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9 有完没完
    邹明也很纠结,他的任务是带着队伍伏击毒.贩,考虑到任务的实际情况,带的都是小口径枪械,连个火箭筒都没有。

    但凡有一支大口径步枪,也不至于这么狼狈——邹明早就看出来了,步枪不是打不穿暴龙的外皮,而是打穿之后无法继续深处。

    按这东西的体型来看,小口径子弹打上去,也就相当于人类被针扎一下子。如果不能命中要害,就是全身插满了针又能怎么样?

    忽然发现暴龙正在眨眼,邹明一下子急了:“打要害,打要害!”

    大伙也明白胡乱开枪没有用,众人同时将枪口对准暴龙的脑袋。

    东方白抢先一步,趁着目标还没恢复,一枪打中暴龙的眼睛。

    碗大的眼珠当场迸裂,暴龙猛然发出一声惨绝龙寰的痛吼,慌乱间不知道踢中了什么东西,一个踉跄,庞大的身体摔倒在地。

    它自己倒下不要紧,就跟算计好似的,后背正好撞在东方白藏身的大树上,震得他立足不稳摔落树下。

    本来东方白是背靠大树骑在树杈上,根本不可能掉下来,但他为了获得更好的射击角度,离开树干蹲在树杈上,再被暴龙这么一撞,一下子就悲剧了。

    暗叫一声完了,东方白心如死灰,本能地缩着一团,降低冲击造成的伤害。

    可他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砸在暴龙身上,没有想象中的剧痛,只是眼前一黑,金条满天飞,连晕都没晕一下。

    下意识地起身,东方白直接从暴龙的背上溜下来,趁暴龙还没爬起来,赶紧溜之大吉。

    说句老实话,从树上落下来的时候,他都没怎么害怕,可意识到自己落到暴龙身上,魂都差点飞了。

    这可是只暴龙,活的!

    靠这么近,嫌死的不够快么?

    东方白刚跑出去几步,摔倒的暴龙就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旁的战友们都要炸了:“跑啊,快跑!”

    “快啊!”

    “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距离实在太近了,大伙根本不敢开枪。

    若是换个好打的目标,就是东方白和目标贴在一起,敢开枪的也大有人在,保证伤不到东方白半根寒毛。

    可暴龙不一样啊,这东西就跟防弹车似的,子弹打不透不说,有时候还能跳弹,真特么是活见鬼了。

    战士们个个枪法超神,指哪打哪儿都成了本能,可枪法再好,也控制不了跳弹的方向。

    东方白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就跟中箭的兔子似的,跑的那叫一个快,几步蹿到一棵大树后面。

    刚稳了稳心神,刚爬起来的暴龙一口咬在东方白身后的树上,满嘴利牙深深刺入树干。

    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弥漫身周,东方白整个人都僵住了,瞪大眼睛机械的扭头,惊骇地看到,暴龙的一排门牙就在他的身边,距离也就两拳那么远。

    再看另一边,嚯,这边更近,一拳都不到,都快戳到身上了!

    如此近的距离,牙上的斑痕和舌头上的凸起看得一清二楚。暴龙只要卷一卷舌头,就能直接舔一舔东方白。

    小白同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身后的大树稍微细那么一点,只要暴龙的咬合力再强那么一点,或者暴龙再加一把子力气,东方白同志就得变成夹心饼干,当场交待在这儿!

    心有余悸已经难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暴龙好似听到东方白的心声,猛地又是一咬,两排利齿又近几分。

    东方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然发出平生最响亮的怒吼:“没完了是吧?你丫没完了是吧!”

    怒火攻心的六指琴魔既不躲也不藏,摘下霰弹枪,顶在暴龙的牙根上搂火,喷地一声闷响,顿时血花四溅,牙床上留下个比拳头还大,镶满了钢珠的血窟窿。

    原本坚固的龙牙就跟断了根的大树一般摇摇欲坠。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暴龙再强悍也是血肉之躯,从来没经历过这种疼痛,两只眼睛顿时瞪得溜圆。

    东方白得理不饶人,又是一枪,再是一枪,再接再厉继续一枪,一口气打空十二发霰弹,把暴龙的下牙膛轰得稀烂,门牙当场掉了一排,就连颌骨都裂开了。

    前所未有的疼痛令暴龙剧烈挣扎,可他的两排大牙还陷在大树里头,一声声怒吼刚出嗓子眼儿就被树干挡住,原本响亮的吼声堵在嘴里,听起来就像一台即将报废,怎么都打不着火的老爷车;又像从前那种老旧的破风箱,呼嗤呼嗤哪儿都漏气。

    更要命的是它越疼越想合拢嘴巴,偏偏大树挡在嘴里,根本就合不上,十二发霰弹一发都没浪费。

    东方白从容不迫地换上新弹匣,又朝暴龙的上牙膛开火。

    其他人全都傻眼了,向宏生伸出大拇指:“牛!”

    大概是疼得太厉害了,暴龙使出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挣,两排利齿就跟锯子一样,硬是将大树都挣得一阵摇晃,眼瞅着就要把大树拔出来。

    东方白眼中寒光一闪,掏出两颗手榴弹扭在一起,想想又觉得威力不够大,再掏出一枚扭上,三枚手榴弹串在一起,才让他勉强满意。

    扯下拉环,东方白像个棒球投手一样使足了力气,将三联手榴弹狠狠甩进暴龙的喉咙。

    你不是扛打么?你不是不怕子弹么?倒要看看你丫这回怕是不怕!

    三联手榴弹砸进暴龙的嗓子眼儿,破风箱似的喘息直接砸没了,变成那种嗓子眼儿里塞了东西,吞吞不下,吐吐不出的动静,噎得暴龙直翻白眼儿。

    东方白闪身躲回树后,心里默数三秒,不紧不慢地堵住耳朵。

    噗——

    手榴弹在暴龙嗓子眼儿里爆炸,但没有响亮的声音,只有放屁般的闷响,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暴龙轰然倒下,鲜血像喷泉一样从它的嘴里喷出来,里面还泡着新鲜的碎骨和烂肉。

    暴龙已经非常虚弱,可它的肢体依旧不甘地缓缓蠕动,好似无法接受自己即将死去的残酷现实。

    东方白长吁一口气,缓步走到暴龙面前,看着碗大的独眼渐渐暗淡,心里结结实实地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也都围上来,邹明正想说点什么,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高亢的嘶吼:昂——

    东方白的表情瞬间凝固:“又来?还有没完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