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的诡秘故事 > 十六章:危 叶尘 危
    “好家伙,终于可以把握点主动权了……”

    玄学之类的东西,叶尘也试着去了解了一点,毕竟职业特殊。雷主杀伐,扯上这个字的,杀伤力不会小。

    “砰!”一阵重重的砸门声。

    室友萧东勃煞气腾腾的走了进来,指着叶尘道:

    “你欠我一顿饭!”

    但是,身后的两个人却透露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什么意思呀?”叶尘被搞得是一头雾水。

    “还什么意思!”萧东勃吼道:“老师点你回答问题,你不在,我帮你答了!”

    “不就一个题嘛……至于这么扣么……”叶尘埋怨道。

    “一道题?你知道后来怎么了吗?老师又点到我了!这两个b打死也不帮我答,我tm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旷课!”

    说到这,萧东勃气势一泄:“我不管,你可得好好补偿我。”

    此时的叶尘整个人都要笑翻过去了,神tm眼睁睁看着自己旷课。

    “行行行,周末请你吃顿好的。”他看着对方那幽怨的小眼神儿应付道。

    这件事就算是一个小插曲,告上一段落。

    “话说我明天好像还有一节课啊……这节课不能再旷了……不然,就真的又是一个大麻烦。”

    “也该放松放松了……”叶尘伸了个懒腰,走到自己的电脑前,拍了拍显示屏。

    “来?”

    “来!”

    “来!”

    “来!”

    默契,异口同声。

    “哇,q都能q歪来,你是真的拉跨。”

    “这波你e上去他不就没了吗?”

    “哎!你tm别卖我啊!!!”

    ………………………………

    第二天。

    “哈……”叶尘打了个哈欠,今天又是被玉佛的清凉气息准时准点冻醒的。

    “吃啥?说好了今天我请。”

    “儿子别叫,我再睡一会儿。”只得到了胡茂银一人的回应,他翻了个身,继续睡。

    “今天老史的课。”

    “走!”

    “走!”

    “走!”

    “……”

    你们这会倒是痛快。

    为人核善史烨评,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话虽如此,史老师是真心为了学生好,这点心意,是各位都知道的。

    早饭不吃对几位来说已是常态,直接赶往局解楼。

    “今天我们学习的还是初步解剖,那几个男生去遗体储存室要一具大体老师,质量好一点的。”

    好巧不巧,还正好就随手一指指到了叶尘一行人这里。

    几人很懵的相视一眼。

    “还不快去?!”

    “哦哦哦。”几人反应过来,赶忙点头离开。

    虽说是戴着口罩,但是福尔马林的刺鼻气味依旧是扑面而来,然而叶尘一行人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味道。

    看着眼前这几十个白色储存槽,几人都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毕竟,这曾经都是鲜活的生命啊……

    “分别去找找吧,看看有没有质量好点的。”叶尘吩咐道。

    “嗯。”

    “好。”

    其余几人都是应了一声,就动身了,毕竟是在这样微微有些沉重的背景下。

    几人穿行在储存槽之间,各自寻找着。

    “嗡!”

    就在此时,叶尘的手臂上忽然感到一丝阴冷,然后一声熟悉的嗡鸣,他清楚的知道,是玉佛吊坠,随后一股清凉之意席卷全身,最后两股凉意一起消逝殆尽。

    叶尘赶忙抬起手臂查看,只见之前感觉到阴森凉意的地方,一个漆黑的手印,悄然印在上面。

    他稍稍皱眉,并未惊慌。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心中金光咒默念,体表金光稍稍流转,随后,这黑色手印也开始淡化,最后消失。

    但叶尘并未停下金光咒,就像是当时寻找宾馆里的尸体时那样,凭借着阻力的大小,感受着什么。

    存放遗体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秽气,再者说,这捐献的尸体大多都是从各种灾祸现场拉回来的,秽气自然是要大上一点。

    但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比拟那日在宾馆中的阻力……

    叶尘整这样想着,边上的一处忽然就阻力剧增。

    “嗯?”他眉头一皱,这样的阻力,已经和之前那具,差不了多少了。

    叶尘端详着面前的实体储藏槽。

    他其实准备把这具尸体带到课上,这样更方便观察。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有抗秽气的法子,可课堂上的那些家伙没有啊,为了不影响到他人,叶尘只得当场开槽,现场观察。

    “要快点,时间不多了……”

    来尸体储藏室已经很久了,估计此时,史老师已经快耐不住了,而其余几人也应该快要挑选好了。

    “咔。”

    随着一声轻微却略显沉重的响声,尸体储存槽,打开了。

    当即,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味无视口罩般就向叶尘的鼻腔里袭来。

    哪怕早就闻惯了,叶尘还是忍不住的把头往后猛的一仰。

    呼……上头。

    但是同时,叶尘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保存手法,这个用药量……不太像是学校干的。

    他带着疑惑,开始验尸。

    带上橡胶手套,上下摸索,到处按按。

    “体表没有明显伤口。”

    “骨骼完整,无致命内伤……”

    “嗯?”

    “这一块是……空的?!”

    这具尸体,明显没有肾脏。

    “嗯……”叶尘摩挲着下巴,思索到:

    “照常理来说,这应该是内脏捐献者,但……如果不是,那和上一桩宾馆分尸取心案……关系可就大了。”

    就在此时,叶尘才发现,尸体的嘴里露出了一张纸。

    他小心翼翼的将其取出。

    “叶尘先生,非常感谢你那日在宾馆的所作所为,出于感谢,我们讲送给您一份小小的礼物,以表心意。”

    “宾馆……礼物……”叶尘抓住了关键的两个字眼。

    “感觉不太妙啊……”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向后退了两步。

    “喂!好了没啊?!”

    就在此时,远处的王琨朝着叶尘吼了一嗓子。

    “马上……”叶尘头也没回,回了一句。

    就在此时,异变途生。

    储存槽里的那具尸体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上半身开始起身,同时面朝着叶尘吐出一口浊气。

    “遭了!”

    叶尘见此,猛的向后跳了一步,捂住口鼻。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金光咒在脑海里响起,浑身金光绽放,胸口的玉佛也散发出莹莹冷意。

    这可不是平时的秽气,而是冤死煞气转化而来的尸气!

    更不要说,这大概率是尸变以后的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