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俺的头上也有光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特权
    刘奈的心里舒服了不少,七十六那边的实力不济,暂时威胁不到青颉。这让他以后的任何行动都可以更加放开手脚了,当然,前提是青颉那丫头别再自己给他找事。

    重新回到了祖宅,嗯,更准确的说是一片祖宅的废墟,刘奈哭丧着脸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块银锭,毁坏成这个样子,想要修好估计也都有个两三百两吧,真是无妄之灾啊!

    刘奈左右瞧了瞧,之前因为突然爆炸而来看热闹的人早就已经不见了,如今空荡荡的街道看起来有点冷清了。

    这倒是很少见,簪花城虽然很大但城内的百姓都很热情,如果换成普通人家他们说什么都回来帮帮忙吧。

    有那么一瞬间,刘奈心里只觉得物是人非,恐怕当初那个刘家的纨绔子弟现在已经从邻里脑海中抹去了吧。

    迈步进入祖宅,身形缓缓下沉,没有几步的距离,刘奈就看到了那个圈成一团倩影。不得不承认,青颉这几年真是发育的好啊,哪怕如今浑身抖的跟个鹌鹑似的,可那窈窕的身姿依旧能够让人感到心头火热。

    刘奈也是正常的男人,所以……一脚踢在青颉屁股上,将其拽出了地面。

    “嘿!师妹这发育的好啊,屁股软软的!”

    青颉毫无形象的回身就是一脚,这是多年被捉弄后的自然反应,以往刘奈都会装作中招的继续跟对方打闹,但这一次却是轻松的抓住了那不停乱动乱踢的脚丫子。

    青颉愣了一下,也是瞬间从刚刚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抬头,是一张没心没肺的笑脸,顿时哭开。

    “呜!师兄,人家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

    “……”刘奈这话听起来好别扭,好吧,暂且原谅这个小妮子。

    “怎么不趁机逃跑”

    “我……我不知道该往哪跑”

    “随便跑啊!”

    “可我……没有家……”

    刘奈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家啊,这句话有点重,他能够明白,青颉不是说没拿他们当家人,而是说,当周乔等人引开危险的时候,她是有家不能回了,而除了九遁玄门,她真的没有归宿了。

    说来简单,可刘奈也只是能够想象到那有多痛苦,却根本无法感受。毕竟世间本就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的事情,而与青颉比起来,他算是幸福太多了。

    当初被迫离开簪花城进入九遁玄门的时候,他也曾经有过那么一刹那的孤独感,觉得自己有家不能回。

    可其实想想,他还有刘老爷,还有刘佳宁,这都是他的亲人,他的归宿!

    刘奈眨眨眼觉得作为掌门师兄应该起到表率作用,于是放下脚伸手在青颉的脸颊上抹了抹,“说什么傻话,师兄身边不就是你的家!”嗯,这样说会不会让人误会应该会,不过作为掌门师兄,是不是该有点特权啊应该有!

    刘奈喜滋滋的拍了拍已经懵逼的青颉脑袋,“行了,危机暂时解除,之后你就跟着我吧,师兄带着你去搞事情!”接着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当先迈步离开,双手负后配上一身书生衫,那叫一个潇洒。

    青颉则愣愣的下意识跟上,双颊越来越红,脑门像是要冒气了,妈呀!这是表白吗里好像都是这么写的。

    这一刻青颉很庆幸,别的师兄师姐出外游历都是找机缘,而她是等机缘自动上门。这既然是等,自然要找些事打发时间,除了每天固定的修炼之外也就是捧着些话本在看了。嗯,也亏看了,否则连师兄的表白都听不出来,那多丢人啊!

    只是……

    青颉再次抬头瞄了一眼,会不会是自己的错觉啊,这个时候表白的人不是该一脸期待的等自己反应吗至少也该有个拥抱吧,这转身就走算怎么回事

    刘奈哪管身后处于青春迷茫期的少女心里想些什么,只是边走边思考着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做。

    之前打的那一架基本可以暂时排除那个七十六的危险了,可问题是他跟朱雀门主之间的合作还得继续。之前的计划是第一步帮助大皇子登上皇位,只是如今打完架不太好直接回齐国,这一步就交给小朱自己去解决吧。

    刘奈可以跳过这一步直接去解决第二个问题,让无常皇帝跟扼道山勾结一下。

    也就是说,该去无常国前线了,到那里去找刘老爷。刘老爷作为扼道山一边的前线指挥,随便编造点无常皇的造反证据简直不要太容易,只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即使刘老爷将一切伪装的天衣无缝,从理论上来说也终究是有着暴露的危险。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将这做成真的呢

    “师兄,我们现在去哪啊”

    “无常国国都,师兄带你去看看当年师兄考科举的地方。”刘奈随口笑道。

    青颉眨眨眼,“师兄你还在想陆宛姐姐吗”

    刘奈脸皮一抽,“没事少看点情情爱爱的,为兄写的文章难道没有吸引力吗”

    ……

    琉璃仙宗,禁地。

    田镇宗拎着一个食盒缓缓拾阶而上,这是一条很长的石阶,从山脚一直修到山顶,在这条石阶两边座落着不少的楼阁屋宇。

    他没有一直登到山顶,而是在山腰处就拐了弯,通过茂密的竹林空隙,可以隐隐见到一座竹屋深处其中。

    田镇宗有些迟疑,似乎纠结了很久但最后还是迈步跨入了竹屋范围。

    “将食盒放在外面就好。”

    仿佛一阵清风从耳边拂过,犹如风铃般的声音于林间回荡。

    田镇宗并没有如那个声音所说,而是又向前迈了一步,“有些消息想要告诉陆宛师姐。”

    “说吧。”声音淡淡,竹屋的门也没有打开。

    田镇宗没有在意,继续道:“就在不久前,有外门弟子汇报,大秦皇朝七十六皇子幽祈、随行玄仙位高手雪琳以及皇子随行护卫在簪花镇郊外与人大战,在三对一的情况下战败。事后据幽祈皇子说,对手是天下案首刘奈!”

    林间风似乎大了一些,但也仅此而已了。

    “你是谁为何告诉我这个消息”

    竹屋内的声音依旧清冷,好似手机里的siri,听起来仿佛很舒服,可内里没有任何的感情。

    “我叫田镇宗,曾经是九遁玄门的弟子。刘奈师兄……对我不错。听说陆宛师姐将要去参悟琉璃玉璧,特来此劝……”

    “好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走吧!”

    田镇宗张张嘴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转身缓缓离开。

    竹林中再次恢复了宁静,可隐藏在其中的暗涌却未必如想象般平静。

    吱呀,房门轻启,陆宛缓缓踏出,提上食盒一步步顺着石阶向上走。还是如之前那般淡然如水,还是像以前那般知性清冷。

    毕竟是修士,即使是一步步的往上爬,也还是很快就到达了山顶,眼前是一块巨大的玉璧,数十米高,近百米宽,光滑如镜、翠玉透亮。

    这就是琉璃玉璧,传闻当年正是有了这一块玉璧的从天而降,才有了现在的琉璃仙宗。

    而琉璃仙宗的所有功法绝大部分,都是从其中悟出。所以,这巨大的玉璧其实,就是一种玉简!

    人人都说琉璃仙宗的核心是阵法金光阵,这并没有错,但真要细说的话,琉璃仙宗的核心应该是这琉璃玉璧。

    无论是琉璃金丹的残缺功法,还是金光阵的布置方法都是从这块琉璃玉璧中悟出来的。当然,同时悟出来的还有很多,例如真水界、金乌火环等等禁法。

    所以,琉璃仙宗的人将其保护的无比严密。而专门负责保护琉璃玉璧的人,则称为面璧者。

    对外来说,面璧者就是熟练使用金光阵的那些修士,那些保护琉璃仙宗总坛从来也不外出,光修炼琉璃金丹而不修炼任何方向的修士。

    只是外人并不知晓,甚至于琉璃仙宗的弟子也只知道他们是在借助琉璃玉璧加快金丹修炼而已,却不知道,这些面璧者还有一个更加重大的任务。那就是,争取从琉璃玉璧中再次领悟出新的功法!

    对,这琉璃玉璧至今为止都没有被完全悟透。

    虽说其基本的作用与玉简类似,但在上面却似乎有着某些特殊的限制条件,寻常人难以从其中领悟出什么。也就最近这些年天选者的出现,才加快了对琉璃玉璧的参透进度。

    陆宛之前因为犯错被罚闭死关,但她修炼的禁法是真水界,这是一种靠积累才能完满的禁法,若是不找到固定的水源又怎么提炼真水呢所以所谓的闭死关,其实就是无期徒刑。

    陆宛自浣羽尊者死后毫无斗志,甚至有点心如死灰的意思,所以本身倒是并无在意。可是她的师兄吕冲却不想看着师妹这么消沉下去。所以托了浣纱尊者的关系,将其调来做了面璧者。

    在吕冲看来,这至少算是一条出路吧,还能够为宗门做贡献,宗门长老们也不会太过苛刻。

    于是陆宛来了,做了面璧者,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什么都不想,生活平淡如水,也许是太过于专注,修为进境反倒是越来越快了。

    只是这一刻,当陆宛再次静心修炼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刘奈的样子,于此同时,琉璃玉璧中也有什么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