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92 会跳舞的红皮鞋(十六)
    刘婷宇并没有急着回警局,而是去凯鹏茶餐厅,这里是他和廖伟约好见面的地方。

    “您好!您要订几个人的座位?”服务生礼貌地接待道。

    “三个人!”

    刘婷宇目光一转,看到小赵正坐在不远的座位上朝自己招手,她便走了过去:“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今天不用出勤的吗?我可没有批你的假!”

    小赵喝了口咖啡道:“我从早上就在这等你了,打你电话没人接,去你家里也没人开门,我以为你被哪个采花贼绑架了,过几个小时再联系不上你我都准备去报案了!”

    “现在看到我没事了,你可以去出勤了!”

    刘婷宇不想把这件案子给他看破,急于在廖伟来之前把他支走,小赵却厚脸皮地赖在椅子上,闷闷不乐地道:“干嘛!又不是你给我发工资,就算我是你员工也让我吃口饭吧,唉!白白为你担心一早上,你都不领情,还调我去水库,也不知道是哪得罪你了,用得着这么狠吗?”

    刘婷宇根本不想跟他解释太多,拉起小赵就往门外推,这时,一个客人走了进来:“你也在这里啊!”

    刘婷宇立时皱起眉头,对站在面前的林庆承不客气地道:“你竟然跟踪我?从我离开酒店就一直跟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酒店?”小赵立刻来了精神,仔仔细细打量了林庆承一番,暗自沉思道:“这两人该不会背着我有奸晴吧!”

    林庆承一脸无辜:“我没有跟踪你啊!我是路过这里进来用餐的,再说我们什么都做了,我还能想做什么啊!”

    刘婷宇瞪着眼睛道:“我告诉你哦!昨晚的事很平常的,谁也不欠谁!”

    小赵听到这里忽然暴跳一声:“天啊!你们两个果然背着我偷情!”

    林庆承一脸惊愕,刘婷宇则是一脸茫然:“你乱说什么呢?”

    小赵情绪激动地拉起刘婷宇的手道:“我入警队三年,你明知道我暗恋了你三年,你怎么可以跟他去开房?你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吗?”

    林庆承猛然醒悟,一把抓住了小赵握着刘婷宇的那只手:“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你赶紧把手拿开!”

    “

    刘婷宇对林庆承道:“你不许在跟着我了,不然我会发火的,我生气的样子我自己都害怕!”

    小赵抓到机会对林庆承放出狠话:“听到没有!你再缠着她我就抓你回警局!”

    刘婷宇甩开了小赵的手,怒声道:“我和他之间的事,跟你这个外人没关系!”

    小赵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他看看一脸不爽的林庆承,又看看负气的刘婷宇,愣愣地呆了几秒,缓缓走出了餐厅。

    外人?三年的单恋苦恋却只是一个外人!

    小赵走远后,林庆承道:“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跟我...”

    刘婷宇说:“我需要点时间来接受你,你给我点时间吧!”

    “好!我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我会等你!”

    林庆承留下这句话后也离开了餐厅,他走回到停在路边的跑车上,helen见他心情不是很好,便劝他道:“女人都是这个样子,经常心口不一,没准哪天会突然给你打电话哭着喊着要你陪,女人不就是这样吗?”

    林庆承面色凝重:“我感觉她有事瞒着我,就像mary一样,我真担心她会出事!”

    “不会吧!要不要这么邪!mary死得不明不白,不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helen一想起mary的那些古怪行径就感到不寒而栗,有次她做饭给两人吃,煲出来的汤真叫一个香,林庆承就随口问了一下:“这是什么汤?这么好喝!”

    mary只淡淡地说了句:“狗肉汤!”

    当时他们都以为mary在开玩笑,可当helen从紫荆公寓离开时,真就在楼梯口看到了一具狗的尸体,只剩下了狗头和剔下来的骨头,而那只狗正是他帮林庆承买来送给mary的礼物。

    除了这件事以外,mary还有很多让人无法理解举动,比如半夜在客厅里关着灯跳舞,一跳就是一整夜,然后第二天睡上一整天,谁去打扰她都会对那人发脾气。

    他们就看着mary的行为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匪夷所思,有天在林庆承和她大吵一架的一个星期之后,她便遇害了。

    “不行!我不能看着她像mary一样出事!”

    林庆承调转了车头,对旁边的helen道:“helen!我现在送你去机场,你帮我去泰国接一个人!”

    在林庆承和小赵离开后没多久,廖伟带着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刘婷宇面前,“刘sir!这位是我跟你提过的阿乐!”

    刘婷宇怀疑地看了眼廖伟,阿乐正是此前为老蔡做过法事的道士,她只觉得这个叫阿乐的人看上去也年轻了些,与自己印象中那些高人的风范大相庭径。

    廖伟知道她在怀疑阿乐是不是真的灵,连忙道:“阿乐是泰国玄学大师巴颂师傅唯一的传人,当年就是因为他的帮忙,我才躲过了一劫!”

    刘婷宇虽不明其厉,但她却是相信廖伟的,她问阿乐道:“你要喝什么?”

    “一杯白水就好!”阿乐道。

    刘婷宇想起在老蔡的葬礼上曾为难过阿乐,歉然地笑笑,“上次的事真不好意思,你不要往心里去!”

    阿乐很随和地一笑,说:“不会的!廖警官我们认识也有很多年了,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了解了一些你们遇到的麻烦,我会尽力帮你们!”

    廖伟直截了当地问:“阿乐!我们曾经调查的案子现在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你有解决的办法吗?”

    阿乐在昨夜已经从廖伟那了解到人皮舞鞋的事,他不容乐观地道:“在南洋十大邪术中,降头术位居榜首,像这种施术者对自己下降头的邪术我是第一次听到,从你们同事被害的种种征兆上来看,这已经不单单是降头,而是非常恐怖难缠的咒怨,任何人被牵连其中都难逃一死,即便死后灵魂也会成为咒怨的一部分,只会使得这个咒怨更加强大!”

    刘婷宇和廖伟在旁边听得直冒冷汗,阿乐接着道:“你们之前看到的那双人皮舞鞋极有可能就是咒怨的媒介,可惜它现在下落不明,我们要想终止咒怨,必须先找出媒介,然后将其封印!”

    刘婷宇开口道:“我第一次看见那双舞鞋是在案发现场,当时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它,后来我在死者的家里把它带回了警局,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双舞鞋会突然不见了呢?”

    阿乐阴晴不定地道:“那双舞鞋不是死物,它会跟自己选上的主人进行通灵,你也可以理解为它是有思想的,而你很有可能就是被它选上新主人!”

    廖伟叹了一声,道:“现在该怎么做,我们都听你的!”

    “那我就试一试吧!你们跟我来!”

    刘婷宇买过单后,三人开车来到了阿乐做法事的场所,这是一间宽大且阴暗的房间,里面供奉着一间佛堂,墙壁上的窗户都是封死的,连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整个房间只靠着长明烛的光亮才能看清事物。

    阿乐点了三根香对着拜了三拜,备好了作法所需的物品,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通话的内容很隐晦,只能听到他对着手机“嗯”了三声,最后说了句:“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

    阿乐挂断电话后,划着火柴点燃了一个火焰球,他一边在手上涂着白色药膏一边道:“我先帮那些死去的人做一场法事,看看能不能消除咒怨的怨念!”

    刘婷宇和廖伟站在一旁看着阿乐从佛龛前站起身,一阵铿锵有力的梵唱之后,他拿起了燃烧着的火球如舞狮一般跳跃起来,仿佛他就是黑暗中的那一束鬼火,每一个动作都说不出的诡异,把那些诡异的动作一气呵成。

    空气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丝异样的味道,刘婷宇对这种味道已经熟悉到极为敏感,这种腐肉味道正从某个不知名处散发出来,她不由自主地把呼吸放轻放缓,似乎生怕惊扰到什么要命的东西。

    同时,她和廖伟都骇然地看到,阿乐在舞动火球的周围出现了一些人影,火球快速地忽左忽右的晃动,那些人影的面容也被映得分外清晰,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刘婷宇还是看清了其中两个人正是已经死了的——老蔡和薛奇。

    “前尘往事勿挂念,投胎转世再为人!”

    随着一声突兀地暴喝,阿乐的动作停止下来,手中的火球却忽然熄灭了,目光呆滞地站在原地,似是没有思想的傀儡一般。

    刘婷宇和廖伟大气都不敢用力喘,只能站在原地静静观察着阿乐,可他这般站立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些,这时,佛龛两侧的一排蜡烛竟在同一时间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