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10 兵分两路
    击毙暴龙的喜悦不翼而飞,所有人的表情都僵在脸上,现场气氛几近凝固。

    邹明想说点什么,可嗓子眼里就像堵了块石头,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比手榴弹卡嗓子里的暴龙还难受。

    几秒钟后,他终于稳住了情绪,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我们,听见他了……”

    邹明扯扯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本来呢,我想了很多动员的话,但是我又一想,大伙都是一口锅里搅食的弟兄,实在不想浪费唾沫星子,说那些没用的废话。”

    他抬起了头,提枪的手越攥越紧:“咱们的任务很简单,打个毒贩而已,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更不知道这些狗.日.的恐龙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但是我们运气不好,撞上了。”

    邹明摊开双手,脸上全是无奈:“危不危险,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我还知道大家都很累,也知道剩下的弹药不多了。我还知道这些恐龙非常、非常、非常的危险;我更知道,整个四号地区,有三市九县四十四个乡镇!”

    他的声音越来越坚定,犹如铜浇铁铸:“这东西多难对付不用我多说了吧?子弹打上去就跟没事一样!如果让这东西逃出去,冲进那些毫无防备的乡镇……我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景象。”

    邹明紧紧抿住嘴唇,目光扫视全场:“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是我觉得,当兵吃粮扛枪打仗,天经地义的事,既然穿上这身军装,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老百姓都是你我的责任和义务!而且据我所知,我们这支队伍,是四号地区仅有的作战力量,也只有我们,才有机会挡住那只暴龙,只有这样,上面才有机会封锁四号地区!”

    他用力指着暴龙的尸体,一次又一次。

    向宏生突然笑了,笑得那么突兀,又那么怪异:“队长,你说了这么说,不就是想截住那暴龙么?没必要说那么多,你就下命令吧!”

    “对,你就下命令吧!”

    “好!”邹明心绪激荡,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下达作战命令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地问了一句,“兽医,高达怎么样了!”

    “我没事……”

    “我没问你!”邹明打断,“兽医?”

    向宏生用杀人一样的目光盯住兽医,兽医却递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队长,他肋骨断了,至少一根。”

    “了解,牛犇,你开车送伤员离开!”

    “是!”

    “兽医,我需要你照顾伤员,直到援军抵达!”

    “是!”

    “顺风耳,你也跟着,把这里的情况再向上面汇报一次,详细点儿!”

    “是!”章顺答应一声,又犹豫着问,“说实话吗?”

    “随你的便,我不管你怎么说,但我需要你确定援军是否出发,什么时候能到,如果援军没来,那你就想办法说服上级。如果来了,那就实话实说……最好能送一批重武器进来。”

    “是!”

    “撤离人员每人一个弹匣,多余的弹药全部留下,守下的人清点武器弹药!”

    “是!”

    “天眼!”

    “到!”

    “无人机怎么样了?”

    “还在飞。”

    “马上确定暴龙的位置,快!”

    “是……发现暴龙,距离720米……队长,它好像是冲着我们来了!”

    耿福胜展示屏幕,邹明大吃一惊,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屏幕:“撤离人员马上离开,快,其他人找掩护,快快快!”

    撤离人员迅速登车,军车在引擎的咆哮声中迅速驶离,现场只剩下邹明、东方白和耿福胜三个人。

    邹明不是不想多留几个人,但剩余的弹药还不够三个人分,人再多也没用。

    “五百米!”耿福胜说。

    邹明迅速检查撤离人员留下的弹匣:“一会儿我们复制之前的战术,先扔闪光弹再扔手榴弹,六指,准备串联手榴弹!”

    “收到!”东方白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摘下手榴弹一只只扭在一起,郑重地挂在胸前。

    “四百米!”

    “备用战术,由我吸引暴龙注意,六指负责炸腿!”

    “明白!”东方白接好第二枚串联手榴弹,依旧挂在胸前。

    “三百米,只剩下三百米了,就在山坡上!”

    “天眼,注意隐蔽,不用再报距离了!”

    “明白!”耿福胜答应一声,“队长,一会我干什么?”

    “你备份,如果六指出现失误,马上由你补上!”

    “知道了!”没人愿意当备胎,换成平时,耿福胜肯定要为自己争取一下,可眼下是在战场上,命令没下达的时候,还可以争辩几句,一旦命令下达,就不再接受任何异议,不管心里有什么想法,不管命令是否正常,必须先执行命令,事后再提出异议。

    否则,就是战场抗命。

    兽医和章顺为什么不争取留下,就是因为邹明向他们下达的是命令!

    丛林里植被密集,可视距离不远,看不见暴龙在哪儿,三个人只能耐心等待。

    东方白突然问:“队长,你说这个新来的,怎么直接就冲咱们来了?”

    “可能是闻到自腥味儿了,也可能是让之前那头暴龙招来的。”

    东方白也是这么想的:“这都十多分钟了,要是不出意外,后援再过个六七分钟就能到了吧?”

    作战分队是单独行动不假,但每一支特战分队执行任务的时候,附近都有支援分队待命。狼窝接到消息,能不能协调驻军入场、什么时候能协调完都不好说,但知道特战分队遇上了麻烦,支援分队肯定第一时间出发。

    邹明都让东方白闹糊涂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说这些干什么?”

    东方白解释:“队长,我是这么想的,就咱们三个,对付暴龙太吃力了,既然援军马上就到了,咱们干嘛跟暴龙死磕?”

    邹明一愣:“你有什么计划?”

    “先不打,咱们跟着它,要是它想出去,就想办法拖住它,等重装备到了,再彻底解决它!”

    非常任务需要非常思维,特种部队为什么喜欢调皮捣蛋的兵?就是因为他们思绪跳脱,常常能从异于常人的角度,提出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

    邹明虽是指挥员,但也不是个死板的人,他马上表示同意:“就这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