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秦时明月之道家师叔祖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决胜局!以一敌六
    看着勉强挡下自己攻击的田光,黑白玄翦面色不变。忽然间剑势一变,将下劈变为了上挑。田光见此也是一惊,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却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砰”的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之音。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下,干将剑居然被直接击飞。

    紧接着,玄翦抬脚朝着对方踢去,看上去并没有因为对手失去了兵刃,而有丝毫的留。

    田光连忙将手臂叠起,交叉于前作为防护。

    不过此时他的状态已经远不如之前了,即便是做出了防御也依然被击退了数丈的距离。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双脚紧紧的钉在地上,使体保持平稳,平整的地面出现了两条明显的凹道。

    努力的控制住了想要继续后退的躯,最终停留在了比试场地的边缘处,差一点就出局了。

    然而还不待他刚松一口气,却见一道黑色的剑气斩来。

    顾不得想太多,已经没有了兵器的他也无法在做出抵挡,只得以打滚的姿势向着另一侧闪去。

    锋利的剑气擦着他的衣服掠过,将前方的一块石头一分为二。

    险险的躲过这道攻击,再次站起了子。然而就在这时,视线之中黑白玄翦再次持剑刺来,速度极快,下一瞬间就可以来到。

    田光的大脑飞快的转动,思考着如何躲避。

    可他失望的发现,自己应该是要输了,虽然可以躲开这一剑,但对方的左手还有着一把武器。

    田光可以确定,自己无论怎样闪避都无法逃避第二把剑,黑白双剑的配合已经封死了闪躲的空间。除非向后退去,但以如今的况,只要再退一步就代表着自己输了。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时间到!”

    听到这句话,原本已经要放弃了的田光突然间神色一动,惊讶而又欣喜。没想到时间居然卡得这么准,看来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随后紧绷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虽然自己现在看上去有些狼狈,但至少没有输掉这一局。

    抬眼看着那停在自己前的黑剑,淡笑着说道:“承让了。”

    玄翦闻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漠的看了前者一眼,然后将手中的两柄剑收入腰间的剑鞘之中。然后转离去。

    田光将掉落在地上的剑捡了起来,随后便离开了比试场地。

    朱家堂主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侠魁没事吧?”

    田光摇了摇头:“就是消耗的大了些,没关系。”

    话音落下,走到了历师等几个长老的旁,开口道:“在下尽力了,最后一场就有劳六位长老了。”

    历师点头道:“放心,交给我们吧。侠魁先去休息吧,恢复一下元气。”

    田光应了一声,随后便来到一旁盘膝坐下,开始自我恢复。

    齐王建看来田光一眼,随后鼓掌说道:“真是精彩啊,这便是真正高手的实力。每一招都有着分金断石的威能,当真令人叹为观止。”

    “田光与黑白玄翦皆是世上少有的武道强者,一炷香的时间也未能分出胜负,所以这一场双方平局。”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也是有意思不自然。之前的况众人都看得很清楚,黑白玄翦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上风,如果时间再多一点,那柄剑恐怕就要抵在田光的脖子上了。

    但如果要死抠规则的话,这种平局的判定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田光并没有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被彻底制服或者出局。

    不过说到底还是齐王有着偏袒之心,谁让农家的输赢也关乎齐国的脸面呢。

    北辰对于这个结果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未曾提出反对,只是朝着齐王那里看了一眼。

    齐王建似乎也感受到了前者的目光,略显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然后就开始转移话题。

    “既然第二场切磋已经结束了,那接下来就进行第三场吧。”

    说着话便看向了农家众人,问道:“这最后一场,你们农家决定让谁上场啊?”

    听到问话,田光起说道:“禀王上,第三场将会由农家的六位长老出手。”

    齐王建闻言皱眉道:“六个人联手,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吧。”

    田光说道:“六大长老是农家精髓的传承者,也是最为精通地泽大阵的人。既然是以武会友,那自然要展示出最好的东西。若是藏私的话,岂不是显得很没诚意。”

    齐王接着道:“可这人数确实太多了点,有失公正啊。”

    虽然他也想击败秦国使团,为齐国脸上增光,但这种群殴式的切磋确实让自己很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历师说道:“我们这边六个人上场,秦使那边也可以多出几个人。这样也算是公平了。”

    齐王点了点头,这个说法还不错。虽然依然没有一碗水端平,但在说出去的时候,团战总比群殴要好听一些。

    将目光移动到另一边,开口道:“最后一场是群战,农家那边派出了刘大长老,北辰先生也可以选择几人一同出站。”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是忍不住有些脸红了,因为北辰那边今天一共就来了三个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小萝莉。这所谓的群战明显就是欺负人。

    但没办法,自己这边现在的战绩是一负一平,无论下一场是输还是平局都代表着大比分上的落后。

    只有赢下第三场才能够逆转局势,保留齐国的颜面。为此,他也只能厚着一些脸皮了。

    当听到这话之后,黑白玄翦皱着眉说道:“我随你一起上场吧。”

    田言也连忙道:“哥哥,我也要去!”

    北辰却是笑着说道:“不用了,这场由我自己来。”

    玄翦面容严肃的道:“农家的那六个长老实力都不弱,联合起来的话将会非常棘手。”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单独会会他们。”

    北辰平静的说了一句,随后面带淡笑的看向前者:“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说完就迈步走到比试的圆形场地之中,看向农家的几人道:“大秦太傅,道家北辰子,前来讨教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