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万代之志 > 黄严登场 定西归一
    见箱积旧实为忍,无奈!欲告家中众人,到:“祖世代经商,虽积有多产,可……位未变!今天子之意,不免让黄家光耀也!”即发告:“天下大乱,黄公我上承天子除乱意,下报黄家三十五载恩。特于此颁:‘丁月饷六百钱,能月饷千余’署-黄严”

    天子召传不出几日,数地闻诏纷纷立军奔北。其定西以有数十镇。微微星夜,黄府中,“今某召非有何,只因区区小县尽有如此多众,哎!众镇为恐北之邵公。若除除此人必统小县万卒!谁敢!”众门客只眼为望,无声亦哑。“哈哈哈,食公之禄,哑公之求!吾可战!”说罢。

    “喔?侠乃何人?”“南人之鲁随也!”“也罢,也罢等招兵完再说不迟!哎!”“黄公英明。”众门客说道。

    散会后。“黄毅”“在,兄有何事?”“我们黄家盘踞于城东,少说也有,百年之余。他那邵家盘踞城北。如若……收城北百众,也可壮其力也!哎!——那现有兵几众?贤弟?”“家兵二百余,门客也有三百,募兵六百,义兵千有余,兄长为何如此恐慌?鲁随意在也!况兄仁义闻世,有何惧怕城北之人?”“好!吩咐众人,不得与他家起事。”“遵!”

    次日,“老爷,县令令召会。”

    “何会?”

    “小妾不敢打听。”

    “黄勇备车起驾!”

    “是,父亲。”

    “另带几十人随。”

    “好!老爷令调众几十人,闻令者速出!”

    “喔。还有,去顶岭街叫鲁随过来,另取我宝剑再出发。”“调兵遣将又要取器?难道父亲怀疑有伏兵吗?”“对!邵县素来与我不和。今日召我,实属鸿门宴,对否?”几刻后……“城南鲁随到!”“出发!骑前,枪左右卫驾,弓驾后。相护。”

    “儿!此亦为那?”“韩府。”“真是气魄,等哪天我也建这种府邸。”“哈哈,散财招兵何来财?”“我儿多虑了,哈哈”“驾中座者为黄兄”韩迪道“原来是韩兄,是否县中急令?”“莫非黄兄也是?巧也巧也,无需被马,我顺黄兄之行也,也免各位所劳。”

    “韩兄,兄拥城中,我踞城东。统本县兵力,才能不说即用也。县令与你我不和,此行恐怕凶多吉少。城北邵燕与弟邵颜狼狈为奸,啃食乡里。早已民声哀怨,我想让兄与我一起讨邵氏,如何?若有意请在纸中签字。”递来一张纸。上面写到:“共誓杀邵,绝无二心”

    “也好也好。”

    “你我二人强强联手,便可让邵家毫无完颜……”还没等说完车外就射来几发箭矢,韩迪在中矢身亡,年36。“杀我兄长!怎能容忍?鲁随给我追上去!”只见鲁随一跃,跳上院墙,一挥刀——五首共落。“老爷很可能是邵家的人。”

    “即便如此也要赴会。”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有你这般壮士,我料他也不敢动我分毫。”

    “哦,还有。韩公之事明天再发。”

    到衙堂前,几十护卫好不壮观。让邵颜好不战战兢兢。他不曾想到,黄严能到这里来。

    “这不黄公吗?来人给上坐。”

    “我来到这里,你是不是很惊喜呀,县令?”

    “这……何来惊不惊喜之说。”

    县令看见大堂之中名士只少一人,“还少一人是谁?”

    “韩公被小人暗杀。”

    “这……”

    “喔?韩公不是与你同行吗?与同车还不为你所赐!”

    “邵燕!是你他妈派人埋伏我的吧?嗯!”

    “把韩大人杀死不说还污蔑我,县令怎么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之事,衙役何在拖去斩了。”

    “我看谁敢动我们家老爷!”鲁随一吼,让在座的人都认识了他这个虎脸彪汉,顿时气场被压制了下来。

    “走!”

    黄严一走不久会也散了。邵燕刚打算要走,就被旁边的邵颜给拉住。并说到:“现在是诛灭黄严的最佳时机,我想韩家也会帮我们。此时黄严就是——孤注一掷。”“你的意思是说今晚起兵?”“没错。”刚说完,邵颜便把手中的兵力集中在县衙,有2000人有余。再加上其他大绅,有3000人之多,兵力是黄严的两倍有余。

    3000多人,浩浩荡荡,开往城东。正值夜晚,城东明亮。路途经过韩府,本想敲门。可是韩迪之子韩耀英却提前开门,寻同行,然后领数百家丁出门。人数增至4000。

    “我有一事问一下贤弟,为何不领你官兵出来?也可增强实力。”

    “此等鼠辈,无需大举,何况还有韩耀英增兵吗?”

    “韩兄的事,告诉我侄没有。”

    “已告诉了,我有一事不解,为何偏偏等到晚上?若早上告诉又当何防?”

    “自有妙用。”

    4000大军杀至黄府城下,只见黄府高大气魄,冠冕堂皇,好不壮观。“可惜呀,可惜。此等庞大而的建筑,毁于我的手上。来人撞开城门,杀黄严!”

    “兄,我有一事不解。假如黄严在这城中城墙上放几弓手,我等岂不退也。但却偏偏要靠城门之坚挡我,不免有些可笑。”

    “到来也是,只怪那黄严愚蠢!不过这门,倒挺坚硬,久撞不烂,久撞不开。这小小府邸快要成皇宫了。”

    正当二人洋洋得意之时,身后的韩耀英叫到:“为父报仇,见黄帽不杀!”听到这声音,黄严立即开门并领军几百出。“为公报仇,见灰帽不杀。”

    正当二人以为要开战之时,试想之后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刚想撤退,邵颜便被后面的韩耀英给竖刀劈下而死。哥哥邵燕想跑,跑步出几步,便在巷子里被黄严找到。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邵公,邵公保重”

    “你我做对了几十年不忍心吧!那我也最后一次叫你黄公,黄公保重!”说罢拔剑自刎。

    此时三千余人,竟无一人动戈。群龙无首,军队混乱。只等收编。

    “叔叔真是妙计,令我为内应。从后面杀死二贼,让其群龙无首,不攻自破。杀死狗贼真报我心。”

    “我侄,为令尊理后吧!我还需多事。无空抽身望能谅解。”

    自从杀死二人之后。黄严把二人的财产、土地、妻妾、府邸、家丁、士卒、门客、官职全部收入自己名下。并写信给巡道,说:“旧县令以死,要当这县令。

    “大人来信。”

    “喔?黄严当官,批了,批了。毕竟整个镇北,还有上边北方他族,都知道他乐善好施,仁义待事。现在当官,也是名正言顺。”

    “可小的听闻,他是把旧县令杀死才上任的。”

    “邵县令我早就看不爽了,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旁边两县知道后,扬言要替邵县令报仇。出兵3000,讨伐黄严。

    黄严得知后派人,堵截所有向南的道路。便叫韩耀英领兵5000,向北收复定邦。

    “为什么要叫韩耀英去呢?他才20多岁,哪有什么经验?”

    “我看着他长大的,我能不了解吗?”

    此时另一边的北方联军帐下,“大将军下一步如何指示?”

    “3万军,直踏定西”

    早上,韩迪墓旁,韩耀英穿上铠甲离别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