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逆天村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野树林的鬼话
    “叮!”熟悉的系统声音没有预兆的响了起来,“海王系统发布临时任务:抓住张达锦,协助警方将他绳之以法!”

    正在车厢里跟史香香呆在一起的夏南听到这个任务,不由就皱起眉头,沉思一会儿这就打开车门。

    史香香忙问道:“你去哪儿”

    夏南道:“我去方便,你要一起吗”

    史香香疑惑的问:“可以一起”

    夏南道:“你不怕被我参观的话,当然可以!”

    史香香:“……”

    在夏南又要下车的时候,史香香赶紧拉住他,然后在杂物箱里翻找一下,找出一瓶防蚊水在他身上喷了一通后,这才让他下去。

    夏南走到树林里面,然后就低声喊道:“海王,海王!”

    系统没有反应,似乎发布完任务就睡着了!

    夏南只好改口:“糟老头,糟老头!”

    海王终于有了回应:“你小子又想干嘛”

    夏南叹气,这个家伙真是有点贱啊,叫海王不回应,非叫糟老头不可!“那个……你刚刚发布的那个任务,我不想接!”

    “为什么”

    “我之所以来找张达锦,目的并不是他,而是他背后的人。”

    “所以呢”

    “所以你能不能把任务改一改,改成找出张达锦背后的人。”

    “不能!”

    “为什么”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发布出去的任务,也从来没有更改的可”

    夏南来脾气了,“你不改的话,我就不接了。”

    海王竟然乐了,“随便你啊,强执任务你要不接的话,会被扣经验,扣名望,还会掉级。”

    夏南吃惊的道:“我去,这么狠的啊!”

    海王没说话,但很得意的哼了一声。

    尽管说系统现在才终于开始说人话,但夏南和它接触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它不但脾气臭,而且性格怪,是个十分难捉摸的糟老头,因此他并没有跟它急。

    “海王,我问你个问题。”

    “问,但我不保证会告诉你!”

    “你这个系统,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宿主吗”

    “没有,你是唯一的!”

    “也就是说,你这个系统是专门为我服务的”

    “可以这样说!”

    “那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无可奉告!”

    “……不管怎样,你应该都是为我好,让我变得更强大的对吧”

    “当然!”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变通一下呢”

    “规矩是死的!”

    “人是活的啊!”

    “可我不是人!”海王悠悠的又补充:“我只是个么得感情的系统!”

    “……”

    “还有没有问题,没有我就闪了!”

    “别别别!”夏南忙不迭的道:“海王,你说你只是个系统,没有感情,可我觉得不是,我接了你那么多任务,我能感受到你的喜怒哀乐。甚至连你的嗜好我都知道。”

    “又所以呢”

    “所以我们商量商量,变通一下嘛!”

    “没得商量!”

    “你这么英明神武,盖世风流的糟…不,大神,你不会那么死板的对不对”

    “我……”

    “从一开始跟你接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级欣赏你的。”

    “这……”

    “后面一路走来,我发现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强大,还要威武,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四脚朝天。”

    “可是…”

    “我现在已经从路人转粉,成为你的忠实铁杆了,你看我现在每天都使用你给的各种技能,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有多崇拜的!”

    海王明显被捧得受不了了,“任务已经发布了啊!要是更改或撤回,我会被惩罚的!”

    “那简单啊!”夏南弹了个响指道:“你再发一个补充任务不就行了。”

    “还可以这样操作”

    “怎么不可以”

    “这……行吧!”海王犹豫一下后答应了,“我可以再发一个补充任务,但你小子以后要对我好一点!”

    “怎么好一点呢请你吃鲍鱼”

    “我从不吃那玩意儿!”

    “你喜欢吃鸡”

    “更不喜欢!”

    “那你要怎样”

    “对我说话客气点,礼貌点!”

    “你个糟老头怎么像香香一样矫情呢”

    “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的,尊老爱幼嘛,我懂的,我是个有素质的人。”

    “……”

    “叮!”糟老头消失后,系统的声音又响了,“海王系统发布临时任务:找出张达锦背后的同谋。”

    听到海王系统真的给加了补充任务,夏南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以前是系统一直在操控着他,那是因为它十分的机器,根本没有弱点,然而它现在变得像个人后,夏南却发现了它竟然喜欢被拍马溜须!

    这个爱好真的不错啊,自己只要好好利用,那就可以进行反向操作,说不定最终将由自己来控制系统呢!

    笑了一阵之后,他准备回到车上,只是一转身却被吓了一跳,因为背后竟然站了一个人!

    定睛看看,发现这无声无息的人竟然史香香,顿时没好气的骂道:“香香,你是不是有病,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史香香没接他这茬,只是疑问:“夏大官人,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夏南道:“我有跟谁说话吗”

    史香香道:“有!”

    夏南道:“你出现幻觉了吧,我就一个人在这儿,哪有跟谁说话!”

    史香香道:“不,我听得真真的,你说什么糟老头,还说什么任务!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还怪笑不停。”

    夏南道:“哦,那可能是我一不小心,脑神经又搭错线了。”

    史香香忧心的道:“夏南,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要不明天我带你上医院看看吧!”

    夏南道:“我没事!”

    史香香道:“可是你现在很不对劲啊!”

    夏南声音高了起来,“我都说我没事!”

    “你……”史香香莫名其妙被吼一嘴,心里十分委屈,但她选择说出来,“真是好心着雷劈,我关心你也错了”

    夏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好,放缓声音道:“我真的没事,自言自语这种毛病谁都有的。有的轻微,有的严重罢了。”

    史香香道:“可是……”

    夏南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张达锦现在怎样”

    史香香便把平板递给他,“他应该是准备跑路了,所以我才下车来找你的!”

    夏南道:“真的是因为这样”

    史香香道:“要不然是因为直么”

    夏南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想参观呢”

    史香香:“……”

    …………………………

    苏梅娟走了之后,张达锦也准备跑路。

    他将刚刚发生过战斗的床掀了起来,露出暗藏在里面的保险箱,打开后只见里面放着一叠叠的粉红大钞,约摸有二三十万的样子。

    现金之外,还有一些证件,一把枪……他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通一股脑儿的全装进包里,然后才上楼!

    这个时候,来给他庆贺生日的那些猪朋狗友此时已经全部散了,一屋的杯盘狼藉之外,只剩下刚刚下去通知他的小弟阿兴。

    张达锦想了想便从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递给他道:“阿兴,你也走吧,这钱是给你的!”

    阿兴问道:“锦哥,你呢”

    张达锦道:“我出去避避风头,等风声没那么紧了我再回来。”

    阿兴点头,接过了东西!

    张达锦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奔驰车钥匙以及手机也一并给了他!

    阿兴被弄得有点反应不过来,“锦哥,你这是……”

    “车我用不着了,你开走吧,手机里有一些秘密,我带在身上不方便,你暂时替我保管着,等我回来的时候再跟你取!”

    阿兴没有多想,接过东西就离开了。

    张达锦的手机里真有秘密吗多少是有的,他拍了不少自己与苏梅娟的小视频。

    不过他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希望阿兴真的替自己保管这些秘密,而是他想到王华被抓之后,最终会将他供出来!

    那样的话,警方就可以通过他的手机号码锁定他的位置,把手机交给阿兴,那就可以引开警方的注意力,给他争取跑路的时间。

    这么聪明的办法,张达锦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个赞。

    看到阿兴开着他的奔驰走了之后,他也出门!不过没有走前门,而是像刚刚鼓掌一样!

    后门出去后,那是一片树林。

    杂草丛生的树林黑漆漆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可是轻车熟路的张达锦却知道中间有条路!

    只要穿过树林便是海湾,他在那里早早就准备了一艘快艇,就防着今天这样的状况发生,可以随时跑路。

    有人说,走得夜路多,难免遭到鬼!

    张达锦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因为他夜里很少出门,只是在经过一棵大树的时候,前方却骤然一亮!

    一颗人头突兀的出现在不远处,惨白的脸庞不见丝毫血色,十分恐怖吓人。

    卧槽,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吗

    张达锦被吓得不行,下意识的转身往回走,谁知没走两步,面前突然又一亮,又一颗人头骤然出现在前方,同样也是惨白不见血色的脸,而且还披头散发。

    “鬼,鬼啊!”张达锦终于被吓坏了,失声尖叫着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咯咯咯咯”一阵阴森的怪笑声响了起来,空洞悠远,尖锐碜人,声音不停中回荡,让人毛骨悚然。

    张达锦被吓得更是面无人色,跌坐在那里瑟瑟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