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序章
    (ps: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另:切勿与现实挂勾)

    一线曙光探出地平线,驱散笼罩在月面平原上的黑暗。沉寂半月的月球车受光照唤醒,电池板缓缓展开,天线重新就位,开始寻找熟悉的信号。

    同一时间,北都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早已准备就绪,来自月背的信号几经辗转成功连线,大屏幕上的画面跳跃几下,技术人员快速调整,画面很快稳定下来。

    所有数据全部正常,与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又一轮探测周期开启,控制中心进入工作状态,操控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始终与月球车保持联系。

    时光飞逝,月球车走走停停,眨眼几天过去。

    下午十五时五十分整,徐振鹏提前赶到控制中心,详细询问月球车的运行情况之后,于十六时整签字接管月球车。

    几个小时后,移动的月球车拍到一个小小的、一点也不宽敞的斜坡,坡下是个深入地下的洞,还有镜头无法穿透的黑暗。

    徐振鹏忽然记起村头那条通向祠堂的小路。

    理智告诉他,应该无视地洞,继续执行原本的计划,可心底又有另一个声音,驱使着他一探究竟。

    “主任!”徐振鹏高高地举起胳膊,引起了值班主任的注意。

    “什么事?”低头分析数据的郑副主任十分不满,满腔愠怒令他的语气非常生硬,可当目光扫过屏幕,怒火瞬间化为乌有。

    “地洞?”郑斌脑子有点懵,“什么时候发现的?”

    月球上有很多地洞,但他记得降落区没这玩意,所以它既不在月球车的探测计划里,也不在任何预案之中,堪称月球车登陆以来的一大发现。

    徐振鹏咧咧嘴:“刚刚……”

    “仔细看看!”郑副主任毫不犹豫地打断。

    徐振鹏一听这话,得咧,啥也不用说了!

    轻扭操纵杆,月球车缓速右转,镜头即将对准坡道时松开,由于信号延迟,画面停下的时候,镜头恰好对正坡道。

    坡道出乎意料的平整,不似月面一贯的凹凸不平。

    郑副主任眉心皱出个深深的川字:“这么平?开进去看看!”

    徐振鹏十分谨慎:“主任,是不是汇报一下?”

    郑斌摇头拒绝:“这点小事,用不着!”

    这是人类登上月球以来首次近距离接触地下洞穴,可那只是一个地洞而已,或许洞里会有什么发现,然而更大的可能是一无所获。

    向上面汇报容易,把人招回来也简单,可最后若是什么都没发现该怎么办?

    情况不明,必须稳一手。

    你是领导你说的算!

    徐振鹏嘀咕一句,推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轻推操纵杆,月球车缓缓驶下斜坡。

    镜头不断前进,黑暗渐渐笼罩车体,镜头陷入一片黑暗。

    郑斌连打几个指响:“开灯,开灯!”

    一点微弱的灯光点亮,立时照亮四周。

    画面略显模糊,但仍然可以看清一些细节——笔直的地洞直通地下,看不出究竟有多深,洞顶高度起码两米以上,且四壁惊人的光滑!

    郑斌眉心扭成个肉疙瘩:“这绝对不是天然洞穴!”

    徐振鹏舔舔嘴唇:“主任,还往里进吗?”

    “进,为什么不进!”郑斌双眼放光,狠狠掐住大腿,直到疼痛让他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才赶紧松手使劲揉了几下。

    人类从未踏足月球背面,更不可能在月背挖什么见鬼的地洞,那么,这个地洞是什么来历?

    答案呼之欲出!

    他有一种预感,地洞里的发现,一定能震惊世界!

    月球车继续前进,镜头中的墙壁忽然出现了变化。

    郑斌马上叫停,两个人仔细一看,墙上用几道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副古拙的壁画——那是一个身穿航天服的人形生物,侧身探出一只拳头。

    那人的身后是一颗行星,海洋的面积大得惊人,仅有的陆地全都挨在一起,曲曲折折的海岸线找不到与地球相似的地方,想必是天外来客的母星。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

    “还不上报么?”徐振鹏颤声问。

    “继续。”郑斌说,“有结果再报。”

    “合适么?”

    “你说,我要是跟上头说月球车发现了外星遗迹,上头会不会以为我神经了?有结果再报也不迟,反正不差这一会儿了。”郑斌心头狂跳,这个时候喊话摇人,真当他脑子有问题么?

    徐振鹏点点头,截屏保存壁画,之后月球车继续深入,陆续发现多幅壁画,有的是飞船,有的是战舰,有的是星系全景,也有舰队跨越星空的景象,更有两支舰队激战的场景。

    两个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这些壁画出现在地球上,所有人都会将它们视为一个拙劣的玩笑——谁家倒霉孩子手这么欠?

    可它们出现在月球背面的地洞里,这里头的含义想一想就让人心绪不宁。

    徐振鹏使劲咽了口唾沫:“主任,有种理论说人类不是地球物种,你说这些是不是人类祖先留下的?”

    他已经根据壁画上的内容,脑补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星际大战,最后人类战败,才不得不乘坐方舟迁移到地处偏远的地球……他是搞天文的,很清楚太阳系在银河中的位置有多偏僻。

    嗯,和神话传说也能对上!

    “我不知道!”郑斌的脑子已经彻底乱了,拿着电话无意识地摆弄着。

    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脑海中不断闪过那颗陌生的行星。

    忽然间灵光一闪,郑斌一把攥住电话:“小徐,给我看第一张壁画,快!”

    徐振鹏差点神经错乱,这个时候看什么壁画啊?

    他赶紧把月球车停下,调出壁画的截图放在大屏幕上。

    “看这里!”郑斌指着行星的正中心,“像不像非洲?”

    徐振鹏差点把脸贴在屏幕上,看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是有点像!”

    那是两块将断未断的大陆,拼在一起确实有非洲的影子。

    “你再看这儿!”郑斌又指向行星左下角,“像不像南美?”

    没等徐振鹏看清楚,郑斌又指向右下角:“还有这儿,像不像澳洲?”

    徐振鹏都懵了,他确实看出了一点影子,可是仔细再看,又觉得差别也不小,整个人都拧巴了。

    郑斌挥挥手,示意徐振鹏继续。

    他压根儿没想说给谁听,讲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坚定自己的推断。

    月球车很快抵达通道尽头,镜头里出现一扇异常高大,又古朴到极点的石门。

    月球车不可能推开石门,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郑斌却半点都不觉得失望:“实捶了,实捶了!这就是天外来客留下的遗迹!”

    别管天外来客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只知道这个发现足以震惊全球!

    话音未落,一道来自石门上方的光束笼罩月球车,画面出现了明显的干扰,几秒钟后光束和干扰同时消失,厚重的石门悄然打开。

    郑、徐二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半点细节。

    透过敞开的缝隙,隐约看到门里是台非常庞大也非常科幻的设备,各种颜色的灯光跑马灯一样闪个不停。

    关键时刻,信号再度遭遇干扰,画面极度扭曲,只能看到灯光不停闪烁。

    两个人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郑斌连声催促,希望徐振鹏尽快排除干扰,可不管徐振鹏怎么努力都没有半点改善,急得他冒出一头冷汗:“主任,信号没问题啊!一切正常!”

    郑斌愕然,他不认为徐振鹏敢在这个时候乱讲:“我看看……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画面突然消失,信号彻底中断。

    郑斌急得跳脚:“马上重连,快!”

    “正在尝试……”敲击的动作突然停止,徐振鹏陡然抬头,愣愣地看着郑斌。

    郑斌心里直发毛:“你看我干什么?连上了没有?”

    “主任,不止月球车,四号站也没信号了,还有鹊桥!”

    郑斌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会?再试,你再试试!”

    “我正在试,正在试!”

    郑斌抓心挠肝地满打转,强烈的求生欲令他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迅速拨通上级的电话:“喂,主任吗?我探月组小郑……”

    “郑斌?不用说了,情况我都知道了……”

    “啊?对对……是是……知道……我明白……您放心!”郑斌满头冷汗,挂断电话后颓然坐倒,有气无力地挥挥手,“不用试了。

    徐振鹏一愣:“主任?”

    郑斌扯扯嘴角,表情比哭还难看:“上面说不止咱们探月组,几分钟前,地月之间的卫星全都失联了,连空间站都不例外,不光咱们中心乱套了,休斯顿和莫斯科也都乱了。”

    “怎么会这样?”徐振鹏就像一只刚被雷劈过的鸭子,暴傻当场。

    郑斌叹了口气:“上面让咱们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以后再说。”

    徐振鹏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出一句话:“主任,是不是因为石门……”

    “闭嘴!”郑斌严厉警告,“这事儿回头我跟上面汇报,你一个字也不准再提,听明白没有?”

    “明白!”

    郑斌说的一点都没错,各国控制中心全都乱成一团。

    有人说是太阳黑子活动加剧,高强度太阳风干扰地球通讯;也有人说是某大国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外空核试验产生的电磁脉冲摧毁了轨道上的卫星;还有人说这是超新星爆发的前兆,高能伽马射线马上就到地球。

    然而干扰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十几分钟就已结束,先是空间站恢复通讯,再是卫星恢复正常,不久之后,徐振鹏收到来自月球背面的信号。

    通道还是那个通道,石门依然四敞大开,可门里那台设备已然消失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石室,还有石室尽处的另一扇石门。

    这一次无论月球车怎么接近,石门都没有半点动静。

    徐振鹏精神都恍惚了,高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了,匆忙调出储存的数据,这才确定一切都是事实。

    我没疯!

    他高兴地想。

    事后,郑斌秘密汇报整个过程,相关资料被中心勒令封存,郑斌和徐振鹏等知情人员暂时调离岗位,接受了整整半个月的保密教育。

    所有知情人都对月背充满了想象和期待:想象着天外来客如何来到地球,是否又与人类的祖先有关;期待着航天员登上月球,彻底解开谜底的日子早点到来。

    但是,他们把这事儿想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