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22 漏网之鱼
    一天前,玛台镇。

    一个面色惶急的瘦子左顾右盼,匆忙闯进小镇边缘的一栋出租房:“大哥大哥,不好了,满街都是雷子,咱们咋个办啊?”

    出租房里睡着个身材不高,却很壮实的中年人,他一翻立即睁开眼睛:“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瘦子叫赵得宝,出租房里睡着一个矮壮的中年人叫李成,另外还有个同伴叫马有财,三个人都是通缉在逃人员,一直隐姓埋名东躲西藏,几天前才躲进玛台镇,没想到才几天时间,警方就跟来了。

    “街上,满街都是!”

    李成心里先是一紧再是一慌,可表面上半点不露声色:“慌什么,就咱们这几只小虾米,还不值得雷子动这么大阵仗,别慌,咱们以不变应万变……你赶紧去把有财找回来,顺便看看雷子到底想干什么,快!”

    赵得宝老大不愿意,却又不敢忤逆老大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离开出租房,正穷尽心思琢磨怎么能在不被警方发现的前提下找回姓马的,就看到马有财匆匆赶了回来。

    “不好了,雷子来了!”马有财脸色难看到极点,就像他已经是被警方盯住了一样。

    李成气不打一处来:“你急什么,雷子往这边来了吗?”

    马有财一愣,讪讪地找头:“那倒没有。”

    “这不就结了,雷子根本就不是冲咱们来的!”李成做出最终判断,但话头马上一转,“但是咱们也不能大意,趁着雷子还没过来,咱们赶紧走!”

    马有财都快哭了:“往哪儿走啊,路都被雷子封了!”

    李成眼珠一转:“那就上山,反正咱们不是这儿的人,少了咱们几个,也没人能发现!”

    本身就是通缉人员,三个人就跟丧家之犬没什么区别,不管在哪儿安顿下来,第一件事都是准备逃跑。

    多余的东西全都扔下不要,只背上早就准备好的登山包,开门之后先不出去,而是左右观察一下,确定附近没有警员,这才一摇三晃的出了门。

    他们早就逃出经验来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露怯,畏畏缩缩躲躲闪闪,就是本来没什么怀疑,也得惹来注意,只有装成没事人一样,才能避免怀疑。

    警方初来乍到,人手还没铺开,让这几只老鼠打了一个时间差,居然顺顺利利的逃出镇外,没多一会儿,就消失在镇外的丛林之中。

    三个人并没有走远,而是悄悄隐藏在附近的山上。

    那里是附近的制高点之一,躲在山上,可以轻而易举地俯视整个玛台镇,将所有变化尽收眼底。

    马有财越看越心虚,总觉得警方就是冲他们几个来的:“老大,不对劲啊,这起码得有好几百人吧?这么多雷子,不是打算搜山吧?”

    “不像。”李成心里就跟两军对垒似的,没完没了地一个劲打鼓,但基本的判断力仍在,“应该不是,你们瞅瞅,他们都空着手,哪像搜山的样子?”

    赵成宝举着个望远镜左瞅瞅右看看,最后重重点头:“大哥说的对!”

    “我看看!”马有财接过望远镜,仔细看了一会儿,顿时对李成更加敬佩几分,“真的哎,真空着手……诶诶,不对,又出来人了!”

    李成劈手夺过望远镜:“呦,还真出来人了,好像是民兵!”

    马有财差点没哭出来:“连民兵都出来了,肯定是要搜山啊!”

    李成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搜搜搜,你特么除了搜还知道什么!给老子闭嘴,再敢多说一个字,老子废了你!”

    马有财登时变成受气小娘们,委委屈屈一句不敢多说。

    李成不敢大意,一直举着望远镜看个没完,胳膊酸了都不敢放下来。

    他看见大队警员散开,和民兵混在一起,然后三五成群地散开,挨家挨户地敲门,然后拿出一张纸,比比划划地说些什么。

    李成倒吸一口凉气,这特么肯定是通缉令啊!

    这才几天?怎么就走露了风声?

    他狠狠地咬住牙:“肯定是冲咱们来的!”

    马有财就跟死了爹一样,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赵得宝倒是没什么感觉:“大哥,那咱们进山?”

    李成也是个胆大的,想了想说:“雷子还没出来呢,再等等。”

    这么大的山,随便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来他几百上千人都未必找得到,根本用不着自己吓自己。

    不得不说,李成的判断还挺精准,没多一会儿就发现情况不对:“诶诶,好像不是冲咱们来的,你们看你们看!”

    赵得宝手快,接过望远镜瞅了两眼:“奇怪了,怎么人都上车了?这是要把人都接走?”

    “爱接不接,跟咱们没关系,不是冲咱们来的就好说!”李成一颗心放回肚子里,枕着胳膊躺在地上,舒服地一声长叹。

    离家的镇民越来越多,他们携家带口,仔细锁好家门,带着随身的行李登上大巴车,装满一辆开走一辆,没多一会儿,就拉走了几十车。

    马有财有点坐不住了:“大哥,不对劲儿啊,走的人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是要把整个镇子都挪走么?”

    李成也有点犯嘀咕:“是有点奇怪,这帮雷子到想干什么?”

    时间在猜测和疑问中慢慢流逝,傍晚时分,折腾了一下午的镇子终于平静了一些。

    大部分人都离开了镇子,可也有一些人死活不肯离开。

    李成总觉得心里没底,眼珠一转召来两个小弟:“天就快黑了,一会儿咱们回去一趟!”

    马有财脸色大变:“大哥,还有雷子呢,太危险了!”

    “没事儿,我又不往雷子面前凑和,就是回去摸摸情况,不知道雷子到底为什么来,我这心里怎么都不踏实。”

    赵得宝和马有财对视一言,都没怎么言语。

    他们俩心里也悬着呢,听李成这么一说,一齐动了心思。

    李成性子谨慎,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趁着天还没彻底黑下来,拿着望远镜好一通观察,把哪一家有人,雷子又在什么地方统统记在心里。

    很快,他就发现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只要没离开的人家,都有雷子进进出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