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8 伏击暴龙
    车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这玩意嘴巴这么厉害?

    牛犇非常迷惑:“它不疼吗?”

    颠簸扯动腰伤,疼得猴子呲牙咧嘴:“我哪儿知道!”

    嘎嘣、嘎嘣!

    接连两声异响,车外的暴龙又是一声厉吼,听着好像跟之前不大一样。

    牛犇回身一看,老脸立马乐开了花:“狗.日.的,让你得瑟,牙没了吧!”

    他也是个心大的,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侃。

    猴子忍痛回头,赫然看到两颗龙牙穿透装甲……这是又崩掉了两颗啊,暴龙都这么头铁吗?

    大概是横行霸道惯了,狂躁的暴龙明知咬不动军车仍然不肯放弃,退开两步猛然加速,合身撞在车上,六吨多重的军车就像风浪中的小船,时而升起时而落下。

    幸亏是辆装甲车,否则非让暴龙当场拆散不可。

    这时猴子听到邹明的声音:“猴子,你们俩没事儿吧?”

    “放心,装甲车结实着呢,我马上接章顺去!”

    “小心,千万别勉强!”

    “收到!”猴子答应一声,“章顺章顺,你在吗?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一点小伤!”章顺说。

    “能走吗?”

    “能!”

    “你在什么位置?”

    “就在你们后面,五十多米!”

    “等我!”

    通话结束,猴子掏出一枚闪光弹:“我扔,你倒车!”

    “没问题!”

    猴子甩手扔出闪光弹,强光一闪,毫无防备的暴龙一声惨号,碗口大小的眼睛瞬间失明。

    牛犇一脚油门踩到底,车轮急转,辗开满地枯枝落叶拉开距离,冲出四十多米的时候一个利落的飘移,稳稳停在五十米处。

    车门打开,猴子声音焦急:“快快快!”

    章顺像头猎豹一般蹿出灌木丛,一头扎进乘员舱。

    舱门关闭,猴子和牛犇也都松了口气,同时露出舒心的微笑。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这俩人的心情一会儿高高跃起一会儿猛然跌落,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好在结果不错,人救回来了,总算没白忙活,那个舒心劲儿,只有亲自救过人的,亲自把人命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人才能体会。

    章顺全身的骨头都摔散了,紧绷的心弦却一下子放松下来,劫后余生的喜悦令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想猛吸一口气,登时灌了满嘴的恶臭。

    笑声戛然而止,就跟好不容易吃顿海鲜大餐,却吃出一只苍蝇似的:“什么味儿啊,怎么这么臭?”

    牛犇颇有唾面自干的自觉:“懂什么,这叫龙涎,纯的!”

    猴子登时笑出了声,章顺也猜到是什么了,正想再吐槽两句,牛犇突然收起笑容:“狗.东西又跟上来了!”

    暴龙身高体壮,可原始丛林里到处都是厚厚的腐殖质,它的脚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沉重,幸好牛犇一直戴着夜视仪。

    引擎咆哮,军车立即开向山坡。

    猴子及时联系队伍:“队长,我们接到顺风耳了,但是暴龙一直跟着我们!”

    “收到,我们在山下等你们!”

    “猴子明白!”

    章顺插入通讯:“队长,这东西聪明得很!”

    “明白,我们准备在这儿打个伏击,老牛,注意保持距离,别让它跟丢了。”

    “收到!”牛犇马上控制速度,不紧不慢地吊着暴龙。

    章顺的脸色就像刚从灶坑里钻出来:“狗.东西真特么记仇!”

    猴子疑惑不已:“不是说恐龙的脑子就鸡蛋那么大么?这也不像啊!”

    “你看它那个脑袋,都快赶上咱们这台车了,这么大一腔子,脑子小得了么?”章顺义愤填膺,“挖出几块骨头就说暴龙脑子小,他们搁哪儿看出小来的?”

    “没事!”猴子笑着安慰,“一会儿咱们把这个大家伙干掉,摘了脑袋拿回去打脸,让他们看看恐龙到底长多大个脑子!”

    牛犇也笑了:“我看行!”

    三个人耳朵里同时听到邹明的声音:“我看见你们了,我们正前方一百二十米,我们在树上!”

    “收到!”牛犇说

    军车爬上山坡,从几株大树之间驶过,而且故意放慢速度引诱暴龙。

    暴龙瞪着碗大的眼睛冲上山坡,刚进埋伏圈,邹明抖手扔出一颗闪光弹。

    强光暴闪,暴龙厉声惨号,紧紧闭住眼睛,脚步也变得踉踉跄跄,短小无力的前肢使劲往上抓,可它们太短太小,也就勉强摸摸下巴,根本够不着眼睛。

    那模样那动作,就跟个受了欺负的小屁孩子似的,半点不见此前的凶残。

    东方白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这东西到底怎么进化的?

    邹明半点都不迟疑,立刻下令开火,向宏生第一个扣下扳机,其他人紧随其后,密集的子弹击中暴龙,疼得它再次惨号。

    东方白眼睛都直了,他分明看到,落在暴龙额头的子弹,擦出了点点火花!

    这特么的,可不是一般的头铁啊!

    再看击中身体的子弹,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连点血花都没溅出来……这恐龙皮到底多厚啊?

    此时的暴龙就像一个失去控制能力的醉汉,摇摇晃晃东倒西歪,可就是不肯倒下。

    也是错有错着,失控的暴龙一头撞向前方的大树,树上的向宏生脸都青了,咬着牙又打了一个短点射,暴龙就跟没感觉似的,既不闪也不避,一头撞在树上。

    向宏生立足不稳,一个翻身滚落树下,重重砸在地上之后,一连几个滚翻逃离暴龙脚下,险些被暴龙一脚踩成肉泥!

    可他停下之后就再没动过,好一会儿才勉强说一句话:“兽医,我肋骨断了!”

    邹明:“兽医救人,其他人掩护!”

    其他人的步枪就没停过,纷飞的子弹不离暴龙左右,疼得它直晃脑袋,问题是挨了这么多枪,这玩意怎么就是打不死啊?搞得大伙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东方白一口气打光枪里的子弹:“队长,这么打不行啊,根本打不死它!”

    暴龙身高不下六米,满身壮硕的肌肉,目测体重起码七八吨重。

    而且它那一身厚重的表皮,就跟一身盔甲似的,子弹打上去根本看不见效果。这要是搁游戏里,妥妥一个传奇肉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