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人形之外 > 第1章 新生活的开始
    “观众朋友们,大家下午好!今天是2017年的11月10日,星期五,农历九月廿二。今天常和新闻的主要内容有:”

    挂在墙上的大型液晶曲屏显示器正在播放着常和市每日的新闻;

    我躺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电视中播放的画面。

    “前常北大学大学生陈某,经举报于2017年5月8日,在寝室内被发现私自藏有管制刀具,手枪等危险物品,且存在危害同班同学的迹象。经常和市人民高级法院一审判决,处被告人陈某十二个月有期徒刑!”

    是吗?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了吗?

    我也有半年多没有去上班了。

    可能有个大学文凭会更好找工作一点吧,仅仅一个高中学历根本不会有人看。

    我惬意的瘫倒在沙发上,享受毛皮与靠枕带来的温暖。

    “在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在永和国际的a栋大楼的楼梯间内,一名男子因先天晚上宿醉,于凌晨两点时分,不慎失足从楼梯上摔落下来,当场死亡。”

    呀,上新闻了。

    我今天早上出门送潘廷远和胡思源上学的时候看到我家小区附近围了一群人,起初我没太大注意,可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那堆人居然还在,并且集中在一楼的楼梯间附近。

    由于我住在十七楼的缘故所以我几乎不走楼梯,我当时进去楼梯间就看到设置禁入线的警察和穿着白色大褂的法医。

    那个死亡男子好像姓周,住在低层的位置,家里条件还算富裕,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我曾经在早餐店多次遇到他,他还算的上是一个体面的成熟男人。

    而如今他却以一块尸体的模样呈现在我面前,双眼睁的巨大,眼珠向外鼓出,嘴巴也大敞四开,露出两排牙齿;这么一副惊慌至极的表情诚如见到了鬼一般,这不免让人不寒而栗。

    经法医鉴定,他的头后部遭受了锐器大力的撞击;如同他的死相一般,倒着竖躺在楼梯上,我似乎已经预见到他就是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所导致头撞到楼梯梯段上的死法。

    而且警察也翻过监控了,当时半夜两点多钟。那个时候进楼梯道的只有他一人,所以说基本也就排除了谋杀的可能。

    可他临死前的表情,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表情异常狰狞,惊慌且惶恐。手旁的啤酒瓶碎片和尚未干涸的酒渍,说明他生前最后一刻还在喝酒,可能还处在一个酩酊大醉的状态。

    总之他的死相和他的死法总有一中说不出的违和。

    这件事还是不要去追究的好。

    “今日,常北大学女大学生唐家琪在班上组织了一场义务清扫活动,清扫范围为市中心,目前还处于清洁过程中,让我们为唐家琪同学助人为乐克己奉公的精神点赞!”

    对哦,说道常北大学,我突然想起廷远和思源这两个儿子已经放学了,得赶紧去开车接他们。

    我拿起新型手机,准备关掉电视。

    忘了说了,我最终还是抵挡不住新型手机带来的便利与优惠,现在电视机都能用这款手机来操作。过于方便的设计让我这个资深拖延癌爱上了这款产品,太香了。

    可当我正准备按下关机键的时候,电视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我眼前。

    没错,是唐小姐,这场活动正由她所组织。

    一别之前的村姑造型,屏幕中的她穿着一款白色羽绒服外套,里面穿着一件黑色毛衣。时髦值瞬间和之前的形象拉开一大截。

    她的头发似乎更长了,一截头发从肩上向前耷拉,斜躺在她的胸前。除此之外我还发现她配戴了一种银色鹿角状挂饰,也是静静地躺在胸前闪亮发光。

    可当我看向她的下身时,疑惑再度冲进了我的脑中。

    她身穿蓝色牛仔短裤,腿上竟然穿着黑色丝袜。她过大的羽绒服几乎完全挡住了她的短裤,看起来就像没穿裤子一样,上衣就如同一件连体裙一般。脚上则穿着一双红白配色的运动鞋。

    综合下来一看,依旧是个奇葩衣着搭配。

    可我也没资格说人家,毕竟我也是不懂配衣,一件深色风衣解决所有问题的人。

    据刚才新闻里报导的,她是叫唐家琪对吧?

    总觉得这个名字很普通呢,她对我来说神秘指数似乎又下降了一点。总感觉有点小失望呢,还不如我来亲自给她起个名。

    不管怎么说,我得出发了。

    我终于关掉了电视,拿着钥匙出门了。

    坐完电梯,我来到小区花园内,看到了一群年轻男女。

    他们手中拿着各种卫生工具,有些坐在花园里的椅子上,有些则拿着饮料分发给其他人。

    “他们应该是大学生吧。”我这么想着,可突然意识到了一点,“难道说是唐小姐她班上的人吗?”

    我试着避开这群人,但同时我又踮起脚想在里面看到我想看到的那个人。

    突然,有个人扯了一下我的衣袖;

    我略带期待的转过头;

    果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刚才和电视屏幕里一模一样的她;

    唐家琪。

    她手中拿着一杯奶茶,呆呆地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的死鱼眼,但对视不到一秒我便望向别处。

    “你,你是上次那个,对吧。”她有点迟疑的说道:

    我终于等到了她先开口,不然尴尬死。

    “哪个?我们有见过吗?”我抠了抠头发说道,“我今天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你。”

    “我们明明见过!就在上次那个...什么地方...我想想。”

    “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我不记得我认识你。”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上次明明在那个十字路口遇到过!我还记得你叫鄢天嗣。”她双脚开始跺了起来,似乎有些激动,“我们明明认识,你却说你不认识我!你个骗子!”

    “噢噢噢,我想起来了,我们好像确实见过。”

    “哼!你上次也是这样的理由,总想装作不认识我!对你来说我就那么令你讨厌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连忙转移话题,“话说回来啊,你们今天是来干嘛的啊?”

    “我们啊。”她双手抱着手中的奶茶,轻吮一口,“我们今天来做清洁活动的,为了让我们班级更加凝聚与团结,同时也为市民们带来些许便利。”

    她再次被我忽悠过去。

    “那么,是你把他们组织起来的对吧?”我指了指那群人,“那你还挺有号召力的啊,竟有如此魅力能将整个班级召集起来。”

    她偏过了头,头发遮住了她的脸,我能很清楚地看到她喝奶茶的速度变快了。

    “喏,这个给你。”她一只手给我递了一杯奶茶,“我看你平时应该也挺辛苦的,你也要好好加油啊。”

    我一手接过奶茶,插入习惯,品尝了起来;

    热热的口感加上甜度适中的奶味,这无疑是冷天里最好的饮料。

    “谢谢。”

    “没什么。”她将头转了回来,开始解释,“作为这个班的班长,我有义务要照顾整个班级。”

    “真的,挺羡慕你的,有个这么和睦的班集体。”

    “嗯,你下次可以多来常大玩,我的班级是......”

    “班长!我们差不多可以回学校了吧!”

    一旁的小伙子无情打断对话。

    “那,我们得先走了,希望下次还能见到。”她朝我挥了挥手,转身说道:

    我也挥手回礼。

    好想跟她一起回学校啊,假如我是她班上的话;

    只可惜白天是不能做梦的。

    说是说白天,可现在已经傍晚时分了。我都忘记还要去接廷远和思源这茬了。

    我坐上车,不急不慢地打火。发动之后驶向学校。

    天空慢慢地下起了雨,想必他们想在正找地方躲雨吧。

    大概一刻钟的功夫,我到达了常北大学的大门。

    此时电话刚好响起,是潘廷远。

    “喂!你在哪,你今天怎么把我们给鸽了?”对方传来疑惑的语气,然后声线突然变为胡思雨的,“现在下起好大的雨,快来接我们啊,我可不想感冒!”

    我给他们发了个定位过去,不一会他们便能过来;

    其实我应该早点跟他们打电话的,他们就能提前做准备了。

    发完定位之后我将手机随后扔在副驾驶,可刚扔过去手机就传来了铃声。

    他们应该是已经到了这里了吧。

    我拿过来手机,发现上面是一个没有储存的号码,看数字是海外打来的。

    我刚准备当做骚扰电话挂掉的时候,好像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迅速地接通了电话。

    “喂?”我带着略微试探的语气,“hello?anybody here?”

    “天天?你在吗?”电话另外一边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马上就回国了!就在今天晚上!凌晨两点就能到达常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