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圈套
    单海轻声问道:“师兄,对大局有影响吗。”

    老孟推了推眼镜,说道:“应该没有,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可能会有让人生疑。”

    “如果许佚愁叫来帮忙的两个人没有其他用心,四个人可能甚至会好些。”

    单海点了点头,顺了顺小奶猫的猫,紧跟着老孟朝着树林外侧走去。

    ……

    许佚愁也来不及和陈朵打个照面,就匆匆忙忙回了华南,在上飞机前给司徒开打了一通电话,

    “喂,小开,情况比较特殊,你现在有任务在身吗?”

    司徒开愣了一下,他从未见过语气如此焦急的许佚愁,说道:

    “最近确实比较忙,但是我毕竟不是华北的人,很多事情他们并没有让我参与进去。”

    许佚愁想了想问道:“能做到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来帮忙吗?”

    司徒开沉默了一会,说道:

    “应该可以,张楚岚他们最近很忙,应该没有功夫留意我。”

    许佚愁说道:“那就好,我要你去西北一趟,具体的情况我来不及和你细说了。”

    “我会把我妹妹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联系她,具体情况由她告知你,你们汇合之后,务必谨慎。”

    “小朵她性格大大咧咧的,你要多照顾她,不要出什么差错。”

    司徒开愣了一下,说道:“我和你妹妹去出任务?”

    许佚愁点了点头,说道:“互相照应着些,我这边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司徒开想了想问道:“那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许佚愁在机场中,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飞机,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说道:

    “做好这件事就足够了,多谢你了小开。”

    司徒开严肃地说道:“佚愁哥,不必和我说这些,我们是兄弟不是吗?”

    许佚愁长呼了口气,提起背包,说道:“总之还是多谢了,不说了,我赶飞机。”

    说罢,许佚愁就朝着登机口走去,

    “希望陶桃不要受到什么伤害,否则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把搞事的人挖出来,挫骨扬灰。”

    ……

    许佚愁到达了华南之后便直奔陶桃最后执行任务的地点。

    “有眼线吗?很谨慎,似乎是确认过我的身份之后就消失了。”

    “追击他们花的时间太多,现在没有空去管这些了。”

    随着许佚愁接近目的地,他就发现越来越多人藏在附近,

    “有公司的同事,还有很多没法确认,有些藏的很隐蔽。”

    许佚愁开启幻身障,小心翼翼地感知着周围所有无法确认身份的人。

    “牵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我却未收到任何陶桃的消息,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佚愁突然停下了脚步,不远处楼顶之上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戴着一副白色的面具。

    许佚愁眉头紧皱,那个女人冲着许佚愁勾了勾手指,一副请君入瓮的样子,随后身体向后方倒去,从屋顶落下。

    “在引我上套吗?就算是鸿门宴,我也当硬闯一会。”

    手刺从许佚愁的袖口中滑出,落在了许佚愁的手中,许佚愁周身气息大放,土木流注开启,朝着那个女人的方向冲去。

    女人见状加快了脚步,二人在夜晚的城中上演了一场飞檐走壁的大戏。

    许佚愁的速度略快于女子,就在即将追上她的时候,女子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着许佚愁笑了笑。

    “我们又见面了。”

    女子摘下面具,许佚愁突然晃了神,面具下的人竟是陶桃。

    突然间四面八方涌现出了大量的人,趁着许佚愁晃神的瞬间,铺天盖地的攻击袭来。

    许佚愁突然回过神,皱了皱眉头,身体旋转,用流霜把身后的暗器都接了下来,随后转身冲刺。

    “我已经留心周围的环境了,突然出现这么多家伙,怎么回事?”

    许佚愁流霜大放,没有和“陶桃”废话,拎着手刺直指面前的“陶桃。”

    “陶桃”笑了笑,在空气中化作了残影,随风消逝。

    许佚愁长呼了一口气,“唉,最后还是落入圈套了吗?”

    “把这些人都杀了,希望老廖能帮我兜得住吧,况且我这也算是步入绝境了吧。”

    许佚愁捏了捏手中的噬囊,指尖缠绕了一些隐线,周身流霜大放。

    以许佚愁为中心,遍地流霜涌起,所有人沐浴在了流霜的海洋之中。

    许佚愁的双眸也覆盖了一层流霜,整个人变得冷酷起来,

    “开始狂欢吧。”

    周围暗处加上明处的敌人数量有三十余人,没有人在明处替许佚愁吸引火力,局面对许佚愁极为不利。

    许佚愁的每一次移动,都仿佛一次精确的计算,布局。

    所有淹没在流霜中的敌人周身都有一层法器护盾护体,许佚愁眉头紧皱,

    “马仙洪的手笔,曲彤吗?”

    “马仙洪真是给我留下了不少的大麻烦啊。”

    许佚愁从噬囊中取出一柄长枪,叹了口气说道:

    “不能留手了,既然用了这件法器,就不能留活口了。”

    许佚愁将墨染一甩,五柄小型炁枪形成,刺向身前的敌人。

    面前五人的法器护盾被砸出裂痕。

    许佚愁挥舞着墨染,将周围远处的进攻全部拦下,长呼了口气,心里想道:

    “得把这些人的龟壳都敲碎吗?”

    许佚愁将流霜大量注入了墨染,黑色的墨染逸散出淡蓝色的炁。

    许佚愁用力一握,冲了上去,

    “不知道陶桃现在哪里,唉,先活着突围出去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