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伊万的奇幻之旅 > 章十八 清醒
    第二弦月苍蓝之月悄然爬上夜空,淡淡的蓝色月华透过房间的落地窗照射在伊万脸上,显得柔和又圣洁。

    伊万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来到圣玛利亚医院的地下大厅,来到大厅尽头处一间上锁的房间,看见全身上下修饰得一丝不苟的莱利.西奥多一脸严肃的站在一张原木色泽的长条木桌前。

    他左手拿着一把木头把手制成的毛刷,右手拿着酒精灯,一边给长条木桌中央的铁质坩埚加热,一边拿着手中的毛刷刷了刷坩埚。

    在他身体的正前方还摆放着试管、锥形瓶、烧杯、滴管、天平、漏斗、银勺等炼金实验室道具,只是样式看起来有些古老和粗糙。

    将坩埚刷了两遍之后,莱利将坩埚中的水倒掉,熄灭酒精灯,从长条木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镌刻有繁复花纹的银色小箱。

    莱利.西奥多一边打开小箱一边像是自言自语道:

    “低序列的魔药配制都极为简单,只需按照配方上要求的比例顺序来配制,不用像仪式魔法一样还需要特定的咒语和魔法字眼,对火候的要求也不大,一般的酒精灯就能满足,不过要注意的是配制顺序不能乱,材料比例要严格按照配方要求,其中副材料可以允许有些偏差,主材料一定不能多,当然也不能少。”

    末了他又补充了句: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低序列,低序列就是序列7以下的统称。”

    话音落完他银色小箱中的物品也全部拿了出来,有一卷极富岁月感的羊皮纸,一个密封的棕色小瓶,一个镶嵌有银色花纹的锡罐和一个装有灰色粉末的锥形瓶。

    梦中的伊万静静站在莱利.西奥多旁边,看着他将那卷极富岁月感的羊皮纸缓缓打开,露出上面的单词,那是一种早已消失在岁月长河中的文字,如果不是伊万读的是古代语言研究专业,阅读过很多偏门的书籍和文献,还真不一定能认出。

    古塞得那文,和这种文字对应的语言是古塞得那语,一种非常非常古老的语言。

    羊皮纸上的文字如水银般流淌着,泛着奇妙的光泽,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伊万试着用休兰王国的通用语来翻译:

    “‘奥法学徒’:99毫升乌尔达泉水+7滴夜来香汁液+3片银边月亮草叶子+20克黑瞳猫眼粉末……”

    莱利.西奥多稳健地拿过桌上带有刻度条的密封大玻璃瓶,打开盖子,倒出大约100毫升到烧杯里,用滴管滴去几滴,使烧杯上的刻度线齐平99。

    一边将烧杯中的液体倒入坩埚,莱利一边为站在一旁的伊万解释道:

    “乌尔达泉水其实就是蒸馏水的古称,在古代,蒸馏水被看做是可以带来智慧和力量的圣水,与神话传说中的乌尔达泉水效果一样,慢慢的就沿用至今。”

    梦中的伊万没有敢出声打扰,继续静静地看着莱利.西奥多的操作。

    只是令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在梦中他竟然是清醒的,可以思考,可以记忆。

    清醒梦……伊万脑海突然蹦出这个名词。

    他想起拜朗大学心理学教授弗洛伊德曾经说过:清醒梦是潜意识的强念力再现,当大脑对某些事物拥有执念时,将把梦境由无意识混沌状态接管为半意识状态。

    果然……我对超凡者还是执念太深,连做梦都梦到在调配魔药,伊万忍不住在心底微微吐槽。

    只是这场景过于真实了吧……伊万看着和现实世界并无二样的梦境,忍住想要猎奇的心理,认真观看梦境中莱利先生的操作。

    后者从密封的棕色小瓶中用滴管滴了七滴液体放入坩埚中,轻轻搅拌,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闻之令人感到心神安宁平和。

    做完这一切莱利.西奥多又拿起那个镌刻有繁复花纹的镶银锡罐,从中取出三片已经枯萎的却有银色脉络闪烁的叶子,放入其中。

    一股刺鼻却又带着一点草木清香的味道飘了出来,与夜来香汁液的芳香混合在一起,令伊万有种要打瞌睡的感觉。

    在梦境中也会打瞌睡吗……伊万眉头皱起,感觉有些荒诞和不科学。

    莱利.西奥多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这两种材料是催眠剂的主要成分,等你的身体逐渐适应就会慢慢恢复过来,毕竟他们的量并不多。”

    伊万依旧保持缄默,他现在有些怀疑自己是处于清醒状态还是在做梦。

    莱利先生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他用烧杯和天平准确称取了20克黑瞳猫眼粉末,随手倒入了坩埚之中,用银勺稍微搅拌了一下,待到坩埚中的液体烧至轻微沸腾时,他从长条木桌的抽屉里又取出一个造型古朴镌刻有奇异花纹的金色小箱,打开盖子,拿出一个用星纹纸包裹的透明玻璃瓶。

    拔出瓶塞,伊万看见里面是一滩冒着泡的血红色液体,有奇异的香味逸散出来。

    莱利.西奥多一边小心翼翼的用试管和滴管量取了13毫升液体,一边为伊万解释道:

    “金冠怒晴鸡的血液,是奥法学徒魔药配方的主材料之一,属于易于挥发的超凡物品,必须用隔绝阳光和灵性的星纹纸包裹,切记:分量一定要准确,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你可能会失控甚至死亡,少了可能没有效果,晋升超凡失败。”

    将试管中的液体倒入坩埚中,用镊子夹着试管在坩埚中摇晃了两下之后,莱利.西奥多取出了最后一样物品。

    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锥形瓶。

    “月露精华,蔓延灵性的最佳材料,8毫升。”

    莱利.西奥多同样用试管和滴管量取了8毫升的月露精华,将他们倾洒到坩埚中。

    蓝色的月露精华一倒进坩埚,与之前的液体接触,瞬间蔓延出无数细微的蓝色丝线,如触手般层层包裹着,顿时整个坩埚中的液体就被染上一层浓郁的蔚蓝,并且有虚幻的雾气不断升腾,伊万仿佛从中看到了夜晚的星空。

    酒精灯静静炙烤着坩埚底部,待到里边的液体收缩成胶状物之后,莱利.西奥多熄灭了酒精灯,用银勺舀出了这块像果冻般晶莹剔透的胶状物放进一个敞口杯中,递给了伊万。

    “你的‘奥法学徒’魔药!”

    ……

    梦境迅速支离破碎,伊万从睡梦中醒来,看见自己正坐在房间正中的软木靠椅上,身前的书桌上摆放着大量的语言类书籍,其中摊开的一本没有作者署名的书籍上记载着:

    “‘塞得那’这一名词来源于瓦尔克希斯大陆第一个由人类成立的帝国亚美尼亚帝国……”

    塞得那……亚美尼亚帝国……伊万念叨了几遍,突然发现他黑色长裤的裤兜里有耀眼的光芒折射出来,在漆黑的夜晚格外显目。

    很硬,光滑,有纹路……伊万有些好奇的将手伸进裤兜,大脑瞬间传回三个信息。

    一时想不起来裤兜里是何物件的伊万将手拿了出来,愕然发现掌心是一块……镌刻有一把双刃剑和一道圆环的水晶石板。

    耀眼的光芒正是从那双刃剑和圆环模样的纹路中散发出来的。

    是它……

    伊万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绯红之月横贯天际的夜晚,他从椅子上醒来,睁眼看见那块被无数燃烧的蜡烛包裹的水晶石板。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关联……

    伊万探身看了看窗外,第二弦月苍蓝之月依旧悬于半空,不是第六弦月绯红之月。

    和弦月没有关系,伊万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能令水晶石板发生异变,之前它一直都是没有一点反应的任凭伊万如何把玩。

    虽然他一直相信水晶石板非常神秘,但是奈何空有宝山而不得入,只得将它弃置一边。

    如果不是今晚突发异变,他都快遗忘自己还有这么块水晶石板。

    手指抚摸了一下那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纹路,伊万突然发现身边的空气好像出现了停滞,变得凝固而粘稠,他好像不能呼吸了。

    面部涨红,心跳加速,双眼暴睁,呼吸急促,耳畔响起低语,时而狂躁,时而低沉,时而沙哑,时而尖锐,时而疯癫,时而诱惑……

    伊万感觉头痛欲裂,握住水晶石板的右手青筋暴起,骨骼啪啪作响。

    就在他承受不住想要用水晶石板拍打自己的脑袋时,那些虚幻的嘈杂的呢喃悄然退去,一切归于平静。

    耀眼的光芒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金色的光点不断升腾,在空中凝聚成一个沙漏,飘进他的眉心。

    伊万惊诧地发现自己视线里出现一卷通体洋溢着淡金色光华铭刻有神秘繁复花纹的羊皮纸。

    羊皮纸缓缓打开,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却能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字体出现在他面前。

    带着奇妙的脉动和水流一般的质感,给人一种超凡的感觉。

    伊万有些愕然的发现,虽然他不认识这些字体却能知道它的意思。

    “100毫升乌尔达泉水+8滴夜来香汁液+3片银边月亮草叶子+20克黑瞳猫眼粉末+13毫升金冠怒晴鸡血液+8毫升月露精华+50克黄水晶粉末……”

    “这是……新的序列魔药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