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 > 1363 跟着指征走
    “以前在小说里经常看到什么牵机毒,几种毒素混合在一起,治了这个那个就会变得严重。咱们这位患者虽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处理起来也很棘手啊。”

    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这个未知的病症,对于患者的身体有着巨大的影响。而她的肺挫伤,又把一些原本应该存在的问题给掩盖得严严实实。”

    “咱们现在就算是把肺挫伤这层皮给扒下去,也看不到里边的实际情况。而且这层皮,也是真的很难扒啊。”

    “现在最要紧的,是得把她的这个高乳酸血症给查清楚。我个人来讲,还是倾向于内分泌系统的原因。”彭博说道。

    “正是因为某种病症导致了她的高乳酸血症,所以才会让她在我们帮助调整电解质到时候,也出现了乳酸性酸中毒。王医生有啥方向没?”

    “查起来有些费劲啊,各种可能的原因都会有影响。人体的内分泌系统也比较复杂,只能一点点的排除。”王欢说道。

    “通过现在的血氧情况,最起码能够排除掉供氧问题造成的影响。是有了酸中毒之后,血氧和血压才会继续掉的,但是她的癫痫呢?会是因为乳酸性酸中毒引起的吗?”

    “所以这位患者的因果关系才不是那么好倒,低血压和脾肿大究竟是因为出车祸后造成的影响,还是原本就有,只不过是因为车祸给掩盖了,理不清。”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患者的凝血时间,应该比咱们昨天手术前检查的时候,变得更差了。”

    “你们看胸腔的引流管内,血液占比还是比较多的。正常来讲,梁医生已经做完了止血手术,经过一夜的时间,现在顶多是有一些渗液。”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齐齐看向了胸腔的引流管。

    可不就是这样嘛,引流管里还有血液。这又不是真正大出血患者,昨天做手术之前的凝血测试也是正常的,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有些不正常了。

    这都不用继续去测定凝血时间,肯定也是出了问题的。

    “目前我们的方案是先给碳酸氢钠和葡萄糖,接下来呢?是先检查还是先观察?”陈学海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时候,大家伙齐刷刷的看向了刘半夏。

    因为接下来要是做检查的话,那就太多了。尤其是内分泌系统的检查,上全套的话差不多得忙活一天。

    “都看着我干啥啊,我现在也有些懵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拿个主意吧,我们更多的还是只关注自己涉及的范畴,你平时接触各个科室的情况多一些。”王欢说道。

    “要是硬让我来建议的话,我觉得还是应该先观察。”刘半夏说道。

    “首先一点,现在患者的血压也不怎么高,怎们也在做缓慢补血处置。要是再检查呢,还得抽几管血,对于化验的准确度来讲,会有一些影响。”

    “第二个原因,就是患者目前的凝血时间了。脾脏上还有撕裂伤,检查的话,来回折腾,我担心会把包膜弄破,到时候还得上台。”

    “所以我的意见就是先观察,最起码咱们也要观察到中午。如果咱们的碳酸氢钠和葡萄糖补充调整,能够让患者的情况有了好转,咱们就省心了。”

    “病因可以慢慢探寻,关键还是患者的健康。这个肺挫伤对患者的影响也比较大,还是以稳为主比较好。”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这位患者的情况要多留心。”陈学海点了点头。

    暂时的会诊,就算是告一段落。虽然说还没有搞清楚患者的真正病因是啥,多少也有了一个应对的方向和方法。

    这样的方法看起来有些赖皮,可是目前患者的生命体征相对稳定,也给予了碳酸氢钠和葡萄糖,可以先看看效果。

    “刘老师,那位患者到底是啥情况啊?”

    等刘半夏回到了大厅后,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现在也是判定不出来啊,先观察,然后再看看上什么样的检查。”刘半夏说道。

    “你没去跟那位幻肢痛的患者做游戏去?得坚持啊,每天玩上一次,说不准啥时候就能有效果了呢。”

    “下午的,上午来就诊的患者多一些。”刘依清说道。

    “刘老师,这是您现在忙吗?”这时候苗瑞问了一句。

    “患者什么情况?”刘半夏问道。

    “刚刚送诊的患者,据急救员描述,患者昏倒前疑似醉酒状态,走路歪歪斜斜。摔倒后,磕到了头部,有撕裂伤。”苗瑞说道。

    “诊断时发现患者意识不清晰,表现上来看也是明显醉酒状态。不过并没有嗅到酒味,患者血压有些低,现在送去拍头部CT了。”

    “那就只能看看结果了,也可能是头部有原发性病灶。什么原因让你变得有些迷惑?”刘半夏说道。

    “就是患者的表现,如果是脑瘤压迫到了神经,患者确实也会有行为改变,但是我好像没有看到类似醉酒状态的患者。”苗瑞说道。

    “刘老师,您说这位患者是不是也嗑药了啊?对了,年纪不大二十七岁。是摔倒在自己的车边,被热心群众打电话送医的。”

    “你是想做毒理检测啊,不过现在还不够支持。”刘半夏笑着说道。

    “检测,自然就会产生费用。仅仅凭借目前的状态,还是无法判定的。不过你也可以先做一些体表检查,看看有没有针孔。”

    “如果只是嗑药的话,那个就没办法了。除非患者产生了相应的幻觉症状,我们才可以有这样的倾向。现在有吗?”

    苗瑞摇了摇头,“没有,就是看起来像是醉酒。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还是通顺的句子。”

    “有这样的倾向性判断很好,不过我们可以有一定的判断倾向,但是给患者的检查还是要以指征为准。”刘半夏说道。

    “咱们国内不像是国外,要是国外的话,那玩意泛滥成灾,都差不多成了入院的首选检查了。”

    “好的,我明白了。”苗瑞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他刚刚还真的是差点就给开一个毒理检测,不过控制住了自己。当时的想法就很直接,现在想想确实有些冒险。

    万一患者是别的病症,等出院的时候发现单据里有毒理检测这一项,没准就会闹情绪。

    当医生的可不容易,检查也不是那么好开的。

    也算是帮苗瑞处理了一下接诊上的小问题,哪怕这个问题以前他也经常说。

    但是接诊的过程中,很多问题的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也需要认真剖析才行。

    而刘半夏的心中就一直琢磨着那位肺挫伤的患者,观察是保守治疗。但是不能因为有了这个决定,然后就不管了。

    也需要预想一下或者说进一步剖析患者的情况,看到刘依清和李浩手边上没有活,他就把患者的基本病症表现给写了出来,让他们俩带着实习生讨论。

    “真的是太难了,这个病症光看这些,不检查的话,恐怕是搞不出来结果的吧?”

    讨论了一会儿后刘依清问道。

    “所以才会让你们讨论,有没有人有啥大胆的想法?干活的空余时间琢磨一下。”刘半夏说道。

    “观察到中午,下午就得上仪器检查了。也是蛮困难,要尽可能少做一些,不能胡乱的做啊。”

    “不好搞,开始只是车祸伤,然后是肺挫伤,接着又是横纹肌溶解、乳酸酸中毒、凝血障碍,谁知道到底哪个病症是最开始的病症啊。”刘依清说道。

    “没准也可能就是肺挫伤很严重,然后导致了身体机能的一系列缺失。现在看起来都像整个身体出了问题,只要脾脏的血肿别因为凝血障碍再破掉,那就是成功的。”

    “刘医生说得太对了,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没有折腾患者去检查,而是选择先观察。”刘半夏竖起了大拇指。

    “哎呀,刘老师,正经点,探讨患者病情呢。”刘依清无奈的说道。

    “有空就琢磨一下吧,估计陈主任那边也在讨论呢。毕竟是收入他们科室的患者,还是梁晓琳主刀的。”刘半夏说道。

    “嘿嘿,一会儿我找琳琳探听一下消息去。”刘依清美滋滋的说道。

    “好家伙,许一诺不在,你都成了包打听了。”刘半夏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不是今天大家伙都很卖力、很主动,我就有些闲了嘛。”刘依清说道。

    “不过这位患者的情况进展的好像越来越快的样子,也不能是因为脾脏的原因,所以导致的凝血时间延长啊。”

    “现在是代谢出了问题,真担心还会有别的器官也出问题。横纹肌溶解本来就有一定程度发作肾衰竭,脾现在还这样,肝脏也受到了影响,来个多器官衰竭,可就危险了。”

    “呃……,刘老师,你那么看着我干啥?其实也未必会发展到那个程度,现在仅仅是患者恢复的慢一些罢了吧?”

    越说到后边,刘依清就越心虚。

    “跟我走吧,看一眼患者去。”刘半夏丢下一句话,然后就往电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