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白垩纪禁区 > 32 不该合理
    车队靠近隔离区,雾层内外,犹如两个世界。

    东方白忽然有种奇特的感觉,就好像隔离区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正释放一种无形的信号,吸引他尽快赶过去。

    这种感觉并不强烈,很淡很模糊,念头一转就抛在了脑后。

    甭管是不是真的,他都不会随随便便深入隔离区,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而是他和隔离区没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也不认为这里有什么东西一直等着他。

    合着以前来四号地区那么多回都没感觉,等恐龙把四号地区占了,感觉就出来了?

    别闹了,小说里出现这种情况,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事,他还不至于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这就跟仙人跳没啥区别,结果往往是人财两空。

    前车之鉴,不得不防!

    东方白使劲儿拍拍车顶,牛犇默契地停车,一架无人机飞上天空,绕着车队转了一圈。

    他还是头一回白天进隔离区,丛林依旧是那样密集,除了远处的天空上那几只展翅翱翔的翼龙之外,视线之内再也看不到其他恐龙。

    东方白集中精神,开始用线条勾勒世界,确定视线中没有任何危险后散去线条:“各单位注意,车队附近没有危险,现在是上午八点二十二分,你们有十分钟时间,注意,千万别离开我的视线!”

    话音未落,几辆装甲车已经打开舱门,身穿全套装备的研究员们各有分工,有的观察四周情况;有的收集植物标本;有的摆弄叫不出名字的仪器;还有人趴在地上,像条虫子一样拱来拱去。

    周强掀开顶盖钻出车外,瞅着忙碌的研究人员万分疑惑:“他们这是干什么?”

    为了弥补人手不足的缺陷,安仁善把几个有从军经历的警员拉进了队伍,给特战队添了几个强力外援。

    东方白耸耸肩:“谁知道!”

    “你们俩啊,还是太年轻了!”曲老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这地方在你们眼里只能看到危险,但是在我们的眼里,这就是一个还没开发的宝藏啊!”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的时候多了,不过,也就搞研究的,才会对这么危险的地方这么感兴趣吧?

    是吧?

    抬头,湛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平视,雾层就像一堵墙,将整个隔离区团团围住。

    东方白的问题来了:“曲老,隔离区应该是个桶子,对吧?那从太空往下看,隔离区是什么样子?”

    曲老心说这小子哪来这么多问题?但他对好学的年轻人还是很欣赏的:“隔离区是什么形状没人知道,据我所知,从太空上往下看,压根儿看不见隔离区什么样,卫星飞过隔离区正上方,也没出现通讯问题,所以啊,隔离区应该是个罩子。”

    东方白抬头望天,怎么也想不明白隔离区怎么可能是个罩子。

    周强也是一头雾水,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不过他很快就想开了,隔离区本身就是个说不清楚的东西,非拿平时熟悉的那些东西往上套,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没多一会儿,曲老就没工夫闲聊了,各种数据流水一样往一号车里报,除了最开始的气温气压氧气含量之外,其他的东方白全都没听说过。

    倒是有一项实验他看明白了,那是两台装甲车,一台在雾气之外,一台在雾气之中,车顶的天线隔雾相对,车内的研究员声嘶力竭地喊个没完。

    雾气中还有一辆装甲车,不断前进后退,调整自身的位置。

    这是通讯实验,此行最重要的实验项目之一,目的是找到一种贯通内外的通讯方法。

    不过看那几台车来来回回的样子,就知道实验一点都不顺利。

    五分多钟的时候,该收集的数据都收集完了,相关人员返回装甲车。

    七分多钟的时候,该收集的标本也收集完了,相关人员返回装甲车。

    可直到十分钟结束,通讯实验仍未结束。

    不过东方白的要求是十分钟之内返回车上,从而保证科考队的安全,既然实验不在车外,他就不会找不自在非让人家停下。

    又过了一小会儿,科考队终于确定无线电无法穿透雾层,不得不放弃实验。

    不过还没完,无线通讯不行,那有线呢?

    相关实验人员提出此行的第一份延时申请,东方白仔细观察四周的情况之后,同意了研究人员的请求。

    几个人立刻下车,扯了一条穿透雾气的电话线,然后猛摇电话机,试图实现内外实时通话。

    东方白觉得这一回肯定没问题,可最终的结果依旧是失败。

    东方白怀疑是不是那套设备出了问题,但实验人员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外边的抱着电话就往里边跑,两个人同处雾层内部,可电话还是打不通。

    这下算是坐实了设备故障的推断,相关人员脸都黑了,曲老更是黑上加黑,面如锅底。

    实验人员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他们把留在雾层中的电话线全部收回来,之后再试一次,这回电话通了。

    电话是通了,可在场的人全都懵了,这到底什么情况?这一层雾还能干扰有线信号?

    最终结果,依旧是同侧通讯完全没有问题,两侧即时通讯想都别想,不管是增强信号、加大功率还是测定雾气中的电磁水平,凡是能想的手段全都用了一遍,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曲老都快走火入魔了,反复梳理各种数据:“不应该呀……不对啊……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东方白不忍心看一位老人家如此殚精竭虑,大开脑洞提出一个想法:“曲老,会不会是因为空间或者时间隔绝?”

    曲老一怔:“你说什么?”

    东方白摆事实讲道理:“您不是说四号地区是空间重叠么?是不是重叠的空间和没重叠的空间不在一个时间点上,两边的信号根本不在一个时空,这根本就不可能即时通讯啊,您说是不是?”

    曲老摇头:“人能过、车能过,就是信号过不去,你觉得这事儿合理吗?”

    东方白一拍大腿:“隔离区它本身就不合理啊,您总拿合理说事儿,它合适么?”