双人皮舞鞋,当真令人发指。

    重案组虽然在第六天侦破了这起案件,但随之而来的噩梦也是从这时起拉开了序幕。

    重案组参与调查这起案件的十一名警员,连同廖丹和警司在内的两名高级警员也陷入了梦魇的折磨。

    在这些可怕的梦中,他们都梦见过一双红色的人皮舞鞋。

    这样的梦境持续了一个星期,起初大家都以为是压力过大所致,再加上连续一周的紧张办案,因此而产生了思维失调综合症,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得到缓解。

    但一星期过后,这种持续的噩梦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延续到了现实之中。

    廖伟经常在半夜惊醒,听到床下有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可开灯后却什么都没有。

    一些情况严重的警员还会梦到厉鬼索命,到了后来,他们甚至会在镜子里、电梯里、经历各种见鬼各种惊吓,所见具是那个用拐杖上吊畏罪的疑犯。

    到了后来,大家精神都开始变得恍惚起来,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噩梦,分不清哪些才是真的,哪些才是幻觉,渐渐有人失去了理智,在开枪误伤同伴之后,举枪自尽。

    有了第一个例子,第二起悲剧很自然地发生了,另一名警员鬼附身一般,开枪连杀6名无辜路人之后,被闻声赶来的巡警当场击毙。

    第三起悲剧,两名警员同时在家中烧炭自杀,遗书中写道:“我死也不要被它控制!”

    第四起悲剧,一名警员无故失踪,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留下遗书或是其他什么线索,等同于人间蒸发。

    延迟举办的庆功宴上,为了安抚剩余警员的惶恐,刚刚晋升高级督察廖丹当着媒体的面,对重案组警员激励道:“作为一名警察,不管遇到多么危险的环境,我们都只能勇敢的面对!”

    正是这句话把崩溃边缘的警员拉了回来,但是在庆功宴的那天晚上,廖丹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竟然纵火烧了整间证物间,后被证实患有精神病,从此住进了青山病院。

    这件事之后,似乎咒怨也因那场大火而被终结,经历过这场诡异事件并幸存下来人或辞职,或申请调离原职,曾经威震四十二个警区的西九龙分局第一重案组便就此解散,成为一个曾经存在过的传说。

    当廖伟讲出了这件尘封在心底已有10年的往事后,他也像卸下了沉重的包裹一般,缓缓出了一口长气。

    这么久以来,不敢对任何人提及过只言片语,不敢去找心理医生倾诉,他从未像现在这般轻松过。

    反观刘婷宇,她却再也做不到刚才那样的沉着冷静,廖伟在述说的同时,有些情况也和自己的真实写照不谋而合,尽管听起来是如此荒诞可笑,但她一点都笑不出来。

    “如果你还是不信我的话,你可以想想老蔡,他当年跟我提到过,他做过一个全身流血不止的梦,现在真的应验了,他死的那么惨,难道这么不争的事实你都无法相信”

    廖伟的话如同高爆tnt,不断轰击着刘婷宇坚定不移的信念,她不置可否地道:“诚如你所言,这件案子是十年前旧案中遗留的厉鬼作祟,就算我相信你,上面也不会相信我们呀!”

    “你说的这些我都清楚,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查出真相,先不要考虑其他的事了!”

    作为一个从警多年的资深警员,廖伟当然清楚刘婷宇的顾虑,他稍作沉思,用笔在案件资料上备注着什么。

    刘婷宇疑惑不解地问:“你所指真相是什么案件进展到现在已经被定性为灵异案件,真相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咒怨是在我们结案之后才开始的,我怀疑当年我们并没有查出最后的真相!”

    廖伟把补充好的新线索推了过来,刘婷宇的目光便锁定在了那行刚劲有力的字迹上——启明街35号广记工艺坊。

    “这个地址...”

    刘婷宇一下就明白了,她安排小赵带一队警员找了三天都没有收获的广记工艺坊,原来是在这里。

    启明街。

    虽然这条街被重新翻修过,许多旧楼也完成了拆迁重建,但廖伟还是凭借记忆找到了35号的旧地址。

    他把警车停靠在路边,望着对面铺门紧闭的当铺道:“就是这里了,这么多年很多地方都变了,但是这间铺子我一刻都不敢忘!”

    刘婷宇眼中露出一丝惊喜,这不就是自己之前走访过的当铺吗

    看来这次真要请掌柜回警局喝咖啡了。

    她马上拿起用对讲机呼叫道:“启明街附近的警员收到请回复,立刻赶往启明街125号6单元b楼!”

    “收到!五分钟赶到!”

    “收到!三分钟赶到!”

    两组便衣警员立刻做出回复,廖伟没想到这里已经被警方监控,有点吃惊地问坐在副驾驶位的刘婷宇:“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刘婷宇轻轻笑了笑,几天来少有的轻松道:“破案有时候也需要运气的,我第一次来这里走访就发现当铺掌柜很可疑,现在看来他确实是个知情人!”

    两人正说着话,疾跑而来的小赵满头大汗地钻进了警车。

    刘婷宇看着他热汗淋漓的样子,递了瓶矿泉水过去:“这几天辛苦你了,明天给你派个轻松的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