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诸天电影联盟 > 094 会跳舞的红皮鞋(十八)
    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街上,刘婷宇这般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巷弄堂,抬头刚好看到一只小猫咪被困在阳台上,也不知谁家的主人这么粗心,让小猫爬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

    “小猫咪!你不要乱动哦!会掉下来的!”

    刘婷宇说完这句话,小猫咪真就从三楼的阳台上掉下来了,她急忙伸手去接,可就在她快要接到猫咪的时候,忽然发现并那不是一只猫咪,而是一台电冰箱。

    说时迟,那时快,她身形矫健地闪退了一步,电冰箱在她面前被摔得变了形,里面的瓜果蔬菜散了一地。

    后怕之余,她猛然抬头向上望去,三楼的阳台上蓦地伸出一只手来。

    那只手的手指看去十分僵硬,白的跟莲藕似地,在刘婷宇的注视下缓缓收了回去。

    她心惊地出了口气,刚才若不是她反应够快,只怕此时已被冰箱砸死了。

    看看渐渐西沉的日头,今夜该去哪里渡过?

    刘婷宇又顺着小巷走了一段路,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她看到前面是一座著名的教堂。

    暮色里总有各种人抬起头看它,锋利的尖顶青青的灰,苍苍的白,穿透了尘世,尖尖的顶子和黄昏时氤氲的雾霭相纠缠,泛出墨红的光朵。

    她走到教堂的近处,门是向外大敞而开的,教堂里的神父低头默默陈述着圣经,座下的人们在祈祷着命运,琉璃的玻璃在夕阳下反射着五彩的光芒,仿佛也在欢迎着她的到来。

    刘婷宇慢慢地走了进去,随便找个空位坐下,和祈祷的人一同聆听神父的教诲,仿佛只有在这样的场合下,她才能稍微摆脱那些纠缠着自己的咒怨,却不知来自天堂里神的传颂,是否愿意为这个从来就没什么信仰的人,洗礼迷途的罪恶。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昔日施洗约翰在旷野里向民众发出这样的呼唤,今天,我要向在座的兄弟姐妹发出同样的呼唤!”

    “兄弟姐妹们!世界末日已来临啦!启示录第三章第七节说,末日来临之前,天也崩了,地也裂了!”

    “主耶稣曾经说过,在他再来之前,地球上必充满妖孽,异教邪人必会到处散播坏种子,魔鬼会作出最后的挣扎,我实实在在的说给你们听,魔鬼要比主耶稣更早来到这个世界!”

    神父突然高坑的一声呼喊之后,继而低沉地道:“所以,我们要一同祷告,祈求主耶稣和我们同在!”

    “啊们!”

    在场众人全都默然祷告起来,刘婷宇也低下了头去,闭上双眼在心中祈祷,身旁却突然响起一个不屑的声音:“连你也相信这种鬼话,闭上眼睛有屁用啊!”

    刘婷宇转头定睛一看,林庆承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的边上。

    “你又跟踪我?”刘婷宇很奇怪他为什么总是能找到自己。

    林庆承急忙辩解:“我一向只会被人跟踪,从来不会去跟踪别人,你当我是无聊的狗仔队啊!”

    刘婷宇不信地问:“那你怎么找到我的?”

    林庆承懒洋洋地道:“我是刚巧路过这里,看见你这只傻鸟学人家信主耶稣,所以才进来看看你有没有被人家洗脑!”

    “你敢取笑我?”刘婷宇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林庆承痛得连连求饶。

    刘婷宇这时发现林庆承是一个人来到,便问,“对了!怎么没看见你那个跟班,整天娘里娘气的!”

    林庆承盯着她笑了一会儿,伸手把她揽到了自己怀里:“你都说他妖娆了,我就让他去泰国做变性手术了,等他变成一个大美女,你可别吃醋!”

    靠在林庆承厚实的肩膀上,刘婷宇忽然有种很安心很安全的感觉,就算世界末日已经来到,还有这样温柔的一个人陪伴着自己,即使明天就要死去,她也没有遗憾了,也不那么害怕了。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最想做什么?”

    林庆承几乎没有多想,在她耳边轻吹了一口气道:“当然是和你温存到最后一秒,然后被你这个魔鬼给杀死!”

    刘婷宇反应敏感地离开了林庆承的怀抱,认真地问他道:“你说我是魔鬼?”

    林庆承似乎是没想到这句话会刺激到她,“你就是我的魔鬼啊!你看你的魔鬼身材,那些职业模特都比不过你!”

    他们在这边暧昧,却没注意到身后隔了几米远的座位上,一个戴着墨镜的狗仔队正拿着相机在偷拍他们。

    一连拍了十几张照片后,墨镜男急忙翻出相机底片,好看看自己捕捉到了怎样精彩的画面,可这一看之下,他的魂都快被吓飞了。

    那些底片上都是林庆承和刘婷宇亲密的画面,可仔细看却会发现这些画面都十分诡异,他以为是自己眼花,就把画面放大了一倍,嘴巴直接张成了“O”形,大叫一声“鬼呀”,然后就扔下相机连滚带爬地奔出了教堂。

    教堂里正在祈祷的人被吓了一跳,神父见此情景从祈祷状态中高喊一声:“看吧!魔鬼就在我们身边,大家快祈祷吧!”

    众人遂重新低下了头,却是比之前更加专注地祈祷起来,林庆承起身走到狗仔队坐过的座椅前,伸手拾起了地上的相机,骇然看见底片上出现的画面中,刘婷宇的眼睛竟全部都是眼白,分外可怖。

    “他拍到我们了吗?”

    刘婷宇也跟了过来,好奇之下想看看到底拍到了些什么,林庆承忙将所有的底片全部清除,这给她看了一眼说:“没什么!这个狗仔技术不好,什么都没拍到!”

    “走吧!我们去住酒店吧!”

    林庆承把相机放回到上,拉着刘婷宇走了出去,即使明知道身边的女人大有问题,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她,或许对他来说,在花心的背后总有着一份对真爱的执着,一旦遇到了,就再也不会放手,哪怕是一同下到地狱,也要在地狱里至死不渝地猖獗一回。

    洲际酒店,还是同一间套房,同一张大床,时有浅浅低喘,时有绵绵爱语,春光无限,若隐若现,忽明忽暗,旖旎之色诱得月色也黯然几分,沉在黑暗间。

    “你为什么要在背上纹这种图腾,有什么寓意吗?”

    于是,林庆承说起了自己的事情,他出生在台湾一个少数民族的部落,族人能歌善舞,富有艺术天才,还保留着原始宗教信仰和定期祭祖习俗,迷信鬼神,相信灵魂不灭,崇拜祖先,最具特色的就是对图腾的崇拜,但他背上的图腾是后来才纹上去的!

    他父亲早年间跑船做生意,有次因为得罪了竞争对手,害得人家钱财散尽,那些人为了报复,就林庆承在身上下了恶毒的降头,子子孙孙都活不过十岁,让他们林家断子绝孙,本来林庆承是活不过十岁的,幸亏父亲在他九岁那年结识了一位高人,也幸得那位高人仗义出手,在他背上纹了修罗图腾,这才化解了他身上的毒咒!

    刘婷宇心微微一悸,手指抚摸着他背上怪异的图腾纹理,原来,这个图腾因此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