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从斗罗开始猎杀主角 > 第四十章 无敌小舞姐,唐三的自我怀疑
    抬起头的戴沐白,脸上全是泥土,还流着鼻血,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朱竹清,没有任何心思战斗了,连白虎金刚变也没有使用,大喊着说,“唐三别着急,我马上去喊赵无极老师……”

    说完,狼狈的戴沐白连忙钻进了酒店中,先去清洗了一番,之后才连忙上楼去寻找赵无极。

    “快……快救我……”着急的唐三叫了起来,他可不想当一只王八被围观,更重要的是,被这样压着,他怕自己的那条腿被压废。

    看到唐三此是狼狈的样子,苍辉学院的学员们也嘲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就是废物史莱克学院吗,就凭你们也敢挑战我们的老师?”

    “你求你的同伴们有什么用,他们还不是被我们老师压着的打,不如你喊我们爸爸,我们来替你求情……”

    “刚才这傻子不是牛逼哄哄的指挥吗?现在居然让他指挥的学员去救他,真丢人啊。”

    …………

    “三哥,对不起,小舞无能为力,小舞也帮你去找赵老师…”小舞假装十分焦急的看着唐三,连忙转过身,蹦了起来,从洛晨身边经过,还用她柔软的小手拍了拍洛晨的霸道的臀部。

    我擦,我洛神居然被占便宜了?

    洛晨立即回过头,狠狠的瞪着小舞,小舞却是已经跑回了酒店里,对着洛晨拌了个鬼脸,笑嘻嘻的样子。

    看来小舞现在是完全不在乎唐三后半辈子的生活了,可怜的三哥呀,你的小舞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洛晨轻轻一笑,牵着宁荣荣的手说,“好了,荣荣,我们该出手了……”

    “啊,要帮唐三嘛,我不想……”宁荣荣有些不愿意的抿了抿嘴唇。

    洛晨笑着说,“不用担心,唐三已经丢人了,我们先把他救回来,才能让他继续丢人呀,一次次让他挨打,这样慢慢的把他弄死,岂不是更好玩嘛?”

    “什么,真的嘛。”宁荣荣立即开心了起来,连忙点了点头。

    洛晨牵着宁荣荣的手,走到了魂王叶知秋对面。

    宁荣荣现在知道洛晨的实力,也一点都不害怕,看着被龟壳压在下面的王八唐三,再次笑了起来,“唐三啊,你不是说本小姐辅助没有用吗,现在没有本小姐辅助,你这个在场唯一的控制系魂师,也不怎么样嘛,当王八的滋味好不好?”

    “你……你就别取笑我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小晨你有办法吗?快救救我吧……”唐三此时确实怂了,其实他底牌很多,不至于沦落到这一步,可恰巧叶知秋的武魂是一只大玄龟,此时把唐三牢牢的压在下面,双手也被死死的压住了,他根本一动都动不了,更没办法去使用暗器了。

    洛晨看着狼狈憋屈的唐三,淡淡一笑说,“当然有啊,你可是我兄弟,我一定要救你。”

    说完,洛晨手中释放出璀璨的桃花扇,身上浮现出两个黄色的魂环。

    宁荣荣也立即释放出武魂七宝琉璃塔,两个增幅效果立即作用在了洛晨身上。

    “七宝转出有琉璃,一曰力,二曰速……”

    感觉到身体力量和速度的提升,洛晨淡笑着说,“荣荣的武魂,可是大陆上最强大的辅助系武魂,唐三,你要是早点让她辅助,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是的,是我说错了,荣荣,你才是队伍里最重要的人,身为控制系魂师,整个队伍的灵魂,这次是我决策失误了,以后我一定会把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唐三连忙看向宁荣荣,又开始当起了舔狗。

    唐三还是很聪明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舔,并不像戴沐白那么倔,他原本排挤宁荣荣,就是想打压一下她的骄傲,更好的掌控她。

    毕竟唐三身为控制系魂师,就喜欢让所有人听他的战术,他虽然不是队长,却早已经相当于是队长了。他自以为跟大师学的那些理论和战术很牛逼,就想拿出来显摆。每次一打架,他都会装模作样的开始给每个人安排战术。

    现在唐三知道自己丢人了,只有通过诚恳的道歉,才能重新获得队友们的信任,他可不想失去队伍的主导权。

    “哼,整个队伍的灵魂,真不要脸,就你现在这熊样……”宁荣荣鄙视的看着唐三,但想起洛晨的话,她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叶知秋的头从龟壳里伸了出来,不屑的看着洛晨说道,“就凭你,一个大魂师,也想破我的防御,刚才那个魂尊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快滚回去喊你们的老师吧,你们还没有资格和我对战……”

    洛晨淡淡一笑,虽然是利用了这孙子欺负了唐三和戴沐白,但这孙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唐三和戴沐白都吃亏了,也该到自己装逼的时候了。

    洛晨的扇子上立即涌现出强烈的黑色闪电,这便是他的第二魂技,随后洛晨开始施展飞雷神身法,以极快的速度,绕着叶知秋旋转了起来。

    在宁荣荣的辅助增幅下,洛晨的速度更加恐怖了,饶了三圈后,下一秒,洛晨突然一个飞雷神之术瞬移,出现在了叶知秋的头顶。

    叶知秋慌忙想缩回头,洛晨手中的扇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黑色的闪电瞬间爆发……

    “飞雷神,黑色千鸟……”

    经过飞雷神身法加速后的黑色闪电,凝聚成的千鸟,威力恐怖到了极点,当场就让魂王叶知秋发出一声惨叫,已经缩回玄龟壳里的他,感觉到后背上也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在黑色千鸟的切割下,整个玄龟壳上也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随着黑色千鸟的消散,洛晨微微有些惊讶,这玄龟壳居然还没有碎……

    既然如此,那就再补一掌……

    洛晨的另一只手也抬起,手掌瞬间变成了金色。

    “大力金刚掌……”

    嘭……

    一巴掌拍下,整个玄龟壳瞬间碎裂,躲在龟壳里的魂王叶知秋,只感觉到仿佛全身骨骼断裂的剧痛,他哇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洛晨再次一巴掌,狠狠的打在魂王叶知秋的头上,把叶知秋打的鼻血横流,狼狈的趴倒在地上,比刚才的戴沐白还惨的多。

    唐三这时没有了龟壳的压制,连忙滚到了另一边,支撑着身体爬了起来,脸色惨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可恶,这绝对不可能,你一个大魂师,绝不可能打破我的玄龟防御,看老子的第五魂技……”趴在地上的叶知秋,刚准备使出最强一招的时候,洛晨突然看到,戴沐白带着赵无极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小舞。

    “第一魂技,腰功……”

    小舞看到魂王叶知秋还要反抗,突然跳了起来,在空中一个飞跃,修长性感的腿,直接踢了下来,狠狠的踢在了魂王叶知秋的后背上,叶知秋身下的地板突然爆裂出几块,他整个人已经被死死的按进了地板里,当场昏死了过去。

    小舞笑嘻嘻的落在了洛晨身边,看到唐三此时还在狼狈的低头检查自己的暗器,她偷偷从后面伸出小手,抓向洛晨的腿。

    洛晨早有察觉,立即伸手,抓住小舞的兔爪子,看着她笑嘻嘻的样子,也伸手在她大腿上捏了一下,这才松开了她。

    “嗯?”赵无极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魂王叶知秋,感到十分震惊,其实他刚刚已经察觉到外面有动静,刚准备出来阻止,却又不知怎么,就去了酒店后面,还买了酒喝,直到戴沐白找到他,他才立即向这里赶来。

    看着此时淡定的洛晨,赵无极想起了当时他和自己对战的一幕,眼神更加震惊,打量了洛晨和小舞一番,沉声说道,“你们两个,做的太过分了,现在你们都给我回酒店去,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是,老师……”戴沐白点了点头,同样眼神好奇的看了一眼洛晨,又看了一眼朱竹清,他还以为是洛晨配合其他人联手才打破了魂王叶知秋的龟壳,在他看来,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戴沐白进了酒店后,奥斯卡,马红俊也跟着进去了。

    朱竹清偷偷的看了洛晨一眼,也转身走进了酒店。

    唐三这时才缓过来,但他也觉得丢人,低着头,步伐有些不自然的向酒店门走去,

    这一幕,在唐三身后的洛晨和小舞都看在了眼里,洛晨偷偷的看向小舞,小舞会意的笑了笑,连忙蹦到唐三身边,关心的看着他说,“三哥,你怎么样了,都怪小舞,小舞一开始没和你三哥一起上,不然一定不会让三哥被那老乌龟欺负的。”

    “没事,小舞,是我做的不好,也许我真的没什么本事吧。”连续几次吃瘪,唐三也好像有点自卑了,他感觉自己很倒霉,明明每次觉得没什么问题,应该是要装逼的时候,结果却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被狠狠的锤了,这让他觉得很是奇怪,开始对自己的战斗意识产生了自我怀疑。

    小舞眼珠转了转,连忙说,“没有啦,三哥,在小舞心中,三哥你永远都是最棒的,小舞之所以最后要狠狠的一脚踢死那只老乌龟,就是想替三哥你报仇啊……”

    “什么,真的吗?小舞。”唐三突然眼睛一亮,小舞最后跳起来那一脚,他当然看到了,那一脚的威力,几乎是小舞实力的极限了,难道她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三哥,走吧……”小舞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一蹦一跳的回到了酒店里。

    这一刻,唐三一下子所有不高兴的情绪都没了,连忙加速跟在小舞后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小舞的背影。

    这一幕,走在最后的洛晨都看在了眼里,果然没出意外,现在的唐三还是深爱着小舞,每次看到小舞可爱的笑容,他心中不好的情绪都会烟消云散,每次看到小舞受伤,会激发他最强的战斗力……

    这完全符合了原来的历史,可惜啊,小舞却早已经变了,唐三这货,已经在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了。

    八人再次吃了点东西后,就全部上楼休息了,按照之前的洛晨开好的房间,三个女孩一间,四个男的一间,他自己一间。

    此时已经是夜晚了,随着夜晚越来越深,在单人间里的洛晨,有些呆不住了,他很快就把今天获得的几百点经验值分配完了,也没什么事情干呀。

    这时候大概已经是半夜了,应该是半夜十二点多。

    就在这时,洛晨突然听到左边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女孩子的各种声音,他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

    左边,正是小舞,朱竹清,宁荣荣的三人间宿舍,唐三所在的四人间,距离这里隔着好几个房间,洛晨在订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半夜去给三个小姐姐去盖被子了。

    看着厚厚的墙壁,洛晨心念一动,直接使用飞雷神之术,瞬移……

    下一秒,洛晨已经来到了一个洗手间里,正是她们三人所在房间的洗手间,最重要的是,房间里已经关上了灯,黑乎乎的,她们很难发现自己。

    洛晨立即开启写轮眼,偷偷的看向房间里,这时才发现,原来是小舞在欺负宁荣荣。

    本来她们已经准备睡觉了,结果小舞睡不着,就开始和宁荣荣玩了起来。

    宁荣荣哪能玩得过十万年的流氓兔小舞,自然被她欺负的打滚,发出笑声和各种声音。

    可她们穿的都十分清凉,尤其是小舞,那修长雪白的腿。

    原本睡了的朱竹清,此时也被吵醒了,她翻了个身,忍不住说道,“你们能别玩了吗,有意思吗?”

    小舞突然看向朱竹清,哼了一声说,“关你什么事呀,我都没有跟你计较,白天为什么抢我座位呀。”

    朱竹清神色一变,冷冷的说,“你吵到我了,不知道吗,我也没抢你的座位,是我先坐下的,凭什么就成你的了。”

    小舞立即有些不高兴了,站在床铺上,看着朱竹清说,“你还挺厉害的嘛,我就吵你了,你能把小舞怎么滴?要不你睡外面吧,说不定,你的戴沐白会把你抱回去,那家伙可恶心了,你居然还喜欢他。”

    说完,小舞又故意发出声音。

    “你找死,真以为我怕你?”朱竹清一脚就踢开了被子,跳到了小舞的床上,猫尾晃动着,两只肉肉的手已经成爪状,对着小舞挥舞了过去。

    我擦,此时朱竹清的后背,身材,猫尾,正对着洛晨,这也太好看了,最主要的是她穿的很少,

    “想打架嘛,手下败将,小舞好怕哦……”

    小舞轻松的就躲开了这一爪,她可比朱竹清高半个头,躲避之后,她瞬间反身一个回旋踢,在这黑暗的坏境下,当场就踢在了朱竹清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