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战术人形的废土工坊 > 第六十七章 你的名字
    ump45还真不是随随便便提出这么个主意的。

    中野霞的一大特点是脑洞大,疑心重,虽说幻想自己是个合成人这事,是个不折不扣的乌龙,但是另外一次脑洞打开的时候,方向就很准确了——“剧情”中,中野霞来到阿卡迪亚后,对于这个合成人的世外桃源感到满足的同时,却微妙地感觉到了那位受人尊敬的首领【迪玛】,有些让她颇为不安的“秘密”。

    中野霞对于迪玛尊敬吗?那毫无疑问。

    但她对自己那几乎毫无道理的怀疑,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排除,而是自己暗地里做了不少调查——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完全是正确的,尽管迪玛的初心不坏,但它的确掌握着能随时毁灭岛上另外两个势力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而且迪玛自己的手也不干净。

    如何决定迪玛的结局,那是玩家的事情,但如果没有中野霞的质疑,或许迪玛的过去将永远随着它抹消的记忆,被埋葬在迷雾之中。

    中野霞的天赋,如果能有一个好老师从小引导,ump45认为她的前途很是光明——而尼克·瓦伦坦,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侦探,他的人格魅力同样强大,对于中野霞这种性格的小姑娘,ump45认为完全压得住。

    “嗯,我倒是的确有找一个助手的需求——那种帮我处理分析委托、在钻石城坐办公室里的那种。”

    论察言观色的能力,尼克可比中野老爷子高明多了,对方的希望和担忧,他一眼就看出了个七七八八,知道对方担心孙女的人身安全,所以特地提了这么一茬。刚一开始,尼克对于ump45那有些蛮横的推销多少还是有些不满的,但转念一想,现在他的事务所里,又确实需要一个能常年坐镇其中的助手……他对这个职位的要求不高,聪明一些机警一些,就足够了。

    毕竟这不是战前的时代,没那么多错综复杂的疑案,脑子的用武之地虽说还是不少,但很多时候最后还是得回到拔枪动刀子的场合。反正怎么也不会把人家小姑娘家带出去闯荡,放在事务所里当个吉祥物也不错。

    “这事……嗯,回去后我得和儿子跟儿媳妇商量商量。”

    老爷子的心情看上去不错。

    随后,他脸上的笑意瞬间变成了惊恐的神色。

    “不好!那个不祥的红光……是红死怪!”

    在远方的海雾中,浮现了两道极具穿透力的红光,如同信号灯一样清晰显眼——落在了常年出海的老渔夫的眼里,这就是一道让他心惊胆战的催命符。

    在远港岛地区有一个传说,海雾之中隐藏着一个恐怖的怪物,它甚至比起泥沼蟹女王还要强大而致命,无数的船只在遭遇到了它之后全部销声匿迹,最终在未来的某一天,海岸边可能会飘来些许船只的残骸——而根据“幸存者”的描述,那只可怕的怪物,其一大特点便是那辨识度极高的红光。

    远港地区的渔民们从此之后,见到了红光便会自觉绕开,绝对不踏入红光所在的海域,这么做的渔民大多数活了下来;而很多不听劝的家伙,以及那些不知情的外地人的船,一旦向着红光的方向驶去,下场基本都很惨……因此,远港岛上的居民,对于这个传说,深信不疑。

    那可怕的怪物,也被冠以【红死怪】的名号。

    “坐稳了!我们必须马上变道,红死怪所在的海域只有死亡!”

    ump45其实知道红死怪的真面目的——那就是一只变异的螃蟹,除了拥有反常的发光能力,战斗力和通常的泥沼蟹没有什么不同。但她没有就“红死怪”的话题发表任何意见,因为她也明白,见到“红死怪”就绕道,这个行为本身是没有错的。

    不知情的人,在浓密的海雾中看到红光,本能的反应,是将其当做信号灯,误以为即将接近海岸码头,结果不幸触礁沉没——真正的“凶手”,其实是那些隐藏在迷雾和海水下的暗礁。

    “红死怪”本身只是一只变异的螃蟹,能在迷雾中看到清晰的红光,说明对方位于海平面之上,不用想,那边一块海域肯定全是暗礁,避开自然就免去了船毁人亡的结局——按照这个逻辑,实际上“红死怪”发挥的作用和灯塔没什么两样,只是需要反向理解而已。

    如今远港岛的迷雾日益变大,生存压力与日俱增,前往远港的外来船只已经没多少了,这种能在浓雾中起到警示作用的“信号灯”,还是留着比较好。

    ……

    由于为了躲避“红死怪”,多绕了一段路,最终到达匕港镇的时候,已经超出了预定时间两个多小时,太阳已然下山。

    夜色下的匕港镇,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到它被一圈幽蓝的光亮所环绕,远远看去,就像是点点磷火,为匕港镇增添了几分阴暗诡异的气氛。

    “远港地区的迷雾,不但有辐射,长时间接触还对迷失人的心智,所以要在岛上生存,必须拥有这种能够驱散迷雾的器械——那叫做【迷雾冷凝器】,可以将周围空气中的迷雾冷凝液化,留出一片能给人生存的空间。”

    “……这种冷凝器,制造起来应该很不方便吧?”

    “是啊,制作起来就很麻烦,而且一旦被破坏了,维修起来更加困难——这座岛上到处都是可怕的怪物,它们还有个古怪的特性就是会和迷雾一起出没,所以一旦冷凝器出了问题,导致迷雾入侵,在你的心智狂乱之前,蜂拥而至的怪物就会先一步将你撕成碎片。”提起远港岛的怪物,老爷子的脸上也是下意识地露出了惊惧的神情,“相信我,只要见过一次怪物‘攻城’的景象,你一定会打心眼里认为联邦废土是个十分适宜居住的好地方。”

    这点ump45深表认同。

    在联邦废土,除去极为特殊的情况,比如泥沼蟹女王攻击义勇兵城堡,基本上聚落的主要威胁还是在尸鬼和掠夺者上。而远港这边,一旦冷凝器故障,很快就会有一大票安康怪和嗜吞螈蜂拥而至——这些集体出没的怪物,单体战力都很高,一只吊锤四五个尸鬼不在话下;更别提,还有可能招来爬雾虾这种凌驾于死亡爪的恐怖怪物。

    正因为远港岛这险恶无比的生态,岛上的很多聚落纷纷被攻破,岛民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再过几年,远港岛居民就会被迫放弃除了匕港镇外的所有聚落,龟缩在岛上的一个角落中苟延残喘。

    “哟!是中野老头吗?今天你怎么来了?按理说你不是得月底才会过来吗?”

    远港岛的岛民原本还是挺热情的,但随着岛上生存环境一天天恶化,岛民的死伤也与日俱增,他们对于外来人的恶意也越发明显。不过,对于中野老爷子这种几十年前就一直在打交道的老面孔,匕港镇的居民们还是挺友善的。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远港这破地方你还是少来为好。”

    “算了吧,我这副老骨头本来也没多少时日好活了,你让我闲下来,说不定我的骨头烂的速度还要更快呢!”

    岛上的物资稀缺,特别是类似药品这样的货物,很多时候都仰赖于中野老爷子这样的联邦居民代购,也只有像他这样几十年的老交情,才愿意一遍遍造访这片被诅咒的土地,还用公道低廉的价格出售了。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你雇佣的下手?”

    看在老爷子的情面上,码头上的水手也没有对ump45态度多么恶劣,不过尼克的外表就有些引人注目了。

    “怎么还有个合成人?而且这种模样……和迪玛那家伙一个样?”

    很明显,迪玛在匕港镇的居民眼里,风评并不算好……好在除了极少数极端人士,他也没到招人憎恨的地步。

    没办法,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岛民们赖以生存的“迷雾冷凝器”,还是阿卡迪亚那边提供的技术呢,再怎么对合成人有意见,那也得顾及自己受的好处。而且岛民们对阿卡迪亚和它的首领迪玛的不满,也并非是针对合成人本身,而是迪玛“包庇”核子教的那些“邪教徒”——在远港岛的岛民眼里,核子教本身行事就很怪异乖张,还腆着脸皮声称远港岛是他们的“神”赐予的圣地,俨然一副主人的架势;更过分的是,那些让岛民们吃足了苦头的迷雾,在他们眼里还是神圣无比的,反过来指责岛民们使用迷雾冷凝器生存下去,是逃避原子之神的“恩赐”……这一套令人窒息的组合拳打下来,岛民们自然理所当然地觉得,远港岛的迷雾,就是核子教搞出来的。

    现在这个时间点,核子教的大祭司还是马丁,他是一个理性而睿智的老人,对信徒的行为多有约束,传教士跑到匕港镇传教结果被杀的事,尚没有发生。核子教和匕港镇,两方还没有到势同水火的地步,所以尼克的外表虽然容易让人多想,但还不至于一上来声望就变成负数。

    “和我……很像的合成人?迪玛?”

    二代合成人是不该有独立思考的人格和智慧的,尼克一直以来都认为只有自己一台“实验机”。可是从岛民的口中,似乎还有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二代合成人……是叫做【迪玛】?

    尼克隐约地感觉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